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 私信 葡萄梗 归档 RSS 搜索 - 导航 深海鲸 UAPP

余花烂衣间

查看更多 查看更多

【全职高手/叶橙】花

* 来自@炖蛋 姑娘的点文~

民国背景实在苦手,删删改改好多次只能写出这样没头没尾的故事来……

论文修罗期,脑袋一团麻,笔力不济请多多包含!回头会再研究一下的OTZ…

设定是大少爷叶x学生沐沐。


叶修x苏沐橙


叶修对叶秋说:“我晚上要去看电影。”言外之意是老爷子若有事找他,需要叶秋帮忙扯个谎。

叶秋不上他的当,只问:“你同谁去看?”

叶修面色不改:“大学一个同学。”话音刚落,门房便在下头喊道:“大少爷,苏小姐在门外候着了——”

叶秋眯着眼,皮笑肉不笑地反问一句:“大学同学?”

叶修假装没听见,径直走到门口去拿大衣,走到一半又转回来,问:“你知道小姑娘一般喜欢些什么?”

叶秋没应,只把手中的钢笔往他方向丢,叶修轻轻松松接过,摊摊手:“好大的脾气。”他把钢笔往大衣口袋一塞,又顺手摸过叶秋的钱包:“我走了。”

叶秋没好气地应了句:“走了就别回来。”

 

苏沐橙站在门口,穿着件米色的大衣,脖子上围着条羊毛围巾,衬出一张尖尖的小脸。远远瞧见他,便忍不住唤他名字:“叶修!”神情里带着一水儿的天真娇俏和孩子气。叶修忙走过去,说:“天这么冷,你怎么就这样站在外头?你哥呢?怎么没见他送你过来?”

苏沐橙撇着嘴说:“我嫌他吵,让他先回去了。”又问他:“晚上看什么电影?”

叶修拉过她的手,拢在自己手心里,边走边说:“美国片,名字又长又拗口,只怕你不喜欢。”

苏沐橙便笑:“同你一块,我都是喜欢的。”

时间还踩着傍晚的尾巴,然而天色已经沉下来了。风刮得紧,一句话不仔细听,怕是会被刮走。街上的人不多,泛黄的墙上贴着几张字迹模糊的招贴画,报纸随风飘动,最后散落在墙角里。叶修喊了辆黄包车,扶着苏沐橙坐了上去。

叶修认识苏沐橙,是托了苏沐秋的福——苏沐秋倒是他正儿八经的大学同学。初见小姑娘时,他只觉得她天真浪漫,偏偏在外人面前又要拿捏出一副矜持得体的大家小姐模样,待到没人时,才悄悄吐吐舌头,可爱得紧。她在北平上学,假期回到上海时总跟在苏沐秋身后,苏沐秋忙着搞研究,没时间顾看,叶修便去逗她,一回两回,他便发现这小姑娘十分容易讨好。他送她一本英文诗集,她能高兴一个上午;他说下午带她去戏楼听戏,她便盯着手表算时间;待到晚上,苏沐秋还埋头在实验室里,他就自告奋勇做了护花使者送她回家。时间长了,她渐渐同他处在一块,原来还唤一句叶修哥,现在已是连名带姓的两个字,叶修不觉得无礼,反而觉得两人亲密许多。待到苏沐秋发觉,已经迟了,苏沐橙早已在餐桌上宣布:“我要和叶修去看电影。”是通知他,而不是同他商量。

苏沐秋找了个时机提点他道:“我只有沐橙这一个妹妹。”

叶修回答得从善如流:“我也只找一个媳妇。”

苏沐秋拿起桌上茶杯作势要砸过去,叶修脚底抹油溜得飞快,到门口又回头补上一句:“电影票我放在你桌上,记得拿给沐橙。”

苏沐秋回答得意简言赅:“滚。”

叶修噙着笑走了。

 

电影同那名字一样,又长又无趣。来的人寥寥无几,大半个影院空空荡荡的。苏沐橙还没看到一半就觉得困倦,靠在他的肩膀上沉沉睡去。待到人全走光,她才慢慢悠悠醒来,睁着一双迷迷糊糊的眼睛看他。叶修觉得好玩,忍不住揉她的脸。

也没人来赶他们,两个人就在电影院里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也不知是谁先提起的话题,只听见苏沐橙兴致勃勃同他说:“上回北平闹学潮,可壮观了。”

叶修问:“你有去闹吗?”

苏沐橙说:“没有。”

叶修看着她眼睛:“撒谎。”她说谎时总习惯把目光撇到一边,叶修早摸透了。

苏沐橙纠结一会儿,才不情不愿地说:“哥哥不喜欢我参加这些,你不准同他说。”

叶修说:“你背着你哥做的那些事,我哪回同他说过。”想了想,又加上一句:“我总是站在你这边的。”

苏沐橙这才满意道:“你这话我爱听。”

叶修笑:“你也只捡你喜欢的话来听。”

 

待到从电影院里走出来时,天色已经黑透。有小孩在附近卖花,叶修问她:“你喜欢什么颜色的?要玫瑰还是月季?”

苏沐橙咯咯笑道:“你要送我花?”

叶修说:“我乐意送你,你还不乐意收?”于是挑了枝红色的玫瑰,再三检查了上面有没有刺,才敢小心翼翼递给她。红色艳丽得很,在她手中像是一团小小的火。

苏沐橙拈着那枝花,叹一口气:“过些日子我便要回北平了。”后半句藏着掖着,不肯说出来,硬是要叶修先讲。

叶修借着路边煤气灯昏暗的光,看清她脸上一点绯红羞涩,自然摸透她的心思,顺着她的话说下去:“我给你写信,三天一封,得了空,我便去北平找你。只是沐秋不一定喜欢这事,需得瞒着他一些——”

苏沐橙拉长声音说:“我听说叶大少爷在上海很是得女孩子的欢心,又跳舞又挽手,还送花——”

叶修佯怒道:“你又听苏沐秋胡说八道。”他说:“跳舞挽手是有,但都是应付那些小姐的。至于花嘛,我只送出一朵。”他目光落在苏沐橙的手上,“只送给你。”

苏沐橙的脸更红了。

这时候恰有辆黄包车停在他们面前。苏沐橙飞也似地跳上去,报了个地名,总算解了窘境。

叶修说:“不要我送你?”他还抓着她的一小片袖口,不肯放手。

苏沐橙说:“都这么迟了,你送我回去,哥哥见着又会唠叨。”

叶修话里带了笑:“我怕不送你,他更会埋怨。”话虽如此,但仍是松开手,又追问一句:“你什么时候的火车?我送你。”

苏沐橙回答:“后天下午的。”再清清嗓子:“我走啦?”

叶修笑着挥挥手:“走吧。”苏沐橙不肯要他送,偏偏又频频回首,好像是分开就见不到似的,看得连叶修都生出几分不舍来。

 

叶修回到家时带了糖炒栗子,说是叶秋最喜欢的。

叶秋不肯受无功之禄,言谈里警惕性十足:“你又要折腾什么?”

叶修笑眯眯说:“帮我订一张到北平的火车票,后天下午的。”


fin.

评论(20)
热度(197)
©余花烂衣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