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花烂衣间 | Powered by LOFTER

【全职高手/黄喻】深夜访客


“剑诅,第三十四夜” 


深夜访客

黄少天x喻文州


“你好……这儿有红茶吗?咖啡也行,不过我要加三勺糖。不要果汁,那是小孩子才喝的玩意。如果非得是果汁的话,拒绝柠檬汁。”男人挠挠头,“噢,我的意思是,请问你愿意给我一杯水吗?”

喻文州瞧着门外的男人。他身上脏兮兮的,长长的斗篷拖在地上,还淌着水,上面的破洞大概比天上的星星还要多。他像是个狼狈的流浪者,佣兵,或者是冒险家之类的人,唯一能够让人注意的是他腰间的佩剑,剑鞘上的蓝宝石在黑夜中发出幽幽的荧光,看起来价格不菲。然而喻文州对此毫无兴趣,他皱皱眉头,准备关上大门。

但男人比他的动作还要快。几乎是同一时间,他一只脚已经踏进门内:“拜托拜托,我赶了五六天的路,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可以住宿的地方……”他的眼睛在烛火的光芒下发出熠熠光芒:“还是你更愿意为我指路,告诉我哪里可以找到索克萨尔?”

喻文州停下手中的动作。他动动嘴唇,重复着最后四个字:“索克萨尔?”

“是的,索克萨尔。”不知是不是错觉,喻文州感觉男人的脸上露出了一个狡黠的微笑,“古书里记载的巨龙。难道不是住在这附近吗?”

 

他们走在前厅里。这座城堡在外面看起来很不起眼,可进来后却是出人意料的宽广。环形楼梯贴在墙壁两端,螺旋式盘绕而上,月光从窗户的缝隙溜进来,映照出空气中隐隐漂浮的银色咒文。

烛火在夜风中晃晃悠悠,映在灰色墙壁上的影子被拉得很长很长。喻文州推开一扇古旧的大门,映入眼前的是高至天花板的书架以及上面摇摇欲坠的书籍。房间的角落有着温暖的火盆,正中央则是一张橡木圆桌,桌上放着一壶茶和一本书,大概在被打扰之前,主人一直都坐在这儿。

喻文州放下烛台,朝男人点点头,示意他坐下——没人注意到屋子里何时多出一把椅子——“很抱歉,茶已经凉了。”他轻轻拍拍手,两个杯子横冲直撞从门外飞进来,大大咧咧落在桌上:“希望你不要介意。”

男人摇摇头:“冷茶也别有一番风味。我可不是开玩笑,假如你尝过冷茶的话,有时候你会觉得它们更加提神醒脑。”他拿起杯子,但并没有下一步动作:“啊,忘记自我介绍了。我叫黄少天。你呢?”

喻文州拿起自己的杯子,轻轻抿了一口。黄少天说得没错,冷茶确实更能刺激味蕾。他说:“我叫喻文州。”

黄少天诧异地挑起半边眉毛:“我以为你的名字是索克萨尔。”

他的语气听起来并不像是在开玩笑。

喻文州没有回答。他只是微笑着换上一壶新的、滚热的红茶,并在黄少天的建议下加了一勺糖精。黄少天知趣地没有在名字上多做纠缠,他把斗篷脱下,晾在火盆附近,又靠在椅背上打上一个大大的哈欠。他的目光在屋内好奇地巡视着,每一个角落都不被放过。可喻文州注意到他的右手始终按着剑柄,仿佛无论发生什么事,下一秒他便可以拔剑而起。

“你为什么来这儿?”喻文州问,“这么多年来,你是第二个到达这座城堡的人。”下一句话几乎是脱口而出的。

“第二个?”黄少天敏锐抓到重点,“之前还有一个人来过吗?”

“应该是很早之前的事,我有些记不清了。”喻文州轻描淡写地说道,除此之外他不再透露出一个字。过了几秒,或许是几分钟,黄少天率先投降:“好吧,其实我是一位骑士。要知道现在大陆上骑士多如狗战士遍地走,要做点大事业总是很难的。根据我多年经验,屠龙是最快出名的办法。可这么多年过去,基本有头有脸的龙都被抓得一干二净,剩下有点名气的就是索克萨尔了……”

“这个故事听起来很励志。”喻文州轻声说,“不过也只是听起来。”

黄少天拿起杯子:“这么快就被你发现了?”他叹了一口气:“好吧,说实话,我是南边公国的王子,你看我也差不多到了适婚年龄吧?可是这几年公主实在太少,大一点的都被人提早定下了,小一点的实在下不去手……所以我想,说不定恶龙的城堡里会有几位高贵美丽的公主殿下?”

喻文州说:“听起来挺罗曼蒂克的。”他耸耸肩膀,“不过我已经过了看爱情小说的年龄了。”

黄少天说:“你不喜欢这个故事?那不如试试看祭司的版本——”

喻文州再度笑起来:“我看起来很好糊弄吗?”

蜡烛燃烧至一半,烛泪滴落在桌上,形状像是一个个小小的宝石。喻文州将手覆在上面,桌面焕然一新,烛芯跳跃得更加欢快。黄少天饶有兴趣地看着他的动作:“这是戏法?”

“一个小法术而已。”喻文州温和地说道,“那么现在,可以继续你的故事了吗?”

黄少天犹豫了一下,似乎这是一件难以启齿的事。喻文州把他杯子里的茶蓄满,好整以暇地看着他。风变大了,不停敲击着窗户,还带来海浪拍打岩岸的声音。这是个很适合说故事的夜晚。

“我每个夜晚都会做一个梦……”最后,黄少天以这句话作为叙述的开端。

 

梦里有一座城堡,坐落悬崖的边上。城堡的前面是大海,后面是一片森林,戴着尖帽子的女巫站在入口处,一张地图加两份草药需要五个金币。他骑着马在森林里狂奔,身后追着三匹银狼。他的行囊在夜里被矮地精偷走,只剩下腰间镶着蓝宝石的长剑。

城堡的主人站在门口迎接他,他戴着黑色的兜帽,上面用银线绣着繁复的花纹,金色的瞳孔像蛇一样竖成直线。他自称索克萨尔,而这是记载在古书中的龙的名字。他们坐在长桌旁,高脚杯里盛着的是红茶。城堡的主人问了他一个相同的问题:“你为什么来这儿?”

梦境到这里戛然而止。醒来之后,森林与城堡消失不见,女巫没有还给他五个金币,只剩下手边的一把长剑。

 

“我往西走了半个月,逃过食尸鬼和兽人的追踪。好不容易到达森林,结果卖地图的女巫告诉我现在这片森林不开放给游客和冒险者。我没办法,只好租了一艘小船绕到悬崖下面……哎,爬上来可费了我好大的力气……”黄少天絮絮叨叨说着,语速飞快,喻文州要集中十分的注意力才能跟上他的叙述,“不过,我原本以为住在这座城堡里的会是索克萨尔。古书里说只有龙的眼睛是金色的,但你的是黑色。”听上去他有些失落。

喻文州眨眨眼睛:“可我很喜欢这种颜色。”

夜很深了,故事到了落幕的时间。喻文州站起身,书房的门自动打开,这次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是一条幽深的长廊。他们一同穿过长廊,尽头是另一扇门。

喻文州说:“今晚实在是太迟了,你可以在这儿稍稍休息一下。”他的语气稍微有些抱歉,“很久没人来拜访,房间没怎么整理,希望你不要介意。”

他的歉意完全是不需要的。房间非常整洁,好像有人按时来打扫。黄少天张张嘴,似乎还想要说些什么,但喻文州再没有给他任何机会:“晚安,祝你有个好梦。”

 

现在只剩下喻文州一个人了。他慢慢走在长廊之上,金色的瞳孔熠熠发光。或许古书上没有告诉黄少天龙是可以随意改变自身容貌的,也不会记载龙会有很多个名字。大部分人确实称呼他为索克萨尔,但他更喜欢喻文州这个名字。和黑色的瞳孔一样,这让他看起来更像是个人类。

这个名字似乎是一个人类替他起的。喻文州忽然想到。他没对黄少天撒谎,很多年前确实有个人来到这座城堡,但他弄不明白是在一千年前还是一千五百年前。龙的生命实在太长了。对于它们而言,五百年不过是个小数字。

可那个人类为什么要来这座城堡?喻文州想了很久,很不幸地发现自己似乎连这点都已忘记。现在看来活得太长不是件好事,这样漫长的时光会让它们不知不觉忘记一些事情,重要的不重要的,统统都会消失。

他在长廊上的某一处站定。面前是一幅画,上面覆盖着一层厚重的黑布。没有风,但黑布却自动扬起一个角。里面的人持剑站立,剑柄上的蓝宝石闪闪发光。他的脸像是和黄少天从同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喻文州看了这幅画很久。金色的瞳孔闪烁着,像是看见了什么古早的回忆。然后他伸出手,触摸画上人的面庞:“我从未想过还能再见到你……好久不见。”

他微微笑了。夜很长,他还有足够的时间去想起那些过往。

 

Fin.

评论(4)
热度(99)

“我开不出春天的花。”

不要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