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高手/叶橙】一个童话故事

*忍不住又写了睡前童话…

*熟悉的龙,熟悉的OOC…(哭唧唧

夹带一丁点的韩楚。


一个童话故事

叶修x苏沐橙


01.

这个故事的开头,和无数童话故事一样乏善可陈。尽管吟游诗人用了无数华美的辞藻来修饰,但依旧无法掩饰“公主被恶龙抓走了”这个司空见惯的套路。不胜其烦的骑士们慢吞吞走出家门,可当饥肠辘辘的老马,生锈发绿的盔甲,以及快腐烂的长矛出现在他们眼前时,这对于那些原本就不甚热情的心灵,无疑更是雪上加霜。

“反正会有其他人去讨伐恶龙的。”他们互相安慰着,然后回到屋子里为自己倒上一杯酒。夏季太过于炎热,冬天则是冷过头了。至于春天和秋天,没有人愿意把大好时光浪费在幽暗的森林和泥泞的沼泽地中——

——除了北方领主的小女儿。


“骑士们都去哪里了?”苏沐橙抗议道,“为什么过了这么久,公主还没回到城堡里?这和故事里说的不一样。”

她的哥哥大概已经面对过无数次这样的提问,因而回答得驾轻就熟:“因为绝大多数的骑士想要成为一名炼金术师。”

“可我就喜欢骑士。”小姑娘嘟着嘴,不满地说道,“那我可以成为一名骑士吗?”

“到目前为止,我还没听说过女骑士,”苏沐秋头也不抬,全神贯注盯着手中堪比砖头厚的《初级炼金术大全》,“但只要你愿意,没什么不可能的。”

 “我想借你的马、盔甲和长矛。”

“请随意。不过你要记得晚饭前回来。”苏沐秋心不在焉地翻过一页书。他没注意到苏沐橙是何时翻出她的鹿皮靴子,也没在意她站在房间门口对他挥手告别——他的全副注意力都集中在那些生涩拗口的炼金术语上。三分之二只水晶蜥蜴?鬼知道这是什么玩意。

 

02.

放在仓库最深处的盔甲被保养得很好,长矛也按时上了桐油。令人遗憾的是,这两样东西对于苏沐橙而言实在太大了。她略带遗憾地把它们放回原位,转身背起自己的桐木短弓。

恶龙的巢穴很好寻找。早在十年前,地图上就标绘出了龙的居所,并在骑士们前赴后继地探寻之中,路标也得以完善。没有人再会不小心走到北海里,误入食人怪的聚集地,抑或是掉入水晶蜥蜴的巢穴里(所以这到底是什么生物?!)只要你愿意付三十银币,马车夫就会将你送到森林的入口。

“总要留点冒险的乐趣。”马车夫如此说道,“如果直接将您送到龙的巢穴门口,那这和观光旅游有什么区别呢?”

苏沐橙深以为然。于是她向车夫道了谢,往前走去。森林算不得幽暗,小道旁挂上了郁金香形状的路灯,泥泞的沼泽地上铺上了便人前行的木板,就连分岔路口,也有贴心的指示牌:龙的居所,朝前五百米,右拐。

她按照指示牌的方向往前走,很快,视野中便出现了一座古旧的宅子——不是洞窟,也不是她想象中其他什么东西。苏沐橙走上前去,看到上面贴着一张纸条,龙飞凤舞写着三个字:

请敲门。

“说得好像我很没礼貌似的。”她嘟囔了一句,伸手敲门。没有人应门,她又敲了一次,同时提高了嗓音:“恶龙……龙先生?你在吗?”

“吱呀”一声,大门自动推开,金色的符文在空中飘荡,随着六角的魔法阵一闪即逝。一身黑袍的男人挠挠乱蓬蓬的头发,脸上的表情有些疑惑:“呃……不好意思,这里是魔法师的住所。”

 

03.

人生总是充满意外。

譬如从城堡溜出去的时候被哥哥发现、在宫廷晚宴上不小心踩到公主殿下的裙摆,以及把魔法师的住所误认为是龙的巢穴。饶是身经百战如苏沐橙此刻也有几分不好意思:“我是看到路口的指示牌……”

“我已经投诉了八百次,那个指示牌是错误的。”男人不耐烦地抱怨道,“道路管理所的人的耳朵是漏风的吗?”

苏沐橙有些局促不安地站在门口。啊,这真是一个糟糕的开头,她不禁失落地想到,还从来没有一名骑士会把魔法师认成龙,如果被吟游诗人知道的话,不久之后整个大陆一定都会来嘲笑她的……她越想越失沮丧,眼泪啪嗒啪嗒落下来,打湿脚下灰扑扑的地毯。

男人吓了一大跳:“哎我不是说你,我是说那些道路管理所的人……难道你是道路管理所的人?不对啊那里不都是一群老头子吗……”最后他叹了一口气,侧身让开一条通路:“你先进来吧,路过的人还以为我欺负你了。”

苏沐橙抽抽噎噎地说:“哥哥说不能进陌生人的家。”

男人无奈地叹了一口气:“难道陌生龙就可以吗……”他想了想,又补上一句:“我叫叶修。”

“诶?”

“现在不是陌生人了吧?”叶修说,“你叫什么名字?”

苏沐橙抹了一把眼泪:“我叫苏沐橙。”

 

04.

宅子里比看上去的要大许多。层叠的书架上堆满厚重的书籍,桌上摆放着一个古铜制作成的留声机,战矛则被当成了晾衣杆。成套的茶具七零八落被搁置在角落,上面满积满厚重的一层灰。魔法师轻轻一挥手,又是崭新如初的模样。

“据说招待客人的第一步是要上茶……那么你要喝什么茶?”叶修转过头问道,“要香菇炖鸡茶,还是香辣牛肉茶?”

苏沐橙在经过一番深思熟虑之后,选择了拒绝:“谢谢,但我不渴。”

叶修略带遗憾地放下茶壶。

苏沐橙坐在铺着厚毛毡的靠椅上,看叶修从书柜的缝隙里抽出一支古老的烟斗。烟斗上面的纹理清晰,只要受过良好贵族教育的人都可以认出这是用三百年的桐木做成的。除此之外,她还看见茶几上有精灵制作的琥珀花瓶,据说放在里面的鲜花百年不会凋零;地精们的匕首则被挂在墙上,反射出凛冽的银光……“你这有很多好东西。”她真心实意地对叶修说道。

“只要想想办法,没有什么是拿不到的。”不知是不是错觉,叶修的语气有一些得意,“这还只是我收藏的十分之——”

剩下的半句话泯灭在巨大的轰鸣声之中。二楼的玻璃毫无预警,忽然“轰”一声碎裂,一个身影从天而降。叶修眼疾手快,把苏沐橙护在身后。

“楚云秀!”他怒吼着,但是语气里的无奈多于愤怒,“说过几次了,进来前能不能先敲门?”

意外之客从地上爬起——她刚刚选择落到一堆书中,以此作为缓冲——对于主人的责难,她仿佛毫不在意:“不要叫我的名字,叫我公主殿下。”

苏沐橙:“……”

 

05.

失踪多日的公主殿下的出场方式实在让人出人意料,然而在场者只有苏沐橙目瞪口呆。叶修正在同楚云秀关于赔偿金额讨价还价,经过一番激烈的争论后,公主殿下不情不愿地摘下镶嵌着蓝宝石的项链作为补偿金。

“我敢保证,你那扇窗户根本不值两百个金币。”楚云秀说道,“你只要念个咒语,就会得到一扇新的窗户。”

叶修则是回答:“这和窗户没关系,而是精神赔偿金。”他朝苏沐橙的方向示意了一下:“你看,我这儿还有一位客人呢。”

苏沐橙被两道目光注视许久,才回过神来,慌慌忙忙对着楚云秀行了一个标准的宫廷礼:“公主殿下!您、您好!我是……”

楚云秀忽然一拍手:“我记得你!你是苏家的小女儿,”她笑眯眯地说道,“你是第一个在晚宴上踩到我的裙子的人。”

苏沐橙脸上露出不好意思的绯红色。

“那条裙子我不喜欢很久了,终于有借口扔掉,谢谢你啦!”楚云秀伸手拍拍她的肩膀,“不要太在意。不过话说回来,你怎么会到这儿?”她指指叶修,“我还以为除了我没人会来拜访这只老龙了。”

“龙?”苏沐橙歪着脑袋,重复了一遍。

“这个国家活了最久的龙!”楚云秀自豪地说——虽然没人知道她在自豪着什么,“话说回来,你不知道吗?”

“他说他是魔法师。”苏沐橙解释道,“我也以为我走错了……”

谴责的目光落在叶修的身上,看得他浑身好不自在。“龙也有副业的,”他辩解道,“魔法师药剂师炼金术师甚至战斗法师的证书我都有,所以我说我是魔法师也没错的……毕竟应付那些骑士们,太烦了。”

 

06.

公主的随和很快让苏沐橙放松下来。楚云秀从口袋里翻出一包还带着青草气息的甘草茶,苏沐橙去烧了水,三个人得以坐在一起,开始有些迟到的下午茶时光。

“我从来不抓公主,”叶修说,“其他且不论,你看看这位公主,到底有哪点值得我去抓呢,不过如果是你这么可爱的小姑娘就另当别论了——嘶,好痛。”

楚云秀若无其事地收回脚。

“但龙抓公主的传统太悠久了,而这个国家里只有我这一只龙。所以,”叶修翻了个白眼,苏沐橙一动不动地盯着他,似乎觉得这个动作很有趣,“只好我来背锅咯。”

楚云秀诚恳道谢:“辛苦你了,你真是一只新时代的好龙。”

两个人正一说一答,门外忽然传来了一阵敲门声,没等人回应,整扇门就轰隆倒下,一个男人正牵着一匹漆黑的马,穿着闪亮的铠甲,怒目而视着叶修,看起来似乎很想和叶修打一架。

苏沐橙下意识把椅子朝着叶修的方向挪了挪:“这人好可怕……不过看起来很酷,”她评价道,“就像一位真正的骑士一样。”

叶修压低了声音说:“这是王城的侍卫长,姓韩的那位……”

苏沐橙恍然大悟:“原来是韩文清侍卫长!一直以来都只闻其名不见其人,没想到原来长这样……不过他的脸色看起来似乎不太好,你欠他钱了吗?”

叶修说:“别担心,他一直都是这样的,见谁就好像谁欠他钱似的。”

苏沐橙又问:“那他过来干嘛?找你决斗的吗?” 

叶修说:“怎么可能……他打不过我的。”

不知不觉间,他们的谈话像是熟悉已久的老朋友。

楚云秀听了两三个来回,眼见侍卫长的脸色越来越黑,阴沉得像是要滴出水来,终于心满意足地起身,朝两人挥挥手:“那我就先回去了,下次再见啊。”

苏沐橙按照《贵族礼仪手册》的内容回答道:“这是我的荣幸,殿下。”

叶修则是说:“再也别来了。”

 

07.

送走吵吵闹闹的公主殿下,再用一个魔法让门自动回到原位。甘草茶还带着余温,叶修回到桌前,问道:“我们前面说到哪里了?是那些矮地精吗?”

苏沐橙对于地精并没有多大的兴趣,她坐在椅子上,晃着双脚,问道:“你不去把公主抓回来吗?真真正正地抓来一次。”

叶修正在研究如何用魔法烤出小饼干:“为什么?”

“因为吟游诗人说龙都是这样做的。” 

“听起来有点意思,”他笑了笑,“但是,是你先来的。”

 

Fin.


*最后一句话改自电影《他是龙》。

啊……我好想养一只龙……或者一只鲸鱼或者熊猫也可以。

评论(23)
热度(230)
© 采莲涉水兮|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