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剑五/青玉】落灯花

*被 @南有桑木 安利入坑,之后开始摸鱼生涯。

还没通关,不过这对师兄弟,感觉超级可爱!


落灯花

青石x玉书 

 

能进天璇宫的人很少,玉书算得上是一个。但他前些日子因事下山,已有一段时间没有过来。青石对此毫不在意,既来之则安之,那么不来,就更可以安了。于是他便不再想,低着头开始演算前些日子的一局棋。这很适合打发时间,一局推算完,大概日将西斜,一天又要过去了。

有人走了进来。脚步很轻,但青石听得出来是谁。他抬头问道:“阿书是来下棋的吗?”

脚步声顿了一顿,然后是讪讪的笑声:“师兄,你又寻我开心。”话虽是这样说,但玉书依旧在他对面坐下,随手拈起白子落在棋盘上。        

青石拿起黑子落下,道:“你上回便是执白,这回该轮到我了。”

玉书先是疑惑地问:“上月的事,师兄居然还记得?”话音刚落,才后知后觉发现不对:“师兄为何知道我拿的是白子?”

青石笑而不答,只催他:“该你落子了。”


青石是个瞎子这件事,就像他喜欢下棋一样,在蜀山不算个秘密。虽说瞎子喜欢下棋这一点很不可思议,但放在青石的身上,就让人觉得这很稀疏平常,甚至是理所当然的一件事。但是数遍全蜀山,能和青石对局的人屈指可数,玉书又是其中之一。

青石说:“阿书,你又要输了。”

玉书说:“师兄,你这话说得一点也不好听。”

青石说:“就算你把白棋换一个地方,三十步以内你还是会输。”

玉书慌忙收回手,做出一副正襟危坐的模样。两人又走了十来步棋,间或谈些蜀山发生的大大小小的事情。有些是最近才发生的,有些则是青石早已听过的,但他依旧听得认真。棋盘上白子败局已定,玉书拿着一枚棋,犹豫半晌,最后丢回了棋盒里:“师兄棋艺愈发高超。”

青石说:“是阿书的棋艺太糟。”

玉书说:“师兄,你也太不留情了。”

青石说:“我若不留情,第四十五路你就输了。”

玉书苦着一张脸说:“我们能别说下棋了吗?”

青石反问他:“那你要说什么?”天色已经暗下来了,太阳留在地面上的温度已经渐渐冷却,天璇宫还未来得及点上灯,他看不太清青石的脸。或许天璇宫里从未点过灯,玉书想,因为看起来青石不需要灯。但出乎意料,下一秒四周一片明亮,烛火晃晃。

玉书鬼使神差问了一句:“师兄,你是真的看不见?”

青石说:“我以为你是知道得最清楚了。”

他并没有生气。


玉书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觉得青石并不是个瞎子。确实不像,青石无论何时都是一副淡然自若的模样。除了那一双了无生气的眼睛,这让玉书很不恰当地想到了死鱼的眼白,当然这句话他是不会告诉青石的。他盯着青石看了很久,久到青石微微皱起了眉头:“阿书看我作甚?”

玉书回答得牛头不对马嘴:“师兄,你知道我在看你?”

青石说:“我还知道你还对我吐舌头。”

玉书自然没有吐舌头,这种小孩子家的戏码对于蜀山七圣来说实在拿不上台面。青石也知道,他不过是在逗趣罢了。但玉书还是忍不住点头附和道:“是的,师兄,我还对你做了两个鬼脸。”然后师兄弟两人为这不太高明的笑话笑出声来。

后来玉书来天璇宫,总会带着一些小玩意。有一回他把手中的花枝递到青石眼前,问:“师兄,这是什么?”

“是梅花。”

玉书得意地笑出声来:“这是牡丹。”

青石仍坚持道:“是梅花。蜀山上没有牡丹。”

玉书同他分辩道:“蜀山上也没有梅花。”

青石就问:“那你是从何处摘来的?”

玉书说:“山下有片梅林,我便是从那儿折的。”

青石说:“看来便是梅花了。”

玉书这才反应过来,不满道:“师兄,你诓我话。”

青石说:“昨夜刚下了雪,山路湿滑,你可要小心。”

玉书说:“师兄忘记我会御剑术了?”

青石一笑:“看来是我多心。”又说,“梅花同牡丹的香味是不同的。”

那枝梅花后来就被留在天璇宫里,青石拿了个青瓷瓶,盛了清水放在窗台日日养着。许是蜀山人杰地灵,梅花沾了光,竟多精神了好几日。凋谢的那一天青石未免觉得有些遗憾,可一回身,就见玉书走了进来。“师兄!”他唤道,手里仍拿着一枝梅花。


玉书记起藏书阁里有一本棋谱,上面记载着几个极有趣的棋局,想必青石也会有些兴趣。他开始翻第一本书的时候想起青石是看不见的,翻第二十本的时候想,其实看不见也无甚要紧,自己能念给他听。翻到第五百七十二本时他终于找到,于是兴冲冲来到天璇宫。

天璇宫大门紧闭。守在附近的弟子告诉他青石师叔闭关去了。

玉书心中默算,这确实是青石闭关的日子。于是他道了谢,拎着书往回走。路上碰到个背着大包袱的一贫,远远瞧见他就叫:“玉书!”

玉书上前见了礼,问:“一贫师兄身上背的是什么?”

一贫神秘一笑,道:“是好东西!”

玉书顺着他的话问:“是什么好东西?”

一贫解了包袱皮,摊开来给他看。包袱里装着的是个棋盘,棋盒里整整齐齐排列着青白两色的玉棋子,玲珑剔透,确实是个好东西。

一贫说:“没骗你吧?在山下机缘巧合得了这东西,就想着给你看了。”

玉书说:“这给青石师兄看更好。”

一贫说:“青石不是在闭关吗?再说,给你和给青石差不多的。”他狡黠道:“二十坛美酒,师弟要吗?”

玉书说:“十五坛。”

一贫回答得爽快:“好!”说罢,便重新把包袱包扎好,统统塞进玉书的怀里:“师弟记得这青玉棋子,需得每日用山上清泉泡着,连上七七四十九天才好。”

玉书问:“为何是七七四十九天?”

一贫说:“这数字听起来比较仙风道骨。”

玉书摸摸鼻子,抱着棋盘棋子回天权宫去了。

 

青石这次闭关时间不长,出关的日子恰在七七四十九日后。玉书掐着时间去天璇宫找他,前脚刚踏进去,后脚就欢快地说道:“师兄,我给你找了个好东西来!”

青石回过头来,他闭关前和闭关后没有多少变化,这总让玉书疑心他不过是借着闭关的名号睡了个大觉,可这事看起来只会是一贫做的。他在青石面前摊开手掌,上面放着有一枚青玉棋子。他问:“师兄,你猜这是什么颜色的?”

“白色?”

玉书摇摇头:“不对。”

青石伸出手,覆在玉书的手上。纤长又骨节分明的手指在棋子上停留片刻,再慢慢划过他的掌心,指尖的动作像羽毛一样轻柔。

“师兄?”

青石笑了。

他没有回答。

 

Fin.


评论(7)
热度(14)
© 采莲涉水兮|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