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驱魔少年/亚娜】Pieces

*拖了好久的给 @南淮安 的生日贺之一……总之我写出来了!

时间轴不要管……我也不知道该安插在哪里……反正驱魔后期我是觉得剧情发展有点莫名其妙啦,希望李妹子早日出场QAQ!


Pieces

亚连x李娜丽

 

01.

亚连·沃克加入教团后的第一次逃亡经历只能用“狼狈”来形容。库洛斯·玛利安的债主遍布全世界,随便一个露天小酒馆就能发现一份拖欠十年的账单,数额连本带利足以让人下半辈子无忧无愁。满嘴酒气的老板咄咄逼人,摆明不还清就不让走。银白发色的少年哑口无言,虽然驱魔师这项工作又危险又没保障,但比起洗一辈子的碗,他还是更愿意面对恶魔。

站在一旁的墨发少女,在看到他窘迫模样时忍不住“噗嗤”地笑出声。“抱歉抱歉,”她一面为自己打破严肃气氛而道歉,一面悄悄握住他的手。下一秒黑靴发动,夜风掠过耳际,面前的景物被拉成一条模糊的直线。半个小时前的夜宵在胃里翻腾,有朝着喉咙涌上来的冲动。万幸的是,在更糟的事发生之前,少女终于停下脚步。

落脚处是不知何处的荒地,人迹寥无,只有一段废弃的铁轨延伸至不知何处的远方。亚连把自己在草地上摊平,深黑色的天幕像是要倾塌一般,身边传来窸窸窣窣的声响,李娜丽在他身边坐下。四周一片寂静,偶尔传来几丝虫鸣。

“从没想到会用这样的方式逃跑呢。”

“原来Innocence还有这样的用途。”

几乎是同时开的口,沉寂几秒之后,忍不住一同笑出声来。很久没有像这样笑过了,连日来昏暗的天空与不断出现的恶魔,似乎都不足以构成微笑的理由。能够让人肆无忌惮地大笑的地方只有一个,是在高崖之上矗立的黑色城堡。

“不知道哥哥有没有给利巴先生添麻烦。”

“考姆伊室长不就是教团里最大的麻烦……啊,说到教团,想吃杰利做的糯米团子了。”

“亚连很喜欢糯米团子呢。”

“最喜欢了!啊,话说回来,李娜丽喜欢吃什么呢?”

他们谈论着一些无关紧要的琐碎小事,但又确实是极重要的。夏日的夜晚还是带着些许的凉意,李娜丽抿抿嘴,微微打了个寒颤。亚连坐起身来,趁她没有注意,迅速脱下团服外套裹在她的肩上。

“如果被考姆伊知道你感冒的话,一定会杀了我的。”赶在对方想要还给他之前开了口,亚连挠挠头,露出一副困扰的模样。女孩的深色的瞳孔闪过一瞬的惊异,但很快就化作点点笑意。

“上面有团子的味道。”她紧了紧身上的外套,微微弯起唇角。

“诶?!真的吗!我记得洗过好几遍的!”

“骗你的啦——”

尾音被拉得很长很长,少女脸颊边露出的小小梨涡,化去了银白发梢的寒冷。


02.

对李娜丽最初的印象,源于初见时的盈盈笑意。比起脾气暴躁的神田、没个正经的拉比、无时无刻都板着一张脸的书翁,女生的善解人意和好相处像是冬日里盛开的花,在黑教团里难得一见,怪不得叫人舍不得挪开视线。柔顺的黑发落在肩上,她端着托盘走过来,笑着问咖啡里要加糖还是奶。不远处考姆伊正趴在桌上,一副睡到末日都不愿醒来的劲头,最后在“李娜丽要嫁人”这一句话中化为狂暴。

科学室的各个角落传来细碎的笑声,间或伴随着“不过如果李娜丽真的嫁人,确实叫人伤心”这一类的窃窃私语。于是便明白了,她是被所有人所爱着的,是“大家的李娜丽”。

难怪她会把教团称之为家,她战斗的原因,也从来不是为了取得对诺亚战争的胜利这一类空泛的理由,仅仅只是为了保护身边的一切,保护自己的世界。钢铁蝴蝶在空中轻盈飞舞,带着坚韧与无所畏惧迎向恶魔。细砂纷纷扬扬落下,像是一场沉寂的葬礼。

后来在战斗中场休息的间隙,他们一同坐在矮墙上,少女脸上的血迹尚未干透,她微微偏过头来,露出一个湿漉漉的笑容。

“有时候觉得,如果这是一个童话故事就好了。”

“诶?”

“因为感觉恶魔就是在童话故事里才会出现的。”犹如黑曜石的瞳孔深处有什么在闪烁,像是流光一般,“而且,童话最后都是团圆结局……没有人会死去,没有人会哭泣。大家都在一起。”

这就是她的愿望,最简单却又是最困难的。每天都有人死去,都有人悲伤,悲伤造就恶魔,诞生新的悲剧,一个无尽的死循环,他们都心知肚明。但仍是奢望,带着微小的希冀,渴求着近乎能够被称为奇迹之物的发生。

右手微微动了动,从心里涌出一股冲动,让他想不顾一切把对方拥入怀中。但最后他只是握紧拳头,抬起头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

“如果是童话……那李娜丽就应该是公主?”他这么说道。不出所料,少女精致的面孔上露出疑惑的神情。“因为李娜丽既漂亮又温柔……不过真要是公主的话,大概也是那种自己亲自上阵杀了恶龙的公主吧。”

李娜丽的表情变成了忍俊不禁。“公主才不会穿着黑靴亲自上阵——”剩下半句话中止于眼前一抹嫣红,少年微微倾过身,拇指与食指中变戏法似地出现一朵半枯的玫瑰花。“送给公主殿下。”他笑眯眯地说。

令人尴尬的沉默持续了两三秒,对方并没有想象中的高兴。眼泪出人意料地落下,她抓住他的袖口,把整个人的重量靠在他的肩上:“笨蛋,”她说,像是要强调什么似的又重复了一遍:“亚连是大笨蛋。”

他的身体在一瞬间僵硬,而后慢慢恢复知觉,左胸感受到有什么东西在跳动,是他的也是她的。亚连·沃克确实是个大笨蛋,因为如果李娜丽是公主的话,那么在故事的最后,唯有她一人的结局是被确定下来的美好。然而对于她而言,这不啻于是最残忍的落幕。

但是如果,如果全世界只有一种方法能够让人幸福的话,他仍旧想把它留给李娜丽。悲伤也罢,痛苦也罢,到最后都会在时光中被淡忘,成为一个无关紧要的、褪色的标点。

他犹疑着伸出手去,试着环绕住李娜丽单薄的脊背,柔软的黑发在他指缝中流落。不知何时开始,细雨从灰白的云朵中落下。玫瑰还留在指间,而他们保持着拥抱的姿势,彼此缄口不言。


03.

知道李娜丽的生日,完全是一次偶然。

某次执行任务后,在回程的火车上遇见拉比与神田。书翁的继承者在胳膊里夹着一个扎着蝴蝶结缎带的扁平盒子,而出人意料的是,东洋青年的手上也有同样装扮的礼品盒,配上那张千年不变的冰山脸,效果可谓是十二分的惊悚。

之后在闲聊时终于得到答案,拉比不怀好意地告诉他今晚是李娜丽的生日会。对于少女而言,这是在漫长年月里唯一值得庆贺的日子。一无所知的少年发出“我还没给李娜丽买礼物”的哀鸣,打开车窗作势要跳下去。随行侦察人员紧紧抱住他的腰,恳求珍贵的驱魔师大人要懂得珍惜生命。红发青年发出爽朗的笑声,车厢吵吵闹闹,最后在出鞘的六幻中归于不情愿的寂静。

直到站在食堂门口前,亚连心里还是忐忑不安。尽管拉比再三用“李娜丽根本不会介意这些的”“我第一次也没有送她礼物”之类的话来安慰他,但是在推开门的一瞬间,还是有莫名的愧疚涌上心头。究其根本或许是平日受到照顾良多,而对方又不求回报,或许只有在今天,才能够理所当然递出谢礼。

庆生会在十分钟前就拉开序幕,礼花噼里啪啦落满可供踏足的一切地方。巨大的生日蛋糕摆在桌子正中央,用桃红果酱写上李娜丽的名字与诞生日。利巴班长站在椅子上大声点名,确认所有人到齐后宣布熄灯。蜡烛光芒明明灭灭,在参差不齐的生日歌中,少女黑曜石色的眸子里有泪光闪烁。

“生日这一天可不要哭呢。”不知是谁喊了一句,然后是笑声传来。李娜丽也忍不住露出笑容,她闭上眼睛,在烛光前许下一个长长长长的愿望。


庆祝会最后变成了狂欢。拉比在加入啤酒比赛前,不忘先把礼物递给李娜丽;而百无聊赖坐在长桌尾端的神田,在离场前仍旧别扭地同她说上几句话。少女脸上笑意不绝,不停说着谢谢谢谢,好像恨不得要把一辈子的感谢都在今日用尽。

压轴戏码是扑克比赛,奖品是庆生会主角的一个吻。作为不稳定因素存在的考姆伊被绑在不远处的椅子上,撕心裂肺喊着“放开李娜丽有什么冲我来”。初轮分组恰巧是奇数,于是原本只是旁观者的亚连也被拉来凑数。少年不好意思地挠挠头:“真的要让我参加吗?”

结局不出所料,他披荆斩棘荣摘桂冠。李娜丽被推至前方,到这时候他才有些发慌:“不不不不不——这不太好吧……”

身后考姆伊泪水成河,好事者还在唯恐天下不乱地起哄。少女落落大方地走上前来,反倒衬出他把奖赏当惩罚的促狭不安。

“亚连不喜欢吗?”

“并、并不是——”他连连摆手。下一秒,李娜丽便倾下身来,温热的吐息犹如蝴蝶振翼在左脸颊稍纵即逝,口哨声此起彼伏响起。她微微抬起头,在他的耳边留下一句只有两个人才能听见的絮语。

“亚连,欢迎回来。”

是漫长光阴中残存的吉光片羽,仅仅只是一句话,却带着十分的温柔缱绻。亚连把头埋在臂弯里,在一片“亚连害羞了”的喧闹中沉默不语。想要掩盖的并不是脸上的红晕,而是无端落下的泪水。

真是糟糕啊。他想。明明是李娜丽的生日,自己却收到了最好的礼物。


04.

在生日宴会过去很久、亚连·沃克又经历两次绷带捆绑事件后,终于被忍无可忍的医务人员勒令修养。无计可施的少年只好坐在科学班门口的台阶上,咬着三串丸子,嘟嘟囔囔抱怨着大家都过于大惊小怪。

“只要休息两个小时就好了!”他信心满满地说道,下一句却在李娜丽对右臂坏心的敲击中化作一声悲痛呻吟。亚连泪眼汪汪看向坐在身边的女孩,可始作俑者完全没有负罪感,只是弯着眉眼看向她,让想要抱怨的话语又被塞回肚子里去。

“亚连太拼命了,”女孩子说,“每一次作战几乎都是第一个冲上前去,看上去一点也不爱惜生命。是因为……能看见恶魔的灵魂吗?”

想要辩白的话语在一针见血的问题中被吞咽而下。那些扭曲的、哭泣的、颤抖着的灵魂,嗫嚅着嘴唇发出无声的哀鸣,让人不忍卒视。所谓的地狱也不过如此,然而只有他能看见,所以想要拯救的心情,强烈得能够燃烧一切。或许要归于被赐予祝福抑或说是诅咒的左眼,可没有人知道他并不想要这件礼物。

时间仿佛被琥珀所凝固,一动不动。他们一时静默无话,只听见窗外树叶沙沙的响声和空气中细微的呼吸声。这是存在的证明。亚连想。

“如果有一天,如果我去召唤恶魔的话,是不是也会看到和亚连一样的场景?”

“哈?”

突如其来的询问,让他下意识只能从喉咙里挤出一个拟声词。李娜丽歪过头来,表情不像是在开玩笑。他们都心照不宣,召唤逝者不过是借着“思念”与“悲伤”的名义,将已离开的灵魂从彼岸的另一端强行拉来。谁都明白它们并不应存在于这个世界之中,可总有人无法抵挡住虚幻的梦。

可这样的人不会是驱魔师,也不该是驱魔师。

他们见过的悲剧已经太多,然而却无计可施,只能让“Innocence”成为救赎的最后一根稻草。

“……所以,要活着。”

“哎?”

“只要活着,就没有人会悲伤,也没有人会去召唤恶魔。”她一字一句认真说着,“所以,亚连要好好爱护自己,努力活下去。为了你自己,也为了许多人。”

从窗口落下的斑驳树影犹如潮水般起伏,午后的日光停留在她微微颤动的睫毛上。她说,活下去,不要死。

鸽子灰瞳孔的少年张张嘴,想要询问许多人里是否包含着少女——或者说,自己是否是特别的一个。但这个问题实在过于愚蠢,所以最后,他只是不好意思地点点头。

“我知道的。”


05.

亚连·沃克在未来的日子里唯一后悔的一件事,是未曾对李娜丽同样说出“你也要活下去”这样的约定。在东方的传说里,言语具有强大的力量。他想说不定是因为李娜丽曾那样用力地对他说出“活下去”这三个字,才会耗费尽上天赐予她的所有幸运吧。

不过是看似如平日一样简单的任务,却不料诺亚们横插一脚。拎着南瓜伞的小姑娘和戴着礼帽的男子,优雅残忍下达了死亡判决书。毫无胜算的一战,少女却执意留下,只为拖延一点点时间。多一个人也好,只要多一个人回去,就能够减少一份悲伤。

 

黑色的团服上沾满干涸的血迹,是在雪地里绽放的艳红的花,让人惊讶于人类的身体里居然能蕴含着这么多的液体。他咬着嘴唇,努力让自己的表情朝着安慰的方向接近:“没事,只是一点小伤,救援人员很快就到,处理一下我们就可以回去……没关系,没关系的……”

他语无伦次,少女却在苍白的脸上露出一个笑容。

“亚……连?”

“什么?”

“……我……想回家……”

家是教团,是许多人聚集在一起的地方。那里有总是一脸不耐烦的神田,笑嘻嘻开着玩笑的拉比,想方设法偷懒的考姆伊……就连死神都不敢涉足于此地。少年用力点点头:“我带你回去。”

他背起李娜丽,少女像是羽毛一样轻盈,仿佛随时都会消失不见。少女嘴唇微动,让最后一点力气在空气中消散去。

“真……安静……”

确实太安静了,安静得需要有人开口说些什么。说一说食堂新出的菜色,神田和拉比第三十六次的吵架,考姆伊花了一周制作的机器人依旧被残忍回收……这样的事情,在过去、现在、乃至未来都发生过无数次。可在此时却奢侈得让人想要落泪。

只要能让她听到就可以了吧。只要她能够听见。


“李娜丽?”他说,“你在听吗?”

没有人回应,世界归于寂静,突如其来的风雪夹杂着寒冷侵袭而来,铺天盖地的凄清。他想要说些什么来缓解心口的钝痛,但从喉咙里挤出来的只剩下嘶哑而不成词句的声音。眼眶干涩,连流泪都是一种奢侈。

再没有人会在冬夜里递给他一杯咖啡,记得里面要多放一倍的糖;没有人会坐在他的身边,偏过头来露出狡黠微笑。时光残忍而决绝,她永远不知道藏在抽屉里的迟到的礼物再不会被送出。

少女在他肩上沉沉睡着。他对李娜丽说了谎,因为讲述的童话故事从来不曾存在。这个世界没有玫瑰花,也没有公主王子,只剩下恶魔与咧着嘴的小丑,肆无忌惮嘲笑这场盛大的死亡。

他忽然觉得有些累,但还是没有停下步伐。他答应过要带李娜丽回家,或许是教团,或许是一个只有他们两人的地方。

他一步一步走着。身后群星坠落。

 

Fin.


评论(6)
热度(34)
© 采莲涉水兮|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