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布夏】Treasure

*联文企划的文章…放在这里了。


Treasure

布雷克x夏萝

 

过了三十年,又或者是四十年,夏萝·兰兹华斯终于能够坦坦荡荡承认当初对于布雷克的喜欢。所谓的“当初”指代的应该是二十岁那段时间,对于爱情故事与午茶甜点有不可救药的狂热,然而生活中有的并不只是罗曼蒂克,还有如影随形、就算不情愿也必须要接受的悲剧结尾。对于夏萝而言,大概在布雷克死去的那一瞬间,她的故事就算中场休息了。

并不是什么美好的回忆,甚至想来还有些后悔。那些从未说出口的话语,在时光之中悄然成为褪色的字母,再也辨不清原来模样。假如,假如自己当初知道对于那个人而言死亡已经是既定结局,压根没有“来日方长”这四个字可言时,是否能够鼓起勇气上前打出一个漂亮的直球。然而这只是假设,生活压根没有机会让你重来,所以那些在心中悄然生长的花,还没来得及盛开就已凋零。


但万幸的是,相遇够早,所以在一起的时间也算得上久。除去最开始阴沉不爱理人的时候,布雷克确实是个很好的玩伴,或者说是朋友。在兰兹华斯家族中,作为当家的谢莉尔忙着同各式各样的世家贵族周旋,雪莉长年卧病在床,仆人们对兰兹华斯的大小姐毕恭毕敬,那么毫无疑问,剩下的只有一个人。

玩的花样有很多,比如爬到树上摘果子,在花园里编花环,有时候还会趁守卫不注意偷偷溜到大街上。哄小姑娘的方法有许多种,但不管哪一种布雷克都运用得纯熟无比,像是曾经用过许多次一样。“扎克斯哥哥以前有遇到过什么事吗?”

“并没有哦。”

“是在说谎?”

云朵被风吹散,露出湛蓝如宝石的天空。青年抬起头来,银白的发丝里,有日光在闪烁。他如以往一样笑着,却莫名给人一种将要哭泣的感觉。“才不是说谎。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他回答她,但更像是说给自己听。


再长大一点,就得知了全部的真相。阿嵬茨,锁链、潘朵拉,这些名词构筑出一个不甚浪漫的故事。为了守护而献出一切,然而最后却失去最想守护的事物,不得不让人承认是一个讽刺,来自阿嵬茨的黑色幽默。如今的布雷克看上去似乎已经并不在意,他的兴趣更多转移向一百年前的真相。但也只是“看上去”与“似乎”。

夏萝不喜欢成长,虽然这意味着能够拥有更多的洋裙和甜点,可以逐渐出席各种舞会宴席,但同时也意味着与“扎克斯哥哥”告别。唯一的安慰或许是自己能够帮上点什么。独角兽从阴影中浮现,于是时间就此定格在十三岁。这样也没什么不好,永远是可爱的小女孩模样,可以顺理成章地站在他的身边。


故事到这里,也该接近尾声。之后的事便无需赘言,那些光怪陆离的漫长冒险故事,自有人会去记载。对于夏萝·兰兹华斯而言,她需要记住的只有布雷克倒下的一瞬间。银发的布雷克,狡黠地笑着的布雷克,和她一起喝着下午茶的布雷克,按照命运女神编织的步调,出人意料却又理所当然地离开了她。

不过拥有这些就足够了。嘴里说着遗憾,但不失为另外一种吹毛求疵。夏萝不敢肯定倘若布雷克还在,自己是否能有勇气同他说出心里话,或者是忍受他轻佻、从某种程度上可以说是糟糕的坏脾气,由此来看,共度余生或许永远遥不可及。倒不如就保持这样的状态,大小姐与管家,一步之遥的距离。

说是自欺欺人也罢,可这也是夏萝所能想到的、给中场落幕的故事的一个最好结局。茶杯里的红茶微微泛出涟漪,映出她垂老的面庞。布雷克所记住的,仍旧是年轻的、活泼的、可爱的夏萝·兰兹华斯。但有些事情只要她记得就好,就像在几十年前的某个下午,她对花园里突如其来的狼狈访客伸出了手。

这是在所有的回忆里,被她珍藏一生的至宝。

 

Fin.


评论(8)
热度(33)
© 采莲涉水兮|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