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 私信 葡萄梗 归档 RSS 搜索 - 导航 深海鲸

余花烂衣间

查看更多 查看更多

【仙剑五前/承倩】三月鸢

@南有桑木 说要给我写文,然后我打开了Word。

哼。


三月鸢

姜承x欧阳倩


天气变得很快。前几日阳光还像是金色的蜂蜜,从窗户的缝隙里溜下来,深深浅浅映在桌上。谁料昨晚便下起了雨,淅淅沥沥,砸在屋檐上,顺着砖瓦落在廊前,溅起一点一点的水花。

到早上雨还未停歇,扰人清眠。欧阳倩实在睡不着,便想着起来散散步。走到廊上时,听进正门处传来一阵喧闹,前几日山庄派人外出采办过年的一应物品,算算时间也到了该回来的时候。十几坛酒摆在门口,空气中传来清淡的酒曲味。姜承站在一旁,抬头时瞧见她,犹豫片刻,才走上前问道:“二小姐,你怎么在这儿?”

她还未来得及回答,姜承已先到偏房拿了手炉塞在她怀中,这时才发现指尖已经冷得有些僵硬,于是便把手炉抱得更紧了些。姜承替她撑着伞,一同往后院的方向走去,半边的肩膀都被雨水濡湿。

一路上看到各处都被装饰起来。檐角挂起了灯笼,窗上贴上了红纸裁成的窗花,酝出一股年味来。没注意看脚下的路,鞋面不小心染上一点泥污,于是便不好意思地笑出声来。姜承或许没注意,但看到她笑,也忍不住露出笑容。

“这次出门遇到什么有趣的事?”

“碰见了夏侯兄。”

“夏侯公子一个人?” 

“他和皇甫兄一起。”

“那你们一起做了什么?”

“一起喝了酒。”

像是例行公事的一问一答,姜承就是个闷葫芦,非要敲一下才能蹦出几个字来,再想要知道点什么,就更要费上十二分的力。欧阳倩忍不住弯起眼角,姜承瞧见她这模样,有些手足无措,脸上泛出薄薄的一层红。

“夏侯公子和皇甫公子很久没来折剑山庄了。”欧阳倩说。

姜承没回话,只是点了点头。

 

上一次他们来到折剑山庄可以追溯至春天。夏侯家的小公子背着足有一人高的竹架,身旁还跟着一个不情不愿的皇甫卓。画纸摊了一地,画了大半天才画出一只大燕子。又深深浅浅地染上黛色,远远看去,栩栩如生。夏侯瑾轩得意洋洋地问她:“好看吗?”非要得到确定的答案才肯安静下来。姜承和皇甫卓按照夏侯的指点修剪着竹架,前者还不时分出点神注意着她:“二小姐,小心木刺刺到手。”

好不容易做完,三人一齐把风筝拖到屋外,她裹着风帽跟在身后。风很大,然而阳光也很好。夏侯瑾轩举着风筝跑了两步,很快就飞了起来,顺着风歪歪扭扭冲上天空,线被扯得笔直,在天空中成为一个细小的黑点。要眯着眼辨认好一会儿才能看出那是一个燕子。

四个人轮流放了一会儿风筝,轮到她手里时,姜承怕她拿不稳,替她握住一半线轮。夏侯瑾轩在一旁问:“有剪刀吗?”

皇甫卓说:“这么大的风筝,未免太可惜了吧?”

夏侯瑾轩说:“我画的,我都不心疼,你心疼什么?”停了一下,再接上话:“如果你喜欢的话,我回头再画一个给你。” 

皇甫卓皱了眉头,说:“我才不喜欢这种小玩意。”

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吵吵闹闹,看起来竟是要动起手来。欧阳倩一边忍住笑,一边上前打圆场:“我倒是喜欢这风筝,回头还请夏侯公子再画一个给我。”

夏侯瑾轩笑逐颜开:“好说好说。”还不忘朝皇甫卓露出一个示威的眼神。皇甫卓懒得理他,“哼”了一声后就不再言语,只抬着头瞧天上的风筝。

侍女送来剪刀,夏侯瑾轩却递到她的手上,皇甫卓瞥他一眼,却难得没同他抬杠。欧阳倩偏过头去看姜承,姜承点点头,她这才接过剪刀,咔嚓一下剪断风筝线。

风筝顺着风吹得方向飞走,很快就消失不见。线轮还握在手里,感觉空空落落。夏侯瑾轩倒是开心,大喊道:“晦气飞走了!”

皇甫卓说:“可最大的晦气还留在这儿。”

于是又是一阵吵闹。姜承一向寡言少语,此刻也不参加二人之间的唇枪舌战,只老神在在站在欧阳倩身边。

欧阳倩问:“四师兄在想着些什么?”

风又大了些。姜承伸出手,替她拢紧风帽。那声音落在风里,很低,好像一瞬间就会给风吹散似的。

“我愿二小姐身体康健,一生喜平安乐。”

 

刚绕过一个拐角,就听得有人在叫他,声音挺急切,大约是什么急事。姜承看着她,面上难得露出点为难神色来。欧阳倩便说:“没关系,四师兄,你去罢。”

她接过姜承手中的伞,指尖碰触时觉得他的手很温暖。于是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问他道:“等到春天,再和夏侯公子他们一起放风筝吧?”

姜承一愣,他的表情有点惊讶,但很快又恢复成一贯的神色。但欧阳倩确信自己确实没漏过他眼里些许的欢喜。

“好,都依你。”


fin.

评论
热度(22)
©余花烂衣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