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琅琊榜/殊凰】清明

* 偷偷摸条莫名其妙的鱼……

都不知道tag该打什么了【。


清明

林殊(梅长苏)x穆霓凰

 

这年清明,霓凰回到金陵。金陵的四月,是连绵的细雨,极少有放晴的日子,但所幸并不太冷。最冷的冬天已经过去了,那便什么都不怕。

已经很久未至金陵。穆王府的梅花还未凋尽,余了一两朵在枝头上。穆青便让人把它们连枝折下送进她房间里,花瓣上沾着水,带着些许的寒意。每晚枕着花香入眠,那味道干净又舒服,很久未曾有过的安心感。

她做了一个梦。

 

不过算不上什么好梦。梦里有一条河,河面上几点莹绿鬼火,偶尔传来几声水流过石头的声音,除此之外,静得有些可怕。

她顺着河岸往前走,走了很久,然而什么都没看见,黑漆漆的一片。感觉有些累,恰巧旁边有一块石头,就靠在上面休息。转过头的时候看到石头上刻着密密麻麻的名字,她一个个摸去,没有林殊,也没有穆霓凰。掌心空落落的,只觉得有些难过。

于是再往前走,渐渐有些微的光,身边人声逐渐嘈杂,空气中满是湿润土壤的气味,有灰烬飘过来,她捻起一点来看,像是纸灰。这儿看起来倒有了点尘世气息。她眯着眼朝远处看去,看到河上一座桥,桥上有位卖汤的老婆婆。然后就明白了,此处便是奈何桥。

孤魂野鬼鳞次栉比从她身边走过去,偶有几位回头看她一眼,眼里满是好奇。鬼也能好奇,霓凰想到此处就忍不住笑。有鬼差喊着名字,好听的难听的,统统走上前去喝下一碗汤,前尘往事至此勾销,一干二净。她听了一会儿,没听到熟悉的名字,忍不住开始想那人用的名字该是“林殊”还是“梅长苏”。

是什么都无所谓。对她而言,都是一样的。

 

有人提着一盏灯走过来,叫她的名字:“霓凰。”她回头,恰好是心心念念想着的那个人。

他问:“你怎么在这里?”

霓凰诚实地说:“我也不知道。”

那人就笑。霓凰也看着他笑。她看得很仔细,用目光一笔一画描摹他的眉眼,好像要把这辈子没看过的份统统补回来。

看了很久,似乎是一瞬间,又似乎是一辈子,她才回过神来,有些不好意思。那人也不埋怨,只说:“你该走了。”

霓凰问:“走去哪儿?”

他温和地答:“你还未到时辰,此处是来不得。”

霓凰说:“我只想过来看看你。”

他说:“我在这儿挺好……你别担心。”他把灯柄塞在她的手中,指尖相触,她忍不住打了个冷战。他的手很冷,确实是死去的人的手。

霓凰握着灯柄,她还想说些什么,但话到喉咙却又说不出口。她怕自己下次来这儿时或许已是一位白发苍苍的老妇,那时想必他已经投胎十几年,下一世恐怕又碰不得面,想想就叫人觉得揪心。越想越难过,心里酸涩得想要哭。

“你不许忘记我。” 

“好。”

 “孟婆汤等我来的时候一起喝。”

“……好。”

她就像是很多年前无理取闹的小女孩,而他依然对她所有的要求满口答应。实在无法忍受失去他的时光,只好一遍遍重复着那些话语,恨不得要他全部都刻在心里。三生石上没有他们的名字。但她确是他的,是他定下婚约、未过门的妻子,也是他的未亡人。可他欠她良多,何止红烛绣帘天地高堂,这辈子还不尽,只好算到下辈子。

这笔债她一分一毫记得清清楚楚,决不能让他跑了。

再往前看去,有点点光,是人间的光。她提着灯,一步三回头。

那人还站在原地,看她转过头来,忽然笑着说:“就算你是老太太,也一定很好看。”又说:“我等着你。”

 

醒来的时候并没有料想中的泪水,只是觉得好笑。等?他在等,何尝不也是她在等。然而她等得够久。已经等过一个十年,终于盼他回来,涅槃重生。那是凤凰。于是他便把剩下的生命燃烧殆尽,一点多余的光阴也没给她留下。那时心像是又死了一回,痛得好像要撕裂。有一根刺被种在里面,过了这么多年,还是在隐隐难受着。

但还是要等。她在等一个连自己都不知道的归期。还在活着,替他看着这家国天下,山河美景,可只觉得无谓。日子很长,一日过完便算一日,而时日还有很多,已让她觉得有些不耐烦。

 

霓凰忽然和穆青说:“我想去看看他。”

她许久没去看他,怕触景生情。林氏的宗祠萧景琰照看得很好,就算她几年不去坟头也不会多上几棵草。但忽然的,她想去看看。替他烧点纸钱,同他说些话。

奈何桥边他一个人,想必孤单得很。

但幸好会有结束的一天。幼时她看那些笔记传奇,上面说秦皇欲求长生之术,派人去蓬莱岛上访仙。究竟有没有访到她已记不清,只记得那时同他笑闹,说长大后也要坐大船出海去见仙人。

长大后才知这世上并没有什么仙人。而她已觉自己活得太长。

 

人生一场虚空大梦,韶华白首,不过转瞬。


fin.


*“……人生一场虚空大梦,韶华白首,不过转瞬。”是仙剑四里慕容紫英说的话。

评论(10)
热度(153)
© 采莲涉水兮|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