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 私信 葡萄梗 归档 RSS 搜索 - 导航 深海鲸

余花烂衣间

查看更多 查看更多

【全职高手/叶橙】魔法师与靴子

*睡前故事。


魔法师与靴子

叶修x苏沐橙


01.

十点到了,就该是睡觉的时候。苏沐秋还忙着在游戏里为非作歹,送苏沐橙回房的任务自然而然落在叶修肩上。小姑娘乖乖爬上床,却睁着一双大眼睛,没有半分想要入眠的意思。“我睡不着,”她软着嗓子说道,“叶修,你给我讲个故事吧。”

叶修挠挠头,觉得这有些为难,毕竟他读过的睡前故事和游戏里认输的次数差不多。但苏沐橙坚持要他说一个故事。在她眼中,叶修似乎是无所不能的——早餐会替她喝掉不喜欢的牛奶、雨天会忽然出现在学校门口,甚至有时候练习本上的数学题也难不倒他。

让一位殷殷期盼的小女孩失望并不是什么值得开心的事,叶修只好坐在床边,硬着头皮开了口:“那我说一个?”

“只要一个。”

“好吧,”叶修清清嗓子,老半天才接上一句话,“那是在很久很久以前——”

“开头真老套。”苏沐橙咯咯笑着说。

叶修假装对脱落的墙壁产生浓厚的兴趣:“总之,睡前故事都是这样开头的。现在我要重新开始说了。在很久很久以前——”

 

在很久很久以前,城堡里住着一位公主。她是国王唯一的妹妹,因此国王对她十分宠爱,恨不得把整个世界都捧在手心里,送到她的面前。

在公主十六岁生日那一天,国王邀请了全国的魔法师齐聚一堂。吃饱喝足后,魔法师们纷纷对公主献上祝福。美丽、聪明、温柔、善良……所有能被想到的褒义词纷纷被加之于公主身上。这确实是完美的一天——如果半途黑魔法师没有走进大厅的话。

“你没有邀请我,”黑魔法师推开金色的大门,心平气和地开了口。他说话的声音并不大,但在场的每个人都听得一清二楚,“我等你的邀请函等了很久。我替你杀死西边的龙,为你带来北边矮人的宝藏。而你,一位国王,就是这样报答我的吗?”

国王露出慌乱的神色,支支吾吾半天说不出话来。他确实不想邀请黑魔法师,因为看上去他只会带来风干的蝙蝠和骷髅头的烛台作为礼物。坐在国王身旁的公主则是探出头去,饶有兴趣地打量着他。

“但作为一位心胸宽广的魔法师,我是不会斤斤计较的,”黑魔法师挥挥手,继续说道,“我仍旧给公主殿下带来了礼物。但我能给的不多,因为公主几乎已经拥有了美好的一切。所以我只能给她最需要的。”他环顾四周,最后把目光落在公主的身上,“我的礼物是,公主在将来会爱上我。”他耸耸肩膀,“毕竟现在像我这样完美的人不多了。”

一片寂静。似乎过了一个世纪般漫长,人们才听到国王的喃喃自语。

“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他说道。


02.

“公主的名字是什么?”苏沐橙打了个哈欠,好奇地问道。夜风有点凉,她揉揉鼻子,忍不住打了个喷嚏。

叶修从床边站起身,把窗户关上一半。他的声音伴着从缝隙里溜进来的风,落在苏沐橙的耳边:“没有人知道公主的名字。”

“为什么?”

“因为后来国王把公主关进了高塔里。”

 

黑魔法师的礼物实在太吓人了,吓得国王一病就是三天。等到第四天,他派人把公主送到高塔里。对此,公主发出了强烈的抗议:“我不想去高塔,”她对国王说,“高塔里只有我一个人,太寂寞了,想想就觉得可怕。”

“但嫁给黑魔法师更可怕。”国王一本正经地说,“他不仅喜欢收藏烟草,而且还有一张虚胖脸,更糟糕的是,他只会黑魔法。”

“看上去一点也不糟糕,而且我觉得他还是挺英俊的。”公主回答,“听说他还会屠龙?不知道下一次能不能带我一起去。”

国王有些慌乱,他觉得黑魔法师的祝福生效得有点快。鉴于公主的态度,国王又在高塔外修筑了三道城墙,连鸟儿都无法飞过去。唯一的通路是一道小门,侍女从那儿走到塔下,公主用绳索把篮子吊上高塔,里面是国王送给她解闷的礼物。

用东方丝绸做成的长裙铺了一地板,皇冠上镶嵌的红宝石闪闪发光,珍珠散落在角落,掺着金粉的墨水只用了十分之一。公主靠在窗口唉声叹气:“这些有什么用呢?”她不满地说道,“还不如给我一双靴子,让我能够走出这座高塔,走遍这个国家。”

她的愿望很快被传达到国王耳边。固然国王不可能让她走出高塔,但一双靴子还是没有问题的。“让每个人都献上一双靴子,”他坐在王座上下令,“挑出最好看的一双,把它献给公主。”

靴子选美大赛浩浩荡荡举行了三个月。在四十九位制靴匠不间断的争吵下,经过海选、初赛、复赛、复活赛、决赛,终于赶在公主发出第九十九声叹息前,靴子被送到了高塔上。

 这确实是一双完美的靴子。光滑的表皮,鞋尖圆润的弧度,以及无与伦比的试穿体验——唯一的缺点大概就是不知为何上面带着些烟草味。但制靴匠们对国王保证,这些烟草味很快就会散去。“公主一定会满意的。”他们信心满满地说道。

“然而这并没有什么用处。”公主说,“它又不能让我走出高塔。”她叹了一口气,再叹一次,恰好凑齐一百次。

这时候,出人意料的事情发生了。

“谁说不可以,”被放在地上的靴子忽然开了口。这让公主大吃一惊,几乎要从椅子上跳起来了,“我有办法让你走出高塔,”靴子说,“谁让我是一双不同寻常的靴子——啊,请叫我靴子先生。”


03.

故事说到这里,苏沐橙忍不住打了个大大的哈欠:“靴子一定是王子变的。”她语气笃定,“王子被黑魔法师下了诅咒,才会变成一双靴子。”

叶修笑了两声:“王子不应该是变成青蛙吗?”

“因为公主想要靴子,所以王子才变成了靴子。”苏沐橙说,“一切为了公主殿下。”

“一切为了公主。”叶修重复了一遍。他也打了个哈欠,但还是把故事继续说了下去,“反正你要知道,这是一双神奇的靴子。”


靴子先生的神奇不仅体现在它会说话这方面,还表现在它的见多识广。短短一周里,它给公主讲述了矮人与精灵的战争、喜欢看八股报纸上小说连载的巫女、迷路到沙漠的透明人,以及其他一些有趣的故事。公主被它逗得咯咯直笑:“你知道的可真多。”

“因为身为一双靴子,我可是走过很多地方的。”靴子得意洋洋地说道,“我见识过的东西,比坐在王座上的国王还要多。”

“我也想去外面看看,”公主艳羡地说,“可是王兄不让我出去——他害怕我会爱上黑魔法师。”公主撅起嘴,“黑魔法师有那么可怕吗?”

“一点也不可怕。”

“那为什么人们都叫他黑魔法师?”

靴子沉思了一会儿才回答道:“我想大概是因为他比较喜欢熬夜,经常在黑夜里出来的缘故吧。”它看上去对这个话题兴致缺缺,很快就转移开话题,“你想要离开高塔吗?”

公主点点头:“我想很久啦,但是毫无办法。王兄把这里看管得十分严密,”她愁眉苦脸,“除非我能长出一双翅膀,从窗口飞出去。”

“我有办法的。”靴子先生严肃地回答,“只要吻一吻我就好。”

“吻你?”公主诧异地说道,“吻一双靴子?”

“是的。”它说,“公主的吻都带着不可思议的魔法——能够使沉睡的王子苏醒,也能使不幸被苹果噎住喉咙的王子死而复生。说不定还能使一双靴子长出翅膀,带着公主飞出高塔。”

公主又笑了。“你说的故事和我听说的都不一样,”她没有露出丝毫不快,“但我不介意给你一个吻——不仅因为你是神奇的、会说话的靴子先生,还因为这可以作为说故事的报酬。”她俏皮地眨眨眼,“不过我从来没有吻过一双靴子,第一次,你可要多担待担待。”

她并没有在开玩笑。公主把靴子先生放在桌上,低下头,吻了吻鞋面。

一阵浓烟忽然凭空出现,而后传来像是什么东西炸裂的声音。公主揉揉眼睛,在烟雾中勉强辨认出一个还算眼熟的身影。

“你好,公主殿下。”黑魔法师叼着烟斗,朝她行了一个漏洞百出的宫廷礼节,“很高兴见到你。”

公主看上去一点也不惊慌。“嘿,你是黑魔法师,”她饶有兴趣地说道,“凑近一点看,你还是挺英俊的——不过说实话,你的脸和哥哥说得一样,有点虚胖。不过我不介意。”她往前走上两步,“不过我更好奇的是,你为什么会变成一双靴子?”

“魔法师在做实验的时候总会出现一点故障。总而言之,我恰巧变成公主殿下最需要的一双靴子,”黑魔法师拍拍肩膀上的灰尘,“不要担心,只是一点小意外。”

他们又聊了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比如今天天气怎么样和午饭吃什么。直到公主有点儿不耐烦,向黑魔法师提起他曾经的祝福:“我原以为你是来……嗯,让我爱上你的。”说到最后,她难掩脸上的羞赧。

“这个不急,”黑魔法师则是这样回答,“还有很长的时间——我的意思是,我们还有很长的时间能够在一起,因为对于魔法师来说,带一位小姑娘逃出高塔不算什么大事。现在更重要的是回礼,”他对着公主,露出狡黠的笑容,“关于你的吻的回礼。”


04.

分针又绕了半圈。苏沐橙不知打了第几个哈欠,眼皮已经开始上下大战。但她还是抓住叶修的衣角,坚持要听完整个故事。“黑魔法师给了公主什么回礼?”她揉揉眼睛,问道。

叶修把床头的台灯熄灭,又替她掖好被角。这个夜晚很安静,安静到房间里只能听见两个人的呼吸声。叶修俯下身,亲亲她的额头。“这就是回礼。”他笑眯眯地说,“晚安,公主殿下。”

尽管熄了灯,但苏沐橙还是知道自己应该是红了脸。她把被子盖在头上,假装没有感受到脸上的热度。但很快,她又悄悄露出半个脑袋。

“晚安,靴子先生。”她轻声说道。


Fin.


捉虫感谢 @南有桑木 
 爱你爱你!

评论(33)
热度(411)
©余花烂衣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