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高手/叶橙】菖蒲

@僵僵僵,锵锵锵 GN点的狐狸沐沐和山神叶修,人间的后续(大概)

一发完结,没捉虫!


菖蒲

叶修x苏沐橙 


端午那日清晨时下了场小雨,走在山道间,衣衫下摆很快就润湿一片。偶有农人看到他们,从田边直起身来打招呼:“叶先生,是去镇上吗?”叶修点点头,挥挥手当做致意,苏沐橙拉着他的袖子跟在身后,闻言也露出一个笑容来。走了很久,将近晌午时分才到镇上。

镇上很热闹,街边的小摊点长成一条龙,正合苏沐橙的意。她从街头跑到街角,看见什么新奇的玩意就上前凑个热闹。叶修也随着她,自己慢悠悠跟在身后,怀里抱着一大袋糕点——一半都是苏沐橙挑的。苏沐橙一手一个糕点,腮帮子鼓鼓囊囊,等回头要再拿一个时,发现叶修嘴里正咬着最后一个红豆糕。

苏沐橙的表情快要哭出来了:“你明明知道我最喜欢红豆糕!”

叶修笑着看她:“我吃一个怎么了?你也不算算自己吃了多少个,小心腻得慌。”话是这么说,可他手上又变戏法似的冒出一块红豆糕,递到苏沐橙的面前。小姑娘破涕为笑,就着他的手咬上一口。她的嘴角还沾着几粒糯米,叶修俯下身,半是无奈半是好笑地替她揩去:“多大的人,还这么孩子气。”

苏沐橙睨他一眼,想要说些什么,但话还没出口,就先被街边的杂耍艺人吸引住目光。又嚷着要喝酸梅汤,眼巴巴瞧着叶修怀里的钱袋子。叶修忍不住想伸手揉揉她的脑袋,但瞧着她梳理得整整齐齐的发髻,一时半会儿倒不知从何处下手,只好捏捏她的脸蛋。苏沐橙抬起头,鼓着腮帮子,不像是要生气的模样。

逛了小半个时辰,觉得有些热意,虽说还是五月,但已然可以听到蝉鸣了。叶修站在树荫下,再不肯动弹。奈何苏沐橙说还要到江边去看划龙舟。叶修便说:“龙舟有什么好看的?”

苏沐橙说:“端午大家都要去看的。”

叶修就说:“能有我好看?”

这日他难得穿了件白衫子,腰带上绣着暗纹,上头挂了块玉佩。手里也不知从何处顺来个竹骨扇子,扇面上附庸风雅画了几株竹子,乍看之下,倒还真有几分倜傥风流的模样,惹得苏沐橙忍不住多看了几眼,才言不由心地说道:“你有什么好看的。”

叶修这回不接话,从袖口里摸出个木簪子,在她头上比划着。苏沐橙不知在想着些什么,也随着他摆弄。簪子是桃木做的,摸上去有些粗糙,但上面雕着的桃花倒还是栩栩如生。叶修试了两三回,才稳稳插进发髻里。阳光从树影里落下来,三两缕笼在他们的身上。叶修嘴角噙着笑,瞧她久了,只觉得那眼里似有一点一点的琥珀光芒。

苏沐橙见他不再动作,于是自己伸手摸了摸木簪:“你怎么会去买这个?”

叶修说:“我第一眼瞧见时,就觉得挺适合你。”又生起一股玩笑之心,靠前两步,伸手作势要把簪子拔下:“怎么,你不喜欢?不喜欢我就拿回来了。”

苏沐橙慌忙退后两步,抬手护住:“不行不行!你既送了我,便是我的东西了!”

叶修说:“那我把我自己送给你呢?”

闻言,苏沐橙脸上浮起一层薄薄的红晕,转过头去,任凭叶修怎样逗弄,再不肯答话,只催着他去江边看龙舟。叶修被她拉着走了几步,才不紧不慢地说:“江边人多,又热又挤,不如去找个临江的酒楼,还能吃点东西。”

苏沐橙说:“好,听你的。”

 

往北走不过百步就能见到一条大江,远远看去,熙熙攘攘的一片人。旁边的树上绑着五色绳结,有手系着长命缕的小孩子从他们身边跑过。酒楼门前都挂上灯笼,还未走进就能闻到艾草苦涩的香味。店小二领着他们上了二楼,是间小厢房,正靠着窗,很容易就能看到水光潋滟的江面。

叶修点了几道菜,又吩咐拿一坛酒上来。苏沐橙见店小二满脸欢喜地下楼,才紧张兮兮地靠到叶修身旁,问道:“这儿是不是特别贵啊?你有没有带够钱?”

叶修说:“你买糕点的时候怎么不问?”

苏沐橙嘟起嘴:“糕点又花不了多少钱……”语气却仍是带上了些不好意思。

叶修虽觉得她斤斤计较的样子也别有一番可爱之处,但看她似乎是真心实意在担忧,免不得安慰道:“我心里自有分寸……我们何时少过家用?”见苏沐橙脸上终于缓了神色,又说:“唔,你不是要去看龙舟吗?现在去看吧。”

苏沐橙一向信叶修的话,此时也不疑有他,欢欢喜喜应了声,便趴到窗台上看龙舟去了。

说来也是有趣,他两人明明同这十丈红尘差了好远,却要装出个凡尘俗人的模样,为那金银操碎心。和以往逍遥日子相比,不知有多少束缚,偏生却品出几分乐趣来。若要追根究底,大抵是因为有人陪着。

如此,百年不过一瞬。

 

上菜的速度很快,摆满一大桌。叶修招呼苏沐橙坐在自己身旁,又斟了一杯酒递给她:“说是今年最好的桃花酿,你尝尝看?”

苏沐橙小心翼翼喝了一口,酒刚入喉,她就被呛得咳嗽起来,忍不住抱怨道:“太辣了!”

叶修看她狼狈模样,忍不住笑出声:“你喝得太急,慢慢来。”

苏沐橙不满道:“我真不知道为什么有人喜欢喝这些玩意。”但却还是依着叶修的话,小口小口抿起来。确实是要慢慢喝才有感觉,口腔里仿佛尽是桃花馥郁的味道,让人回味无穷。一杯尽了,她忍不住把杯子往叶修面前一推:“再来一杯。”

叶修笑道:“你这个小酒鬼。”

苏沐橙不理他,只说:“说起来山上也有桃花树,回头我捡点桃花,你来酿酒,就埋在屋后头,想起来时挖出来喝一点,也是挺好的。”

叶修说:“这桃花可不是随便捡捡就行的。今天春日好,桃花开得盛,酿出的酒就甜。若不是好光景,桃花开得不好,酿出的酒就是涩的了。”

苏沐橙戚戚然叹口气:“若明年春日也同今年一般,便好了。”

叶修又笑起来:“有你这句话,明年定然也是个好年。”

 

酒过三巡,店小二上来传话,有位姓叶的工公子说是他的故人,请他到隔壁厢房小叙一二,说完,又莫名抬头瞧了叶修好几眼。叶修看他这模样,心下明了,便让苏沐橙在房里等他。苏沐橙正握着筷子忙着和一旁清蒸鲤鱼斗争,点点头。

叶修走到隔壁,便看到叶秋握着折扇,正凭栏而望。见他进来,叶秋转过头,露出一张同他差不了几分的脸蛋,怪不得店小二要对他打量几分:“好久不见。”

叶修懒得同他客套,开门见山地问道:“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儿?”

叶秋说:“秘密。”他朝叶修身后瞧了一眼:“怎么,没带着你家那只小狐狸出来?”

叶修回答得理所当然:“既然是我家的狐狸,凭什么要带出来给你看?”

叶秋哭笑不得:“好好好,你说得有理。”再问:“她仍是将你误认为凡人?你怎么也不同她解释一番?”

叶修懒得搭理他:“又不急在这一时半会儿。再说,我自有我的打算。”话毕,转身便要离开。

叶秋急道:“好歹我也是你的亲弟弟,你就不和我多说几句话?”

叶修懒洋洋道:“是你说来小叙一二的。现在都叙到三四了,我怎么就不能走了?”话毕,也不看叶秋脸色,自顾自离开走了。

叶秋在他后头,哭笑不得:“真是心里只念着那只小狐狸了。”

 

叶修回到厢房,酒坛空了大半,却不见了苏沐橙。他也不急,四处绕着走了一圈,果然在椅子下发现了只纯白如雪的小狐狸。叶修忍俊不禁,伸手将它抱起,一番动作下来,小家伙居然没被惊醒,毛绒绒的尾巴在他手腕处一甩一甩,痒得慌。

想是苏沐橙贪嘴多喝了桃花酿,修行功力又尚浅,一醉便无法维持人形,竟露出原型出来。叶修轻轻抓了把尾巴,小狐狸忍不住动了动耳朵。叶修觉得十分有趣,忍不住多玩了几次。而后他又像想到了什么,把衣襟上系着的香囊解下,挂在小狐狸的脖子上——那香囊还是早上苏沐橙缠着他戴上的。

他抱着小狐狸走下楼去。有眼尖的客人看到,凑上来问道:“这狐狸可真漂亮,兄台是哪儿抓来的?”

叶修说:“山里找来的。”

那人啧啧称奇:“我可从未见过白色的狐狸。我出千金,不知兄台可愿割爱?”

小狐狸在他怀里翻了个身,低低发出两三声梦呓。

叶修温柔地摸了摸小狐狸的头:“千金?这可是无价之宝。谁要我都不给。”

 

Fin.


顺便最近论文修罗期,脑袋一团乱,写文超慢…剩下的点文,让我慢慢来OTZ…

评论(12)
热度(2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