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 私信 葡萄梗 归档 RSS 搜索 - 导航 深海鲸 UAPP

余花烂衣间

查看更多 查看更多

【全职高手/叶橙】非法恋爱01-04

 *点文里的一块小甜饼(比心

架空,房东沐沐和房客叶修的故事,以及过来查房的哥哥(不对

 

 

幸福的人总是相似的,然而不幸的人各有各的不幸。

 

 

非法恋爱

叶修x苏沐橙

 

01.

早上七点,正是渐入佳梦的好时节,门铃却恰在这时响起。叶修翻个身,再翻个身,最后不出所料地从沙发上翻到地上。他像只溺水的鱼挣扎两三下,最终在一声比一声急促的铃声中不情不愿爬起来,踢踢踏踏走到猫眼前,往外头一瞧,看到一个压着帽檐的男人。

他朝着卧室方向喊了一声:“沐橙,你有快递吗?”

隔了好一会儿,才传来一个迷迷糊糊的声音:“我没快递……这大概是修水管的……”尾音渐渐被淹没在她不明所以的嘟囔声之中,叶修耸耸肩膀,代替补觉的房东打开了门。

三十秒之后,叶修对自己的行为感到后悔。“你是谁?!”陌生的男人大吼道,一脸难以置信,“你对沐沐做了什么?!”他朝后退了两步,从口袋里拿出手机,“我要报警!”他威胁似的朝叶修晃了晃手机,如此宣布道。

叶修想要解释些什么,但他发现男人没有给他开口的机会。他的嘴维持着一个半张的形状,他想自己看起来大概像是一只卡通片里的滑稽的青蛙。但幸好,在吵闹声把左邻右舍吸引来之前,公寓的主人终于姗姗来迟了。

“大早上的吵什么呢……”苏沐橙小声抱怨着,“居然不是水管工?明明我三天前就已经和物业联系过了,再这样下去我要投诉他们了……”她从叶修的身后探出脑袋,然后在一瞬间,像是被按下开关一样,瞬间清醒了:“哥哥?!你怎么过来了?”

男子的目光终于从叶修脸上挪开,落到苏沐橙身上——她穿着睡衣,未打理的头发散在肩头,赤着脚踩在木质地板上,一只手还抓着叶修的衣角。这个场景毫无疑问有一点暧昧的色彩。叶修有些绝望地闭上眼睛,如果这是一个剧本,那未免也太具有戏剧性。并且他几乎能够确信,下一幕就会宣判自己的死刑。

果不其然。男子提高了三个音调,几乎可媲美于歌剧里的男高音:“沐沐,你居然和一个陌生男人住在一起?!”

“我想我可以解释。”苏沐橙不无冷静地说道。

 

02.

苏沐秋坐在沙发上,假装看不到角落里堆着叶修的外套、毛毯和其他一些杂物。苏沐橙从饮水机下面找出一打一次性纸杯,抽出最上面一个,给他倒满一杯水。

苏沐秋一边端着水,一边盯着茶几上的马克杯问:“那个蓝色的杯子是谁的?”

苏沐橙转头看了叶修一眼。

叶修连忙说:“干净的,哥哥——”苏沐秋瞪了他一眼,迫不得已,他只好换了一个称谓,“苏先生你要用也是可以的。”

苏沐秋的表情看起来痛心疾首:“那红色的杯子是谁的?是沐沐你的?”苏沐橙还没来得及回答,他又自顾自地继续说了下去:“情侣杯是吧?好啊,居然瞒着哥哥买了情侣杯!”

叶修想要插嘴:“其实这是超市促销——”

苏沐秋敏锐地抓到了重点:“你们居然还一起去逛超市?!你们究竟瞒着我做了多少事?!”他捂着胸口,仿佛下一秒就会晕倒,“我的心好痛,沐沐你做这些事的时候有考虑过哥哥我的感受——”

叶修感觉自己不知所措。苏沐橙注意到他的表情,小声安慰他道:“没事……我哥大学参加过话剧社,还拿过奖——”

苏沐秋清咳一声:“你们俩还在窃窃私语?正经一些!”

“……所以你不打断他,他大概还能自己演上一个小时。”苏沐橙不畏强权,坚持说完这句话。然后她转向苏沐秋,诚恳地解释道:“你可以换个角度思考,比如把这两个杯子看成是好哥们杯,象征纯洁的友谊。”

“我还兄妹杯呢。”苏沐秋冷冷一笑。

苏沐橙略表赞同地点点头:“你非要这样想,我也不反对。”

苏沐秋一拍茶几,因为用力过猛,反作用力让他在一瞬间皱起眉头,但下一秒又恢复成一本正经的模样:“杯子的事暂且不论,沐沐你先解释一下,同居这回事是怎么回事?!”

“我一直想解释,但你非揪着杯子这件事不放。”苏沐橙这么说道,但她赶在苏沐秋再度开口的间隙里把话题转向正轨:“不过我觉得,有一方交房租的行为,不能算做是同居吧——”她忽然想到什么似的,用胳膊肘捅了捅叶修的腰,“你这个月房租交了没?”

神游天外的叶修打了个激灵,“好像还没有。”

“上个月呢?”

“我交了水电费和物业费。”

“再上个月呢?”

“还是我交的水电费和物业费。”

“那这个月还是你交。”苏沐橙结束和叶修的对话,继续和苏沐秋的交谈:“你看,我们就是这么单纯不做作的房东与房客的关系。”

苏沐秋一言不发。

苏沐橙长叹一口气:“他终于冷静下来了吗?”

“我感觉你哥这是被气得说不出话来,”叶修适时接过话头,避免气氛陷入尴尬的沉默之中:“而且我觉得他压根一个标点符号都不相信。” 

 

03.

最终沉默还是不可避免,叶修盯着墙角,心想水管工什么时候到来。等他数完墙角木地板的纹路的数量时,出乎意料,苏沐秋依旧还是沉默着的。

啊,这大概在蓄力。叶修不无悲观地想到,等到怒气值蓄满,大概就会出现一个毁天灭地的大招了。

“说到底,还是哥哥你不对,”出乎意料的,苏沐橙反守为攻,“突然来我这儿,也不提前打个电话,让我一点准备都没有。”

苏沐秋一楞:“你要准备什么?”

苏沐橙说:“你提前一天说,我就可以先叫叶修先到外面找个旅馆将就一天。提前一早上说,我就可以假装叶修是来修水管的。”

“……”苏沐秋痛不欲生,“你是想要欺骗哥哥吗?我以前可爱善良的妹妹到底去哪里了?”他飞给叶修一个眼刀,“都怪你!”

这什么逻辑?!叶修腹诽道,但他还是默默接下眼刀并感到膝盖一痛。

“因为被你知道很麻烦啊,就像今天这样。”苏沐橙不露痕迹地翻了个白眼,“话说,哥哥你有空就去修个水管呗?”

苏沐秋:“……”

苏沐秋说:“你是不是想转移话题?”

苏沐橙则用真诚的表情和情真意切的嗓音回答道:“哥哥最好了,我最喜欢哥哥。”

 

十分钟后,苏沐秋套着塑胶手套,蹲在浴室地板上,叶修则蹲在不远处,脚旁边放着一个工具箱。他正按照苏沐秋的吩咐,一会儿递过十字螺丝刀,一会儿递过扳手,最后看着苏沐秋掏出一团乱糟糟的头发。

“感觉有点反胃。”叶修忍住恶心,如此评价道。

苏沐秋则是面无表情地将它塞进旁边的垃圾袋里。

无事可做。两个人在狭小的浴室互相对视着,尴尬感比恶心感还要强烈。

“呃……”叶修挠挠头,觉得自己实在有必要解决一下目前的问题,“其实……阳台的门轴也有点不太好,不如苏先生你去……看一看?”

 

04.

苏沐橙在厨房里削苹果,究竟是要做一盘水果沙拉还是要逃避苏沐秋的唠叨,叶修不得而知。但总之苏沐秋已经帮他们疏通了水管修好了门轴还擦干净了落满灰尘的鞋架。现在两个人正坐在客厅的毯子上,开始拼苏沐橙上周买来的拼图。

“沐沐有时候就是这样,”苏沐秋说,“做事根本不考虑我的感受!真不知道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哥哥!”

叶修心不在焉地应道:“是是是我知道……”

苏沐秋对他的回答很不满意:“你知道什么?!你一无所知!”

叶修说:“……好吧我什么都不知道。”

苏沐秋“哼”了一声,伸手捞过一把拼图碎片:“你和沐沐平常都做什么?”

叶修想了想,悄悄把身后的游戏手柄往地毯下努力一塞。

苏沐秋皮笑肉不笑:“好啊,孤男寡女,大半夜的在一起打游戏啊?你以为我会信吗??”

叶修努力在脸上摆出有生以来最诚恳的表情:“真的,我们就是单纯打游戏而已。”

苏沐秋似乎更生气了:“居然什么都不做!你是看不起我家沐沐吗!”

 

叶修拖着疲倦的身躯走到厨房里:“有和你哥聊天的标准答案吗,我好累,感觉再也不能说话了。”

苏沐橙分析一下目前情势,然后非常认真地下了论断:“我觉得他只是想找个借口来揍你。”

叶修叹了一口气,然后趁苏沐橙不注意偷拿一个苹果作为对自己的慰劳。他还抽空看了一下苏沐秋,很好,厨房是他的视线死角。苏沐橙对他小偷小摸的行为很不耻,但也只限于睨他一眼。

门铃又响了。苏沐橙从冰箱里拿出沙拉酱:“去开门。”

叶修说:“我感觉我开门没有什么好事。”

苏沐橙漫不经心地问上一句:“这个月的房租交了吗?”

叶修老老实实走到门前。这回该是水管修理工了吧,他不抱任何希望地想着。

“老叶好久不见啊!换了公寓居然没告诉我!可以啊你!”黄少天朝他肩上狠狠来了一拳,“如果不是问文州我还不知道你住这儿呢!”他自顾自走了进来,恰好看到听到骚动而探出头来的苏家兄妹俩。但显然他误会了什么。

“修罗场啊?!”黄少天说道,“可以啊老叶——不过我现在是不是不应该在这里?”

叶修将他推出门外:“你应该在车底。”

他狠狠关上门。苏沐橙则在后面问出了一个早应该问的问题:“这是谁?你朋友吗?”

“不,”叶修沉稳地回答道,“只是一个卖保险的。”

 

TBC

评论(38)
热度(504)
©余花烂衣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