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 私信 葡萄梗 归档 RSS 搜索 - 导航 深海鲸

余花烂衣间

查看更多 查看更多

【剑三/藏剑中心】花事了

*不要脸地拿旧文来混更……

这天,太冷了!

很早……很早以前给媳妇 @南淮安 的生贺,里面的主角也是她。


花事了

藏剑中心无CP


叶莳出生于十月。

秋高气清,惠风和畅,是个好时节。

叶莳嘴里叼着块糕点,拎把重剑慢腾腾的走过庭院。大约是快到深秋的缘故,院旁池子里的荷花只剩下稀稀疏疏的茎梗,不复夏日里生机勃勃的景象。她站在一旁看了片刻,略微觉得有些遗憾。

秋日傍晚的阳光温温和和,落在荷叶像是镀了层金色,也掩去了泛起卷的枯黄叶边。站久了便有倦意袭来,让人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哈欠,开始怀念在书楼打盹的时光。路过的大师兄揉揉她的脑袋,问她要不要去喝杯茶。她点点头,把重剑改为抱在怀里,便跟在师兄的后面去了。

新晒的龙井,茶香里似乎还带着阳光的味道,大师兄在一旁絮絮叨叨,听过千百遍的话语都快能够倒背如流了。她双手捧着茶杯,透过缭绕的白雾似乎还能够看到院子另一端空荡荡的莲池。

明年大约是个好光景吧。叶莳心不在焉的想到。

 

其实山庄四季并不缺花。春长杏李,夏开莲荷,秋留金菊,就连冬天也自有一段梅隐香。但叶莳其中最喜欢的倒是荷花。“碧荷生幽泉,朝日艳且鲜。”这句话说得倒是得她欢心。

只是能看到的机会并不多。

她生性爱闹,安分下来的时候并不多,年纪小,喜欢在山庄里四处闹腾,哪有心情去观景看花。待长大些,存下些许心思时,却开始跟着师兄姐们满江湖行走,偶尔回山庄一次,却多是错了花期。唯有一次在初夏时回到山庄,见到池中有枝含苞待放的白莲,便小心翼翼的折下,向师姐讨了个水盆用清水养在房中,每日精心照料着,只盼早早开花。可待了两三日复又出行,待回来时,枯萎的花枝早被大师兄扫地出门。

也不是没有见过名花。那年随师姐们去洛阳,恰逢牡丹盛开时节,一时间满城姹紫嫣红,争奇斗艳,叫人看得眼花缭乱。师姐兴奋地扯着她的袖子说这洛阳的牡丹果然名不虚传。又偏头想了想,道,不如拿几枝牡丹回山庄,看能不能养活。

叶莳随口应着,却不自觉的想起山庄那一池安安静静,素雅的开完一整个夏天的莲花。

 

若问什么时候入了山庄,叶莳也记得不太清,却也不想过多追究。这里对她来说是最熟悉的地方,就像是一出生,映入眼的便是莲叶田田的江南水乡。杨柳晓堤,断桥残雪,她撑着伞路过乌蓬船停靠的石桥,一走便是十几个春秋。

幼时胡闹,若被师兄抓住,常常被罚在书楼里抄写。她端端正正坐在书桌前握着狼毫,用正楷一笔一划认真在宣纸上书写,这实在是个枯燥的活,抄的眼睛酸涩还剩下大半本。唯一的安慰或许是书楼正对着莲池,偶一抬头,便能看到一池风华。

大约也是因为日时常看着,才会在心里记下。

等到大一些,才算真正入了门派,拜在庄主叶英门下,七个字号里,叶莳是正阳,运气倒也算是好。

那时大师兄还耳提面命,殷殷教导说,你既入了庄主门下,便得将性子收敛一些,切不可再向以前那般胡闹。若出门在外,需得谨记自己身为藏剑弟子,不可做有辱门派之事。

叶莳第一次从头到尾认真听完大师兄的话,中途没打一个哈欠。

她不是什么天赋秉异的人,打造出来的刀剑算不得神兵利器,一本问水心法反反复复背了五六天才勉强不结巴,若将她随便往人群中一丢,最多算得上一个普普通通的藏剑弟子罢了。而对于偌大的江湖来说,更不过是无足轻重的小人物,但她却真真为自己身为藏剑弟子而自豪着。

那些山庄中曾走过的地方,一闭眼就浮现在脑海中,像是一幅年代久远的画,经过多次的细赏品玩,愈发令人爱不释手。纵然江湖逍遥自在,她总是希望有个可以归去的地方。就好像心中总是惦着那一池未开的荷花,从冬日念想到春天,从昆仑念想到西湖畔。

她的梦想,也不过是在恣意江湖后,可以回到山庄守着那池荷花,静待下一个花期。

如此而已。

 

可惜叶莳安稳的日子不得不终止于天宝十四年的冬天。

安史之乱甫起的同时,剑庐的炭火也随之熊熊燃起。藏剑山庄终究不是世外客,卷入江山纷争,即使不情愿,却也是无可奈何的事。

叶莳被分派至押送战场物资那一组,平添许多繁忙,每次回门派都是步履匆匆,无暇再顾及其他。

她经过的地方多是战火纷飞之处,就连洛阳,自然也不复当年牡丹姹紫嫣红开满城的情景。断垣残壁,不过是旧日繁华最后的映照,只落得一声叹息。途中碰到狼牙军是常事,运气差时身上也会落上大大小小的伤口。刚开始还觉得心慌,可遇上的次数一多便也习以为常。她抱着剑抬头笑着说,久了倒也觉得没什么可怕的。

无法习惯的应该是生离死别。第一则死讯传来时,叶莳因故滞留在外,无法赶回山庄。

战死的是素日里与她亲厚的一位师兄,两人常在一起嬉笑怒骂,出门时也不会忘记去帮她带点零嘴小吃回来。传来的书信上不过寥寥几行,说是为了救下被狼牙军肆虐的村民而动起手来,最终寡不敌众战死。

叶莳倒没有落泪,只是认认真真看完信,将它妥善叠好收起。那位师兄平日里便快意恩仇,常言既然是大丈夫行走江湖,便当痛痛快快走一遭。想必他走时也应是酣畅淋漓地打了一场,了无遗憾。

她朝着南方的方向望去,仿佛听到木鱼梵音,看到焚香的白色烟雾渺渺升起,渐渐掩住了这个夏天的颜色。

 

然后又是一年过去。

年时好不容易得了闲,能够回趟山庄。她抽空回去看看,虽贴上了大红的窗纸,却掩不住几分萧索气息。

她随师兄师姐去祭拜亡者,恭恭敬敬地上了几柱香。可还来不及多休整几日,便又接到出行的通知。

离开时她在莲池旁站了许久,却不再盼望什么。叶莳明白或许自己来不及等到明年莲花开的时候,毕竟战场上刀剑无眼,她想自己已经做好准备。

可是,还会有些许小小的遗憾也说不定。

 

出乎叶莳意料,她在回程中收到了一件礼物。

说是礼物,实际上应该是一幅画。被装在细长的木匣子里,用精致的金线仔细的封好。打开时,她似乎闻到了淡淡的莲花香。

她慢慢打开画轴,上面赫然是一方小小莲池,池里莲花开得淡雅素静。下方小小一行字,是她所熟悉的大师兄的字迹。

君子如莲。

她伸手触碰画卷,就像是能够触摸到莲花柔软的花瓣一样。

师姐偏过头来问,这是什么。

叶莳微微垂下手,轻声笑道:“是家信。”


评论
热度(20)
©余花烂衣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