【全职高手/黄喻】洛水谣 01

*七月除个草。


洛水谣

黄少天x喻文州


01

恰是初春时节,刚下了雨,望眼所及之处皆是湿漉漉的一片葱绿色。黄少天踮起脚趴在学堂窗外,偶有柳絮落在肩上,也浑然不知。

头发花白的老夫子背着手,摇头晃脑在台上讲着之乎者也,尾音拖得长长,半天似乎还在屋里回响。下头稀稀落落坐着十几个学生,看上去年纪同他相差无几,大多点着脑袋,在透过窗子落进的太阳光里一副将睡未睡的模样。剩下大半则是挤眉弄眼,纸团在夫子转身的间隙掉落在地板上,咕噜咕噜滚了好几转。

唯一还挺直腰、状似认真的是个坐靠窗的小孩,青布的长褂子十分干净,扣子也系得整整齐齐,不像其他小孩,东沾一块墨渍,西丢一个盘扣,脸上总有脏兮兮的印记,说是来学堂,倒更像是在泥坑里打过滚的。黄少天忍不住多看他两眼,最后终于耐不住好奇心,敲敲窗台问:“那老头讲的是什么?”

小孩转过头来瞧他,笑笑说道:“夫子讲的是《论语》。”

黄少天又问:“《论语》是什么?”

小孩说:“是孔老先生说的话。”

黄少天再问:“孔老先生是谁?说书的还是唱大戏的?” 

大抵是他说话声太大,小孩还没来得及回话,老夫子就转过头来怒目而视。黄少天连忙蹲下身,顺带用脚尖小心翼翼把一旁的花盆勾过来些。小孩儿似乎笑了一声,“诶,你往左挪挪,”他压低声音说道,“不然挡不住你脸。”


学堂下了课,学生陆陆续续背着书包,三三两两结伴从学堂里走出来。同他说话的小孩被单独留下来。黄少天先前在花盆后打了个旽,此刻才揉着一双眼爬起来往里面看去。小孩正站在讲台前,字腔正圆背着些什么。老夫子此刻手中拿着根竹鞭,倒显出几分凶神恶煞来,叫人看得胆战心惊。

小孩背了一炷香,又听老夫子训了一炷香,这才慢腾腾走下来,依次收拾桌上的笔墨纸砚。黄少天再怎么大大咧咧,也晓得这是因为他的缘故才拖得这样迟。他瞧老夫子走出门,才敢弓身一跃至窗台上,探出个脑袋,诚心诚意说道:“刚才真是对不住了,算我欠你一份情。”他前些日子混在酒楼里听说书,学了点江湖做派,说话有些不三不四,徒惹人发笑。

那小孩摇摇头,却说了句:“先生的课确实有点无趣。”

黄少天弯了眼笑:“哎,你叫什么名字?”

小孩说:“喻文州。”

黄少天听不太清:“鱼?那你是东门外洛河里的鱼,还是东山溪里的鱼?”话音刚落,想到什么似的又补上一句:“肯定不是洛河里的鱼,那儿的我都认识。”脸上倒是露出一副得意洋洋的模样。

小孩摇摇头,拿笔蘸了清水,在书桌上一笔一划写下“喻文州”三个字。黄少天看了一会儿,只看明白中间那个字。水迹很快就晕开去,黄木桌上留下一块深色的痕迹。黄少天想了想,说:“我叫黄少天,”他咧开嘴笑,“就是你第一个想到的、最简单的那个少天。”

他从窗台跳下,拍拍自己沾灰的裤子:“那个啥,我送你回家吧。”


喻文州的家离学堂算不得远,拐过两个弯,再往前走一段,便可以看到朱红牌匾琉璃瓦。黄少天一路上嘴皮子张张合合唠嗑得厉害,从城东的包子铺说到城西的茶馆,刚把昨天听到的大侠故事开了头就不得不悻悻住了口,一脸意犹未尽模样。

喻文州说:“不如你到我家小歇一会儿?顺便喝口水再讲。”

黄少天看上去对这个提议十分心动,但犹豫半天,最后还是摆摆手拒绝:“还是算啦,我现在要回去了,这次跑出来时间太久,魏老头他现在肯定要气死了,恨不得马上揍我一顿聊表心意。”他挠挠头,“明天吧,明天我再来找你玩——哎,或者你来找我玩也可以,你从城东门出去,往东走五百步,我就住在那儿。”

他噼里啪啦说了一大堆,喻文州只是在一旁安静听着。末了点点头说:“我记得了。”

黄少天朝他一笑,露出洁白的八颗牙齿。他朝巷口的另一个方向跑去,身影很快就消失在夕阳的余晖之中。


黄少天刚跑到城东门,刚刚还晴着的天色便隐隐阴了下来,竟是一副将要落雨的模样。他倒不急,放慢了步子,慢腾腾朝东边走着,边走边数着步子。数到第五百步时,恰走到洛河边上。一只老乌龟在芦苇丛里悠悠爬着,黄少天走过去,伸手将它翻了个身:“魏老头啊,你说那个剑客怎么最后就死了?他剑术那么高那么厉害,一个打十个都没问题。”

不远处一个声音回答道:“我怎么知道,我又没去茶楼听说书——话说你能别对那乌龟喊我名字吗?”

黄少天说:“不能。因为你们特别像,都是又老又王八,可以简称老王八,让人一看上去都感觉特别亲切特别友善。说不定八百年前你们还是一家子,这时候就不要这么见外了。”

那声音停了一下,又说:“今天你看上去挺开心的,遇到什么好事了?”

黄少天说:“你哪里看出我开心了?难道我表现得这么明显吗?就算我开心我也不告诉你原因。我为什么要告诉你?我凭什么要告诉你?你有什么特别之处值得让我告诉你吗?”

那声音说:“你不说我也没办法,但我确定你坚持不过半柱香的时间就会开口。”

黄少天沉默了一会儿,又沉默了一会儿,再沉默了一会儿,最后实在憋不住,终于开口说道:“我今天交了一个新朋友,他名字和鱼很像,我们讲了很久的话,挺开心的。”

那声音感叹道:“你今天这个总结难得简练,我很欣慰。”又说:“天上一天,人间一年,希望下次见面你那小朋友还记得你。”

黄少天说:“我不住在天上。天上冷冷清清的,又不能随便跑到人间,谁爱住谁住去,反正我是不稀罕的。”

那声音说:“其实你那也差不多。还有就是我心软,你跑出来玩我都不说。”

黄少天说:“那是因为你也想出来喝酒。上梁不正下梁歪,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你说我你好意思吗?好意思吗好意思吗好意思吗?”

那声音忽然没动静了。

黄少天也没再理他。酝酿多时的雨终于下了起来,在他肩上晕开一个个深色圆圈。他朝前走去,脚尖落在水面上,一个个小涟漪接连漾开,竟如履平地。待走到正中,忽而波涛冲天而起,将他笼罩住。等浪潮落下时,竟已无处可寻其踪迹。

一切变化不过在一瞬之间。待到水面风平浪静,那来势奇特的雨也渐渐停了下来。太阳早落了山,月牙儿冒出头,在云层后透出点怜怜的光出来。


说是一方江河湖水自有一方水神管着,掌方圆千里晴雨旱露。天上有天宫,水里自然也有水宫,这片的水宫便是在洛河里。上任水神觉得这儿风水好,就做主定了下来,一直没改。

上任水神姓魏叫琛,自然不是只千年老王八,而是实打实的一只老龙。他也算兢兢业业干了几千年,到底觉得有些无趣,出去找了只天资聪颖骨骼清奇的小辈替自己的班,自己则在下面任个小职,混混日子。

那倒霉的小辈就是黄少天。

黄少天生性活泼,有事没事就爱往人间跑。也幸而水中的规矩比不得天上那样多,加上魏琛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混个清闲。但他不能离开洛水太远。离得远了,就管不住自己的地,容易乱套。乱了套,人间就是大旱洪水,不得安宁。

黄少天只往附近的县城跑。龙长得慢,三四百岁看上去不过是十二三岁的总角小儿,讨得人喜欢,总能认识许多朋友。可他有时只是几日未去,人间便已过去几甲子,君王年号新貌换去旧颜,前时之事都不知丢在哪去。朝代更迭尚且如此,更何况人呢?

所以黄少天交过很多朋友,但最后没有一个记得他。

想必这个也不例外。黄少天也不是不明白这个道理,可他还是会同魏琛说自己交了个新朋友,一副欢喜模样。

静夜无风。只听得谁叹了一叹:“长着十二三岁的模样,操着三四百岁的心,也算难为他了。”


TBC

评论(8)
热度(68)
© 采莲涉水兮|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