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网三/九菲】花市灯如昼

*寒叶飘逸洒满我的脸,冷门缺粮伤透我的心。
在北极圈里瑟瑟发抖割腿肉,大家来看看这对的安利啊(哭泣
私设很多,大概会有BUG……(。


花市灯如昼

独孤九x叶琦菲


年关过后,山庄里无甚要务。独孤九闲来无事,自觉要成发霉的蘑菇,便起了游山玩水的兴致。自霸刀一路往南,于杭州暂且落脚。此处的东道主闻听他要来,便请他暂留几日,一尽地主之谊。独孤九自是求之不得,整理一番后便上门叨扰。侍女们早得吩咐,一路领他至厅堂,沏上一壶上好的顾渚紫笋,请他稍等片刻。

他样貌生得好,端的是一副翩翩世家风流公子的模样,光是坐在厅堂里,就惹得侍女们频频回头。他却不知是不以为然还是习以为常,只从袖口里摸出一把扇子,敲敲掌心,问道:“你们的大小姐怎还未出来?我等得可不耐烦了。”小侍女还未来得及回话,面上早已飞出两朵红云,半晌才喃喃答道:“大小姐刚从账房查账回来,劳烦公子再等些时候。”

独孤九佯装怒意:“贵客将临,却还跑去账房?怕不是在心里觉得账本比我还重要吧。”

小侍女慌忙解释道:“若不是得知公子登门,大小姐一整日都是要呆在账房里。”

独孤九这才笑道:“还是这句话中听。”他闲得无聊,扇子一开一合,扇柄下羊脂白的玉佩晃晃悠悠,竟有几分可爱。寒冬腊月不比夏日炎炎,极少有人会带着扇子,也不怪小侍女好奇问道:“公子为何在冬日还带着扇子?难道这扇子对公子有特殊意义?”

独孤九动作一滞,才笑眯眯地说道:“这扇子不过是我初来贵地,在街边小摊上花了三串铜钱买来的。”

小侍女又问:“那公子为何要买?”

独孤九一合扇子,道:“自然是要送给你家大小姐做见面礼。”

小侍女掩嘴笑道:“这扇子虽精致可爱,但大小姐不喜欢这些东西。她常说那些文人雅士看不上的黄白之物,才是她的最爱。”

独孤九便说:“那岂不是正好!可以让她附庸风雅,装点些门面。”

话音刚落,便听得一个声音朗朗道:“是谁说要我用他的小玩意来装点门面?”

独孤九苦笑几声:“背后嚼人舌根被人抓个正着,这下可遭殃了。”

那声音又道:“我哪敢让小九叔遭殃。”

独孤九叹气道:“不叫小九哥,改叫小九叔,这不就是遭殃的开始?”


说话间,叶琦菲已走进厅堂。藏剑山庄的大小姐天生好气质,眉如远山眼泛秋水,江南的柔媚中又糅合几分北方的冷厉,透露出两三点同她母亲相似的执拗性格。她大抵是走得急,狐裘上还带出几分堂外的寒意。侍女上前替她脱下狐裘,露出明黄色的藏剑衣饰。这式样独孤九也不是第一次见;偏生在叶琦菲身上看得最顺眼,便忍不住多看几眼。

叶琦菲安坐下来,问他是何时离开霸刀山庄,途经过何地,又是何日来到苏杭,在苏杭住得习惯吗,诸如此类的问题。独孤九一一作答,最后免不了调笑几句,说她越来越有藏剑山庄女主人的风范,倒让他这位独孤公子相形见绌。叶琦菲琢磨出此中意味,免不得瞪他一眼,这才现出几分熟识的小女儿情态,让独孤九心情无由地更好上一层。

又聊上几句,独孤九半真半假问道,如此良辰美景,若是一直在堂里闲聊,实在太煞风景。他的玩心重,是个静不下的性子,又逢上叶琦菲,未免存了几分怂恿的心思。叶琦菲早已看透,也不愿拂他的意思,只说道:“我这身衣服太惹眼,你稍等片刻,我换套衣服便可出门。”

独孤九道:“等了这么久,再多等些时候也无妨。”扇子在他手上挽个扇花,递到叶琦菲面前:“喏,既答应送你的,也不好食言,拿去罢。”

叶琦菲道:“这么件便宜货,怎能入了本大小姐的眼。”话是这么说,但还是接过扇子才回了房。

独孤九在厅中又等一刻,叶大小姐才姗姗来迟。她换去一身藏剑服饰,着了石榴红的齐襦长裙,眉间一点花钿,愈发衬得明眸皓齿。独孤九见了,嘴贫的毛病还是改不了:“真真是长成个大美人——”

叶琦菲啐了一口,道:“哪来的登徒子,还不打出去!”独孤九连忙讨饶。二人你来我往斗嘴三四回合,这才有了几分幼时相处的模样。眼见时辰将近,叶琦菲便道:“今日有灯会,此时去恰能赶上。”言毕,便要动身。侍女在一旁询问是否要侍卫随行,却被独孤九截断话道:“有我陪着你们的大小姐,哪还要什么侍卫?”

叶琦菲柳眉轻挑,转身吩咐侍女:“若我晚上未归,兴师问罪可要认准独孤家。”话音甫落,便惹出一阵低低的笑声来。


灯会的地点离山庄并不远。二人便舍了车马,一路步行而至。走了半柱香的时间,街边愈发的热闹起来,小摊琳琅满目,摊贩的吆喝声不绝于耳。独孤九是个爱凑热闹的,此时便反客为主,拉着叶琦菲到处游走,对于钱袋里的铜板更是毫不吝惜,不多时,叶琦菲的怀里便抱了满满一堆小玩意儿。

“我都这么大了,小九叔还喜欢买这些玩意给我。”叶琦菲忍不住抱怨道,但眉头却未皱起来,瞧着仍是欢喜的。独孤九对她的言不由衷不甚在意,只是道:“叫什么小九叔,要叫小九哥。”他要了一串糖葫芦,递到叶琦菲嘴边:“尝尝看?”

叶琦菲睨他一眼,张口咬上一个,含糊不清道:“……太甜了。”

独孤九也咬了一个:“会吗?我倒觉得刚好。”

他缓下脚步,好配合叶琦菲的步伐,不多时便走到河边。河畔的树上挂着一排灯笼,各式各样,重重叠叠,风一吹便晃起来,落在眼底一片光华流转。人也渐渐多起来,显得拥挤了些,独孤九便伸手拉过叶琦菲,好使两人不至于走散。忽然一个光点飘起来,引得人群中一阵吵闹。两人抬头看去,夜空中一点暗红的光,像是孔明灯。

像是想到什么有趣的事,独孤九忽然说:“小时候我们在山庄里也放过灯呢。”这里的山庄当然不是指藏剑山庄,是更远的一个地方。叶琦菲微微抬起头看向他,也想起了这一件久远的事情来:“是啊,结果你笨手笨脚,差点就把院子烧了。”

两个人对视一眼,心有灵犀一般地笑出声来。这就像是两个人独守的小秘密,说出口时,总带着几分促狭。只是现在这样的机会实在太少,因而回忆起来时,总是不自觉带了些艳羡与遗憾。

独孤九问道:“你要放一个吗?”

叶琦菲说:“这都是给小孩子玩的。”

独孤九便说:“你还不就是个小孩子。”

叶琦菲回敬道:“在小九叔的眼里,我确实年纪还小。”

不知是不是错觉,独孤九觉得她在“小九叔”这三个字上加了重音,偏生同他作对似的,叫人好气又好笑。但转念一想,叶琦菲说得也没错。她早已不是个小孩子,已然可以担起叶家的一方大梁。独孤九行走江湖时,关于叶大小姐的逸事听得也不算少,可他总是很难同印象中的小姑娘对上号——大抵是关于幼时无依无靠的小女孩的印象太过深刻,总让他产生了先入为主的观念。也只有到了此时,当她真真切切站在独孤九的眼前,他才后知后觉的意识到,当年的小姑娘确实长大了。

许是他沉默的时间太久了,就连叶琦菲也察觉到了不对劲。她伸手在独孤九的面前晃了晃:“小九叔,怎么发起呆来了?”她猜想独孤九仍惦记着那孔明灯,怕是自己坏了他的性质,便亡羊补牢地提议道:“其实我觉得放灯也还不错……不如折回去买一个好了。”

独孤九有些哭笑不得——这倒显得是他孩子气了。他摇摇头,说不必,又指着叶琦菲怀里抱着的一大堆东西,道:“既已买了这么多,也不差这一个孔明灯。再说已离摊子远了,折回去太麻烦,不如作罢。”

偏生叶琦菲此时的拗劲上来,拖着他的手回到桥头,非在今日买个孔明灯才肯罢休。独孤九反抗无果,只得任她作为。好不容易挤过人群到了桥头,叶琦菲给自己挑了一个孔明灯,又逼着独孤九挑一个。两人寻了个人少的地方,慢吞吞扎起灯来。

独孤九先扎好自己的那个,又拿过叶琦菲的那个帮她扎。叶琦菲蹲在一旁,两手托着脸看他忙碌。独孤九手里动作不停,嘴也不停:“别人放灯是许愿,你有什么愿望?”

叶琦菲说:“这些都是虚的——你总不会信这个吧?”她上上下下打量着独孤九,像是要从他身上瞧出什么端倪似的,但还没瞧出个究竟,反倒先把自己逗了,“想要的东西还是得自己拿到,就和钱财要靠自己赚到是同个道理。”

“真是掉到钱眼子里去了。”独孤九笑道,“这个道理大家都知道,但有个念想总是好的。”

叶琦菲说:“那我的愿望可多啦——爹爹伯伯叔叔们身体健康,山庄诸事顺利,多多在外一切如意,不受那个东瀛小鬼头的欺负……啊,我还希望天下靖平,家国安宁,人人都能过上好日子……”

独孤九忙说:“打住打住,再说下去,怕是要压得这灯飞不起来了。”又问道,“你认识的人都说了个遍,是不是还漏个谁?”

叶琦菲佯装不知:“还漏了谁?我怎么不知?”一派天真无辜的模样,反让人不好再苛责追问了。

独孤九无可奈何道:“你啊你……”说了半句便不再说话,只依次把两盏孔明灯燃上火,与叶琦菲一同放灯去。

附近也有人在放灯。暗红的灯火在夜空中摇摇摆摆,不断升高,很快就融聚在一处,在夜幕上染出几点盈盈的光来。叶琦菲仰着头,直到再也辨别不出两盏灯了,才恋恋不舍地收回目光。

她忽然想到了什么,拽了拽独孤九的衣袖,问道:“我还没问你有什么愿望呢。”

“我?”独孤九笑了笑,“我的愿望同你没有什么两样,只是比你多了一点点。”

“多了什么?”

“多的是愿你日日欢喜,百岁无忧。”


Fin.

评论(9)
热度(33)
© 采莲涉水兮|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