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高手/叶橙】锦灰堆

*写来爽爽的一个娱乐圈Paro,小片段,私设有。一切都是我编的,别信。

*捉虫感谢 @南有桑木 ,像爱着打快板这项事业一样爱你!


锦灰堆

叶修x苏沐橙

 

“我昨晚做了个梦,”苏沐橙说,“我梦见我第一次拍戏。那天是我十七岁生日,但剧组里没有一个人知道。我扮演在雨中苦苦哀求前男友回心转意的痴情女子,硬是被浇了半个小时的冷水。中场休息时我裹着毛毯想,这时候无论是谁,只要能给我一个蛋糕,让我嫁给他也愿意。”

“然后呢?”过了一会儿,坐在她身边的叶修才开口问道,似乎这是他所能想到的最好的接话方式。

“然后你就出现了。不过带着的不是蛋糕,是炒饭——哎,把烟收起来,别在车里抽烟。”

一阵窸窸窣窣的响声。叶修不情愿地嘟囔几句,但还是把烟放回口袋里。“那炒饭好吃吗?”他接着问。

“难吃死了。米饭早就凉透不知道几回,香肠硬得能杀人。”苏沐橙换了一个姿势坐着,掩着嘴懒懒打了一个哈欠,“但我那时候觉得堂堂叶大导演能够记得我生日,特地给我送一份不一样的盒饭,令人感动。”

“有没有一瞬间想嫁给我的冲动?”

“没有。”

“为什么?”

“因为炒饭里有我最讨厌的韭菜,”苏沐橙露出一个狡黠的笑容,“再说,这件事你早就忘记了吧?”

“没忘。”

“骗人。”

“给你过了那么多次生日,怎么可能回回都记得清楚。”

她抬起头来,看到自己的面容落在对方的瞳孔里,影影绰绰。叶修揉揉她的头,她忍不住“嗤”地笑出来声来。这时候车停了。叶修推开车门先下去,而后朝她伸出手,绅士姿态十足。苏沐橙乐得受这份殷勤,搭着他的手下了车,对着镁光灯露出一个大大方方的笑容。


参加庆典不是第一次,然而和叶修一起则是第一次了。在他还是“叶秋导演”时,对此类活动避之如蛇蝎,能推则推,出场次数屈指可数,大多数时候,是苏沐橙一个人站在台上。但现在他是叶修。“人在江湖漂,总有些事是迫不得已的。”先头在化妆室他一边说一边对着镜子笨拙地打领带,也不知道是说给谁听。苏沐橙正背对他画眼线,闻言手一抖,鬓边落下长长一笔:“你倒是敢讲。”

确实,谁都能讲这话,但从叶修嘴里说出来,就叫人觉得不可思议。嘉世出身的大导演,拿奖拿到手软,捧出来的明星一只手都数不完。前脚刚和嘉世闹翻,记者会上申明不会再导演任何作品;结果没过几月,改头换面成为叶修,领着一帮新人,照样斩获今年大奖。但这回庆祝典礼倒是要去,一是为新电影的宣传多添几分底气;二是给兴欣造造势,再往深里说一层,是给嘉世一个下马威。

苏沐橙才不管这么多。“你拍电影是好,对柔柔他们也是好。”她拿起一支新的眼线笔,“但你对不起我。”

她说得理直气壮。叶修同嘉世闹翻、流露出解约打算时,报纸新闻全在猜测他会挖走哪个演员,其中呼声最高的便是苏沐橙。原因之一是甫一出道她的名字便和叶修联系在一起,堂而皇之登上女主角的位置,一占便是许多年。叶修也乐得捧她,无论执导广告还是MV,总要让她来凑个热闹。流言也曾传得漫天飞,什么两人牵手甜蜜逛街,什么清纯玉女深夜出入叶导公寓,诸如此类。可最后全在叶修的一言不发与苏沐橙高深莫测的微笑中归于沉寂。

正因如此,当最后叶修孑然一身离开嘉世,几乎所有人都大跌眼镜。奈何两位当事人对此都缄口不言。叶修神出鬼没没人能找到他,苏沐橙则不予置评——也看不出她到底有几分不满。

不过现在,倒可以知道苏沐橙对此十分不满。“你对不起我,”苏沐橙搁下眉笔,转过身对他进行指控:“我那时都准备解约了,结果你倒是好,不声不响就走,害我白白给嘉世打一年工。”

“你那不算和平解约,算毁约,得赔一大笔钱。”

“我又不在乎那点钱。”苏沐橙财大气粗,一点也不心疼银行账户里会流失几个零。

“我在乎。”叶修终于对付完领带,现在手里拎着一罐发胶,正在犹豫要不要往头上抹:“再说,你要是和我走,嘉世那边还不知道要怎么抹黑你——我带出来的姑娘,我自己呵着护着都来不及,怎么会舍得给他们糟蹋。”

这话说到姑娘心窝子上了。苏沐橙嗔上几句便不再纠缠,继续心满意足折腾眼线。过了一会儿,她转过身来,问:“好看吗?”

叶修还在与发胶大眼瞪小眼,头也不抬地应了一句:“好看。”大抵是觉得自己实在过于敷衍,良心不安,连忙亡羊补牢:“你怎么折腾都好看。”


水钻灯光晕染整个会场,苏沐橙站在光影交界处,笑意盈盈。叶修早就被恭候已久的记者们团团围住,她懒得凑这份热闹,说上几句应酬话就寻空离开,把叶修一人留在虎穴狼洞,心里也不是没有愧疚感,只是更多是对记者们——叶修这人,想告诉你的,就喜欢打个哑谜让人猜;不想告诉你的,便满嘴跑火车,叫人云里雾里。

有人从她身边匆匆经过,一打照面还是熟人。“肖导好,”苏沐橙打了个招呼,眼角瞥见后头还跟着个不算面生的,偏偏她迟疑片刻才肯开尊口:“是孙翔啊。”

孙翔“哼”了一声,没回话。苏沐橙也懒得理他,还在嘉世的时候他们一向就不对付。她看不惯孙翔的趾高气扬,孙翔也不喜欢她对叶修的念念不忘,每次拍个海报仿佛都能耗去大半精力,累觉不爱。后来嘉世也终于放弃主打这对互相看不顺眼的金童玉女,才算求得一条生路。

似乎无话可谈。最后还是肖时钦先开了口:“我看过叶导的新片,你演得非常棒。”他停顿几秒,最后选择了一个词来描述:“很有灵性。”

“谢谢。”苏沐橙真心实意地道谢。肖时钦在嘉世执导过的影片,照例是她担纲女主角。但反响平平,苏沐橙在其中的演技也不过泛泛。倒不是说肖时钦技术有多差——时至今日雷霆能冲击金奖,他功不可没——而是苏沐橙潜意识里的不配合。她至今认为是嘉世把叶修逼走的,因而对于被嘉世请来的肖时钦与孙翔,自然产生些许的逆反心理。

如今肖时钦自然能猜出其中一二缘由,也不提当年事,只伸出手道:“希望下次能有合作的机会。”苏沐橙绽出笑,同他握了手。而后她挑起眉看向孙翔,大男孩偏过头去,犹豫了一会儿,最终还是不情不愿地伸出手。

“我只代表轮回!”他强调道。

苏沐橙点点头:“我知道。”


她又同几个熟面孔打了招呼,闲聊上几句,之后多是无所事事。叶修好不容易结束完一轮问答战役,转头便来找她。

“你一直在这儿?”

“可不是。毕竟今天是你主场,我就是一陪衬的。”苏沐橙半真半假抱怨道。叶修被她逗笑,应道:“这么漂亮的姑娘,我哪儿敢呢——还是你想先回去?”

“我等你。”苏沐橙说,“哎,你靠过来一点,和你说个事儿。”

叶修猜不透她卖什么葫芦,但还是依言走近了些。他高苏沐橙半个头,加上今天认真打扮过,两人站在一块,看上去也算是郎才女貌。

苏沐橙凑近他耳边:“晚上请我吃夜宵。”

叶修哭笑不得:“你这都是什么事儿啊。”

会场空调开得低,苏沐橙又穿露背小礼服,忍不住打了个哆嗦,才笑眯眯回复道:“是正经事。”

 

最终还是敌不过低温,苏沐橙踩着一双高跟鞋走到后台。里头有人比她早来一步,楚云秀点着一支烟,正低着头看一本书,听见她的脚步声才丢过来一个眼神:“是沐沐呀?”

“是秀秀呀。”苏沐橙回敬一句,两个人相视一笑,“你怎么在这儿。”

“外面太吵,不喜欢,反正我溜了也没人在意。”楚云秀指了对面的椅子:“你坐这。”又说:“挺久没见着你了。”

“叶修要拍电影,一车人拉到深山大林,一呆就是三月。我是想见你,可惜见不到。”

“违心话。你只要能见着叶修就好。”楚云秀视线落在她身上的外套,“他给的?”

“对,”苏沐橙答得坦然自若,“我觉得有些冷,他就给我披着了。”

“给记者看到肯定了不得。”

“说不定已经被一两个看到了。”

“你呀——”楚云秀摇摇头,“你是真不担心。表面上乖乖巧巧一个人,心里也藏着这么多鬼点子。要我说,都是叶修把你宠坏了。”

“他乐意。”苏沐橙应得理直气壮。

楚云秀懒得理她,埋下头又看两行字,才慢腾腾开口:“那你就留叶修一个人在外面?那么多莺莺燕燕,保不得他不会被哪个缠上。”

“我才不担心——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苏沐橙懒洋洋往椅背上一靠:“是我的,谁也抢不走。”


Fin.


*没写出来但想说的一个梗:楚云秀看的那本小说,作者是韩文清【。

以及写完之后,忽然好想写写孙翔和苏沐橙还在嘉世里的互动。然而懒


评论(20)
热度(215)
© 采莲涉水兮|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