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 私信 葡萄梗 归档 RSS 搜索 - 导航 深海鲸

余花烂衣间

查看更多 查看更多

【全职高手/叶橙】花前月下(上)

*很久没干活所以想摸条小鱼,不过没摸完…都是瞎写。

乱糟糟的灵异设定,能见到鬼的沐沐和专业善后的老叶。


花前月下

叶修x苏沐橙


巷子前不知何时出现了一棵树,树梢上不合时节的桃花正大朵大朵落下。不知是谁在枝头挂上了一盏桃花灯,烛火随着夜风晃晃悠悠,好像一不小心就会熄灭。路牌被郁郁葱葱的枝叶覆盖,辨不清下面的文字。叶修也没有闲心去探究,他俯下身拾起一朵桃花,而后毫不犹疑地踏入巷子里。

似乎听到了一声清脆的铃音,紧接着是从耳畔掠过的风声,而后面前的一切都变了样。巷子不知被施了什么术法,硬生生被扯成原来的三倍大,地上铺着青石板,一走动就能听到哒哒的脚步声。树梢上稀稀落落挂着写着篆字的灯笼,破旧的红纸上积满陈年的灰,木骨架咯吱咯吱作响。远处依稀可以辨认出檐瓦的形状,在夜色中辨不清颜色。

叶修在原地站了一会儿,然后从兜里摸出一根烟。“真是个麻烦地方。”他一边嘟囔着,一边把烟叼在嘴里,再摸出一只打火机,点了好几下才起了火苗。诸事不顺,实在令人烦躁。

“你是那边来的?”这时候旁边传来问话声。叶修四处环顾,最后低头才看到一位佝偻着身躯的老妇人。她半边身躯淹没在夜色里,显得十分诡异。她抬起头,眯着眼睛,十分费力地瞧着叶修:“看你这模样,是在找什么人吧?”

叶修犹豫了片刻,才慢吞吞地回答道:“找个姑娘……大概十四五岁,有这么高。”他在虚空中比划了一下,“穿白线衫和米色大衣,脚上套着小靴子。笑起来有两个酒窝,很甜。”其实最后一句话没多大用处,但叶修就是忍不住想说。

老妇人咯咯笑起来,可笑声从沙哑的喉咙和漏风的门牙里传出,反倒有几分瘆人的意味:“找人也不说出名字?那可没法找咯。”

三个字在叶修的喉咙里滚了一遭,最后还是没落出来。“我一个人就行,不劳烦您这老胳膊老腿了。”

“年轻人,沉不住气啊,看我这模样,还能做些什么。”灯笼转了过来,叶修这才看清老妇人的脸,一只眼眶空洞,里面像是被塞了个玻璃球还是其他什么玩意。皮肤像是陈旧的宣纸被水浸过两三遍似的,贴在骨架上,一不小心露出干涸的细小血管。她絮絮叨叨重复了两三遍,才肯放过叶修:“你顺着这条路一直往前走,新来的人都在前面。”她颤颤巍巍伸出手——叶修都担心那手会不会忽然掉下来——指向檐瓦的方向。

叶修点点头:“谢谢您老。”他的左手还拿着那朵桃花,桃花的颜色已经从深红变成了浅红,正在往淡粉色调转变。时间给的不太多啊,叶修难得皱起了眉头。

他大步往前走去,走了有好一会儿,身边的风景都未曾改变,连那檐瓦似乎都还在一个触手可及、却又遥不可及的距离之中。唯一的不同便是巷子里逐渐开始弥漫着雾气,不知何时响起的打更声有节奏地在他耳边徘徊,而路上则是陆陆续续地出现了许多模糊的、半透明的人影。那些人影偶尔会停下脚步,朝叶修的方向看过来。

“他不是这里的人。”“是啊,从那边来的。”“来这边做什么?”“不知道啊。”诸如此类的窃窃私语落在叶修的耳里。若在平日叶修大抵还有几分心思想去探究,但现在他却是连看都懒得看,兀自朝前走去。

走了五分钟,又大概是十分钟,总之手中的桃花终于变成淡粉色的时候,雾气已经很浓重,就连辨认脚下的路都很困难,更不要说远处的檐瓦。叶修听到了踢踢踏踏的声音,就像是靴子踩着石板路上的响声一样。他停下脚步,把桃花小心翼翼放进口袋里,而后站在原地,听那声音越来越近。

荧荧的光亮把雾气驱散,娇俏可人的小姑娘站在他对面,笑容十二分的甜美可爱。

“沐沐?”叶修张张嘴,最后只犹疑地吐出两个字。

对方一点也不怯,笑盈盈地唤他:“哎,叶秋哥哥。”


TBC


填完大概得等天气回暖…南方简直冷到脑浆都被冻到了…

点文和其他的脑洞文也有在写,虽然慢,但是大家相信相信我嘛…

评论(10)
热度(65)
©余花烂衣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