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网三/九菲】江南无所有

*95战乱洛阳剧情里就很喜欢这对了,然后今天下午和情缘儿 @南淮安 聊天的时候忽然想起一个梗,就写出来耍耍,私设很多,注意啦。

顺便安利独孤九x叶琦菲~年龄差和小九叔的称呼简直不能更萌!

不过话说……这个CP的tag应该是打九菲没错吧…


江南无所有

独孤九x叶琦菲


独孤九的屋里有个木盒子,盒子里放着一支簪子。簪子是白玉做的,簪头处雕着朵栩栩如生的海棠花,晶莹剔透,煞是好看。

不过这盒子搁置的时间有些久。也不知是不是主人家忘记了——毕竟屋子里稀奇古怪的玩意儿太多,倒显得这个簪子太过平淡了些。

偶有好奇的侍女问起这簪子是做什么用的,独孤家的公子总会露出一副神神秘秘的模样,“不可说呀。”他笑眯眯地说道。既然主人家都这么说了,总不好意思再问下去,于是便作罢。时间久了,便再没人问起。


独孤九原本没打算买这个簪子。

他不过是在集市上多看了一眼,谁知就被那妇人缠上了。“公子不买一支吗?”妇人似乎认定他是个肯掏钱的冤大头,极力想要做成这笔生意,“您看这玉质,再看这雕工,买不了吃亏更买不了上当!”

她说得舌灿莲花,独孤九摇摇头:“可我买簪子来做什么?总不能给自己簪上吧?”他面上一副温文尔雅的模样,心里头却惦记着街头新开的戏楼,想着要赶快打发走这位妇人。

妇人一愣,但很快就回过神来:“这簪子买来当然不是给公子用的。公子若有相好,便可讨她个欢喜。若没有相好,买来留着,回头遇上心仪的姑娘,也省得再来挑了。”

“我可没有什么心仪的姑娘,”独孤九收了手中的折扇,轻轻点了点手心,“不过嘛……倒是认识个小丫头。”他心中微微一动,似是想起了什么,“这个簪子我要了。”


独孤九养过很多东西。养猫,养了两三月,跑了。养乌龟,一不注意,不知走到花园的哪个角落里,找不到了。又养了锦鲤,不小心喂太多饲料,撑死了一大片。

后来便什么都不养了。

再后来养了一个小姑娘。小姑娘的名字叫叶琦菲。

平心而论,叶琦菲也不算他养的。她的生活起居有侍女照料,平日里柳家长辈也多有关怀,压根没独孤九什么事。所谓“一手养大”,不过是独孤九自诩,并在多年后被叶琦菲鄙视得一无是处。

“诶——我好歹有陪你玩吧,怎么一长大就不认了,”独孤九作势捂住胸口,一副伤心欲绝的表情,“还是小时候的菲菲可爱,会跟在我后面叫小九哥……哪像现在,一口一个九叔。”

叶大小姐翻了个白眼:“别叫我菲菲!”


叶琦菲小时候没多少玩伴。柳叶两家恩怨摆在面上,受到非议与责难的总是她。偏偏小姑娘性子倔强,人前绝不愿意掉一滴眼泪,只有在见不到人的地方,才会咬着嘴唇,低低呜咽出一两声委屈。

挂在树上目睹全程的独孤九想,不知道叶琦菲的性子是像柳夕姐姐多一些,还是像那位无缘的福薄姐夫多一些?想了半晌没想出个所以然来,于是便从树上跳下,随手从袖子里抽出一张帕子,胡乱往叶琦菲的脸上糊去。

小姑娘抽噎两声,扯下帕子,唤了他一声:“九叔叔?”

独孤九摆摆手:“叫什么叔叔,把我活活叫老了二十岁,叫小九哥。”他装作没看到叶琦菲红红的眼睛,背过身去,一时对池塘边的柳树产生了浓厚的兴趣:“这春光很好啊,不如我们去放风筝吧?”

叶琦菲没应声。

独孤九再接再厉说:“不想放风筝?那去我院子里,给你看个好玩的……据说是唐门里流出的小玩意,我偷偷弄了一个来,你千万别告诉姑父他们,省得我又要被骂了。”他的声音渐渐沉了下去,最后消失在春日的微风中。

过了好一会儿,他才听到叶琦菲低低应上一声“好”。

一颗吊着的心终于放下来。独孤九想,幸好不哭了,他一向拿哭着的小姑娘没法子。


独孤九自小喜欢收集一些古怪的玩意儿,天南海北,无处不有。只是日子久了,这些东西全讨了叶琦菲开心去。叶琦菲与同辈的兄弟姐妹玩不到一块去,便乐得同他呆在一处。时间久了,独孤九便又从柜子里翻出些山野鬼怪的志异小说同她讲故事,也能哄得小姑娘开怀大笑。

闲来无事,两个人就偷跑到附近的集市上。叶琦菲眼睛尖,总能发现些有趣的玩意,若有合心意,便瞧着独孤九,独孤九只能认命掏出荷包,还不忘调侃两句:“叫一声九哥哥便给你买。”

叶琦菲与他混得熟了,说话便不再顾忌。“小九叔,你这是为老不尊。”

独孤九佯怒道:“又把我叫老了!叫小九哥!”

叶琦菲朝他吐吐舌头,“现在要叫老九哥啦!”

“你还学会消遣你九叔了是不是!”

“刚刚还说是九哥,现在就成了叔叔……噫!”

……

吵吵闹闹,不知不觉便走到街尾。叶琦菲忽然停住脚步,独孤九顺她的目光看去,是一个卖簪子的摊子。

“怎么,看上了这个?”独孤九笑了一下,“叫一声小九哥就给你买?”

叶琦菲因是同他一起出门,并没有带荷包的习惯。此刻只好瞪他一眼,显然对他这种趁火打劫的行为很不屑。独孤九原本是同她玩笑,见自己目的达到,便笑眯眯掏出荷包准备付钱。未想动作到一半,便停了下来。

叶琦菲好奇道:“小九哥……?”

独孤九一脸肃穆道:“刚刚没注意,不小心把钱都花完了。”

叶琦菲:“……”

独孤九讨好道:“我回头再来给你买?”

叶琦菲扭头就走。


但他还没来得及再带叶琦菲去集市,叶琦菲便被送回了叶家。

独孤九不理解三姑父为什么要这么做。叶家会有叶琦菲喜欢的小玩意吗?会有人带她去逛集市吗?但他知道,对于这件事,自己是无可奈何的。

离开那一天独孤九并未出面。叶琦菲频频回头,他不确定小姑娘有没有看见躲在树上的他。


后来过了一段时日。叶家的小姑娘长成了大小姐,出落得婷婷玉立,在江湖上也渐渐小有名气起来。

再之后,独孤九屋子里的梨木盒子忽然不见了。

侍女后知后觉注意到,慌里慌张找了好一阵。出门听戏的九公子回来瞅了一眼,笑着说道:“不必找了,我送人了。”

“公子送给谁了?”

“嘿——你猜?”


江南叶家大小姐及笄那一日,收到了许多礼物。

其中有一个毫不起眼的梨木盒子,放在角落里,一不注意就会被忽略掉。幸好大小姐眼尖,叫人拿了过来。

她打开一看,里面是一支白玉海棠簪子,簪子下压着张纸条,笔迹潇洒俊逸,正是她幼时在霸刀山庄所熟悉的。


“江南无所有,聊赠一枝春。”


Fin.


评论(3)
热度(42)
© 采莲涉水兮|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