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霹雳布袋戏/九最】风鸢

风鸢

九千胜x最光阴


途经庭院时,九千胜瞥见树上有个熟识的人影。他便停下步子,抬头朝上看去。

最光阴恰巧拂开树枝,对上他噙着笑意的眼。少年大约是未曾想到会在此处见到他,只是定定瞧着他,一时似乎忘记要说什么话。

“你怎么在上面?”九千胜温和地问道,好像这是一件再平常不过的事一样。

最光阴犹豫片刻,才回答道:“我在看它们能飞多高。”

“它们?”九千胜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天空中有几只风筝。风筝飞得极高,远远望过去就只是几个黑点。“你喜欢放风筝?”他忍不住开口询问。

最光阴只是说:“时间城里没有风筝。”


九千胜从未听说过时间城,也不知位于何处,他对于时间城为数不多的了解都是从最光阴口中得知。当然,他第一次见到最光阴,便知他绝不是苦境的人。他看上去有着同龄人未曾有的青涩,对一切都保有一种直白的好奇心和求知欲,无论是水中的游鱼还是街边的一盒点心,都能引起他的兴趣。唯有酒是敬而远之的,因为这使人头晕发热,整晚都在说胡话。在尝过一次之后,无论九千胜如何劝诱,他再也不愿意尝试。

最光阴从树上跳下。他的身姿轻盈而富有生机,像是某只敏捷的小兽。他在九千胜身旁站定,而九千胜则侧过身,替他摘去发间的落叶,银灰色的发丝从指尖滑落,有几缕在他的手指上流连不去。最光阴偏偏头,看着九千胜,脸上的神情带着几分天真。

起风了,九千胜便引着他往屋内走去。最光阴频频回头,九千胜瞧见他这模样,便问道:“你想放风筝吗?”

院外放风筝的多是孩童,最光阴微微皱起眉头,看上去有些不好意思:“……不想。”九千胜也不拆穿,只是笑着瞧他,样子十分愉快。


他们回到屋里。天色逐渐暗了些,九千胜点起油灯,两个人的影子映照在墙上,微微晃动着,像是集市上的皮影戏。最光阴在床沿坐下,打了一个哈欠。下午耗费太多精力,此时便觉得有些困倦。他盯着跃动的烛火,不多时便觉得昏昏沉沉,身体晃晃悠悠,眼皮重得像是要黏在一起。

九千胜看他这副模样,觉得好笑,但怕他察觉而不悦,只好强忍笑意走到他身边,拍拍他的脸道:“吃点东西再睡吧。”

“我不饿。”最光阴随着他的动作睁开眼,但很快又合上了,“下午我吃过点心。”他想起了什么,手往怀中伸去,“我还给你留了一些。”他摸出一个小纸包。九千胜接过,里面的糕点已经碎得不成模样,但他仍是说:“我很喜欢。”

“我知道你肯定会喜欢。”最光阴笃定地回答。他仍是半眯着眼,看来是困得狠了。九千胜叹了一口气,放弃让他清醒的打算,只说道:“这样睡会着凉的,要睡便到床上睡。”

最光阴点点头,温顺地脱了靴子和外衣。他扯过被子裹在身上,转头看向九千胜:“你不困吗?”

“我还想看会儿书。”九千胜说,带着些许不易察觉的笑意,“你也想看书吗?”

最光阴摇摇头:“我不喜欢看书。”他嘟囔着说道,“在时间城的时候饮岁老让我看书,可一看到那些字我就想睡觉……”后面的话越来越轻,逐渐失去了踪影。九千胜低头看向最光阴,后者已经睡着了。他的呼吸声平缓且匀净,眉间的水钻在烛光下映出两三点光芒。


最光阴睡得并不安稳。他已经惯于在画舫上听着涛声入眠,此时回到陆地上,竟有几分不适应。幸而这样的日子不会持续太久。春天就要到了,很快柳叶抽出嫩芽,江面上的结冰融化,停靠在岸边的画舫会再度漂泊。

漂泊的日子算不上难过,倒不如说,因为九千胜在,反倒多了几分趣味来。白日里可以钓鱼,可以放歌,就算只是在船板上晒太阳,也是件极其舒服的事。夜晚时船停在芦苇荡里,月光清冷,配上一壶温酒更添逍遥。九千胜问,你真的不尝一尝吗?最光阴警惕地看着他,摇摇头,于是九千胜又笑了。在面对最光阴的时候,他从不吝惜笑容。他们靠得很近,近到能闻到雪脯酒和牡丹混杂在一起的味道,叫人不由得沉醉于其中。


——真的有浅淡的牡丹香气传来。离得很近,在触手可及的地方。他慢吞吞地睁开眼。九千胜就坐在他的身边。不知何时灯将燃尽,而月上柳梢,千斛月光洒落在地上,明日大约是个好天气。

九千胜察觉到他的动静。“吵醒你了吗?”他低声问道。

最光阴往他的方向动了动。九千胜伸出手,极自然地揽过他。香味又浓郁了一些。

“明天……”他嘟囔着说道。

“明天?”

“去放风筝。”

不知是不是错觉,他听到了一声轻笑。“好啊,明天去放风筝。”九千胜如此回答道,“现在,你再睡一会儿吧。”

最光阴低低应了一声。在熟悉的气息中,他安心地闭上眼。


fin.

评论(4)
热度(30)
© 采莲涉水兮|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