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息白】花中客

*瞎写,瞎摸鱼。很短,大概有OOC。

……但还是想写。


花中客

息衍x白毅


不知是谁先提起要种花的,但很快就有人买来了种子,大袋小袋,放在屋子的角落里。天晴时说要在后院开辟块地做花圃,但谁都知道这是一个体力活,不愿意先吃亏。息衍躺在床上装死,白毅站在窗前,握着书卷冷冷地笑。最后还是息衍先认输,提着锄头走到后院。整本书翻到底时他抬头朝窗外看去,恰对上一双狐狸一样狡黠的眸子,不知在那儿浑水摸鱼看了多久。息衍对上他的眼睛,笑眯眯地同他商量:“我想种十里霜红,好不好?”

息衍爱说话,算不上聒噪,却足以让人觉得头痛。他问:你喜欢十里霜红吗?要不要种点其他的……诸如此类。白毅的沉默一度被他打断,染上各色鲜明的色彩。太耀眼了,有时候白毅会这么想。但是无法逃离。他慢慢走在稷宫的角落里,息衍追上他的步伐,问:“等等一起出去喝酒?”

白毅摇摇头:“我不去。”

息衍笑了:“嗳,你这人真扫兴。”

可他看起来一点也不生气。


半夜时落了雨,淅淅沥沥,风从窗户的缝隙里掠过,发出窸窸窣窣的响动。刚开始意识还有些模糊不清,但很快便清醒了。息衍还没有回来,桌上的烛火在风中颤颤巍巍,将要燃尽。白毅盯着那烛火看了片刻,才后知后觉想起院子里还种着花。

花多半是息衍在打理。他在这方面的天赋和兴趣明显高于稷宫里的军理课。花圃里的十里霜红长得很好,同主人一样十二分旺盛的精力,想必开花时会是一番绝美的风景。闲暇时白毅难得开个玩笑,说可以在帝都的街头开一家花店赚点花销。息衍却当了真,甚至认真同他商量:“开店总要有个绝活,才能红火起来——你说我们种点新品种的花怎么样?”

白毅说:“你也不嫌麻烦。”

“赚来的钱说不定还能再买匹大白马呢。”他同白毅打趣道。说这话的时候他微微眯着眼睛,像是玩笑又像有十二分的认真。

白毅起身拿伞的时候想到的就是那样一双眼睛。他推开门走进雨夜,在心里告诉自己只是舍不得那一匹大白马。


雨逐渐下得大了起来,借着灯笼微弱的光,可以看到蔫下脑袋的半开的花苞。有人在篱笆外叹气:“白折腾了大半年。”

白毅抬头,息衍撑着竹枝旧伞站在外头。他们一时无话,而后息衍走到他的身边,他们一同走进房间里,伞尖滴着水,在地上留下一连串的水渍。

“我以为你今晚不会回来了。”白毅说。

息衍笑着——他似乎总是在笑,昏黄灯光下的瞳孔里仿佛含着些什么似的,朦朦胧胧看不太清:“我记挂着我的花。”说到此处他便停下来,剩下的话被雨声吞没。过了一会儿,又或者只是几秒之后,息衍问:“要不要喝酒?”

白毅这才注意到他的左手里拎着一壶酒。酒还热着,杯子握在手心里还觉得暖。后来渐渐凉了下来,但从喉咙里滚过,依旧能让五脏六腑都烧起来一样。雨还在下着,天空是泼墨似的黑色,没有月光,但确实是个饮酒的好日子。


酒是很容易让人醉的。白毅闭上眼,在梦境中他看到了铁灰色的天空与燃烧的火光,炙热的鲜血溅在他的脸上。金戈铁马的响声从远方侵袭而来,而后又归于寂静。他低下头,看到脚边盛开出一朵朵巨大的花,一色蓝边的玫瑰,就像是息衍无数次和他描述过的一样。


Fin.

评论(2)
热度(36)
© 采莲涉水兮|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