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琅琊榜/殊凰】平生


平生

林殊x穆霓凰

 

金陵的夏天来得很早,热辣的阳光落在青砖黑瓦上,远远望去似乎能看到蒸腾的热气。很早就躲进山脚下的宅邸里,借着一点阴凉来度过酷暑。无事可做,大多数时候闲得发慌,趴在窗头听着蝉鸣,数着还有多少时日回云南,不知不觉便睡着了。但偶尔也会有人来拜访,十六七岁的少年精力旺盛,连溽暑都挡不住。林殊从金陵一路打马而来,额角还带着细密的汗。他朝着她笑了一笑:“宫里刚到的荔枝,从景琰那骗了一筐来,想着你或许会喜欢,就急忙送过来了。”

荔枝里镇着冰,融化的冰水落在庭院的地上,很快就消失不见。霓凰道了谢,语气里还带着掩不住的慵懒,昏昏欲睡。林殊便问她:“晚上要一同出去吗?”

霓凰一听就精神了,问:“去哪玩?景琰会一起去吗?”一连串的问题冒出来,让林殊有些招架不住。霓凰和那些规规矩矩的小姑娘不一样,倘若林殊去请她们玩,她们必会羞羞答答地不做声,或是假意推辞上几个回合,才装作不情愿地答应下来。穆王爷倒是常常半带玩笑半带烦恼地说霓凰在云南被养野了。但林殊就是喜欢这样的霓凰。

“就在附近,”他看着霓凰,好不容易才忍住想揉一揉她头的冲动,“我过一会儿来接你。”

霓凰点点头:“我等你。”

 

没有等多久,傍晚的时候林殊就来了。换了平日里骑马弯弓的装束,竟有了些翩翩公子的意味。萧景琰跟在后头,牵着两匹马。霓凰早早候在院里,她今日穿了身浅绿的衫子,远远看上去有几分灵动的色彩。

林殊没话找话说道:“唔,今日是个好日子。”

霓凰问:“什么好日子?” 

林殊笑眯眯地说道:“你在金陵,不都是好日子吗?”

萧景琰在后头听他们一问一答,实在有些不耐烦,便催促道:“还走不走了?”边说边牵着马往外头走去。

林殊笑道:“真是只没耐心的水牛。”又回头问霓凰:“你要骑马还是坐轿子?”

霓凰说:“骑马。”

林殊说:“我想也是。”他扶着霓凰上了自己的马,自牵着缰绳,慢吞吞去赶萧景琰了。


到了河边,天色还未暗透。然而河边的夜市已经开始。三人把马安置妥当,便开始闲逛起来。林殊买了糯团子,又买了龙须糖,统统塞在霓凰的怀里。霓凰说,这些都是小孩子的玩意。林殊反问,那你不喜欢吗?自然还是喜欢的,咬一口都是软糯的滋味,甜到了心里。买的太多,霓凰便拿一个递给后头闷声不响走路的萧景琰。萧景琰还未反应过来,已被林殊半途截走。

“景琰不喜欢吃甜的。”林殊说得一本正经。霓凰半信半疑,萧景琰朝着林殊飞过一个眼刀,终归是不情不愿点了头。

又走了一会儿,人渐渐开始增多,喧闹声传来,闹得很。林殊转身叮嘱她:“你跟着我,别走丢了。”霓凰依言跟着他,走了几步,觉得人实在拥挤,便伸手抓住林殊的衣袖。也没有特别想去的地方,只是顺着人流的方向走,很快走到了桥头。霓凰回过神来,见不到萧景琰,不由得有些慌乱。

林殊安慰她道:“景琰一个人无甚大碍,放心罢。”又像是想到什么似的,调笑了一句:“幸好丢得不是你。穆王爷的掌上明珠,将门千金,若是弄丢了,可没有明珠和千金去赔呢。”

霓凰听出他的调笑之意,一时却也找不出什么话来回,只能瞪他一眼。林殊也不闹,似是极享受她的小脾气。二人走上桥,人倒是不多,霓凰趴在栏杆上往下看,河面上有点点星火,一晃一晃朝着远处飘走,逐渐消失在浓重的夜色之中。

林殊见她看得认真,便问:“要不要买一个来放?”也不等她回话,便从袖中摸出三文钱,挤到卖灯人面前说:“买一个河灯。”又问霓凰:“你喜欢什么样式的?”

霓凰说:“你挑一个。”

林殊说:“若挑了一个你不喜欢的,你可别生气。”他看着那些五花八门的河灯,选了一个莲花样式的递给霓凰:“你喜欢吗?”

霓凰说:“自然是喜欢的。”

林殊说:“可不许骗我。” 


两人下了桥,离开人群,朝河流上头方向走去。走了好一会儿,霓凰说,就在这儿吧。林殊点点头,霓凰蹲在河岸的石阶上,手里捧着那盏莲花灯。林殊点了火折子,点着灯上的蜡烛。霓凰小心翼翼地把灯放入水中,水波粼粼,莲花灯慢慢悠悠朝前飘走。

霓凰起身,闭上眼睛,嘴里喃喃自语。林殊站在一旁看,待她结束,才问道:“这是在做什么?”

霓凰说:“我许愿呢。”

林殊再问:“你许了什么愿?”

霓凰摇摇头:“老天若知道我说出来,便不会灵了。”

林殊笑说:“你怎么还信这个……”话说到一半,又改了:“你小声同我说,老天不知道,仍是灵验的……再说,这花灯还是我买的呢,你许的愿,该有我一半的份。”

霓凰犹豫半晌,最后看他一双弯弯眸子,终究还是踮起脚来,在他耳边轻声道出一句话。

 

不过是愿你此生安稳,平安喜乐。

 

fin.


评论(20)
热度(140)
  1. 增暮采莲涉水兮 转载了此文字
    我得站直喽。
© 采莲涉水兮|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