采莲涉水兮
“为什么乌鸦像写字台?”

/不要转载。
 

《【三国/荀郭荀】夜无雪》


夜无雪

荀郭/郭荀无差


“要喝酒吗?”

荀彧手中的动作停了一瞬,而郭嘉扬眼看着他。他的脸上带着漫不经心的笑容,就如同以往许多时候一样,叫人很难猜出他在想些什么。

“酒不是好物。”沉默半晌,荀彧终于开口。言下之意,算是拒绝了他的请求。郭嘉轻轻笑了一声。房间里很安静,只听得到烛芯燃烧时发出的噼啪声。月光凉且薄,树影婆娑,随风摇曳映在窗纸上。这时传来几声猫叫,郭嘉侧耳倾听了一会儿,忽而起身推开窗户,伸手拎起一只毛皮油光发亮的黑猫。

他问:“文若,这是你的猫吗?”

荀彧摇摇头。于是郭嘉把猫丢进怀里,伸手去挠猫的下巴,又去挠耳根。黑猫被伺候得很舒服,在他怀里打了个滚,懒洋洋地叫了几声。郭嘉一时兴起,献宝似的把猫放到他的面前,荀彧皱了皱眉头,还未来得及说些什么,黑猫就像受了惊一样跳起来,三两下跃上窗台,很快消失在篱笆的阴影之中。

郭嘉笑着说:“连猫都知道文若不好亲近。”他弯起眉眼,好像这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荀彧只瞪他一眼,轻斥一声:“胡闹。”

郭嘉也不恼,又问了一遍:“要喝酒吗?”窗户未来得及关,夜风一股脑挤进来,郭嘉站在风口处,时间久了,忍不住就开始咳嗽,脸上泛出病态的潮红来。但他仍未动作,只是直愣愣瞧着荀彧,好似这次非要从他的脸上看出个答案来。

荀彧搁笔,起身将窗户关上。转过身的时候,他问道:“怎么忽然想起要喝酒了?”

郭嘉看着他,深色的瞳孔里映出一个模糊的影子来。“饮酒能解忧,能忘愁。”他说话的速度很慢,一字一句,像是在心里咀嚼了好几遍才舍得说出来,“酒能助人入眠,会有好梦。”

“是怎样的好梦?”

“梦里有你。”他神色极愉悦,一双眼仍是一动不动盯着荀彧。他想从这里看出点什么呢?荀彧想。然而他也不知道答案。

月光似水,透过窗格落在地上。荀彧动了动嘴唇,终于露出一个吝惜的笑容来。“奉孝,你醉了。”他轻声说道。

郭嘉眨了眨眼:“或许是吧。”


郭嘉说:“我该回去了。”

夜色渐渐浓了。荀彧便说,那我送你。他们并未惊动仆从,只是沉默着,一前一后走过廊下。荀彧在门前站定,叠着手,轻声同他道别。

离开的时候郭嘉并未回头。他站在街道边不知名的树下,听着厚重的木门缓缓被关上的声音。这个夜晚很冷。他忍不住抬起袖子,上面染了他叫不出名字的香料清而淡的味道。他并没有熏香的习惯,而香味稍纵即逝,他下意识对着虚空伸出手,好似要握住什么。

他心里有根弦微微颤了一下,随即在脸上露出一个痛苦又欢愉的笑容来。


Fin.

 
评论(8)
热度(24)
© 采莲涉水兮/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