采莲涉水兮
“为什么乌鸦像写字台?”

/不要转载。
 

《【全职高手/叶橙】万象(中)》

*架空Paro。依旧瞎编没逻辑和OOC,不要认真…

本来想一发写完,结果还是拖拖拉拉写了个中……


一周后,一切步上正轨,视讯和信息数据都和基地按时联系,年终报告又可以洋洋洒洒下笔千言。距离叶修回程的时间越来越近,控制室的气氛也轻松许多。由苏沐橙做主,大手一挥批下一天假期。

难得基地放假,谁都不想留下来值班,把大好时光用来面对枯燥乏味的信息流。讨论无果后,最终决定用抓阄的办法。方锐不幸中奖,只好百般不情愿爬上楼梯走去控制室,临行前还不忘声泪俱下再三强调:“你们要记得是因为有我,生活才如此精彩!”

魏琛不耐烦地挥挥手:“好好盯着数据去吧!”

方锐毫不客气地送了他一个以F开头的单词。

基地大厅里吵吵嚷嚷,陈果一手挽着唐柔,一手拉过她,笑眯眯地说道:“商业街最近新开了一家咖啡店,要不要去看看呀?”

苏沐橙还没来得及回应,魏琛就已经凑过来:“去去去,当然去,在哪里啊?”

陈果睨他一眼:“谁问你了?哪儿凉快呆哪儿去——还有,说了多少次,别在大厅吸烟。”

魏琛讷讷一笑,把烟掐了,扔进一旁的垃圾桶里。


咖啡厅坐落在商业街角落。一群人对着智能系统点单,口味不同要求各异,就连小机器人都要头晕脑胀。“两杯拿铁,一杯冰咖啡——沐沐,你要什么来着?卡布奇诺?”陈果低头翻着包,“我的卡呢?”

苏沐橙探过身来,手里挥着一张卡片:“用这张。”她笑眯眯地说道,一脸掩饰不住的好心情。陈果本想拒绝,但看到后面的签名,心下顿时了然。她一边把终端递过来让苏沐橙刷卡,一边明知故问:“叶修的卡怎么会在你这里?”

苏沐橙从善如流输好密码,闻言只回了两个字:“你猜。”

陈果也不再追问,只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来。


其实这不算什么大事。虽然大家私下插科打诨抱怨联盟一干起活来就恨不得把人压榨得一滴油都不剩,但摸着良心来看,工资单上的数目还是对得起流出的血与汗,攒上个七八年,在市郊买栋房还是没问题的。只可惜叶修这人平生没什么追求,吃在基地住在基地,工资除了奉献给游戏光碟之外就只能存在卡里。等到苏沐橙来到基地之后,索性就连卡一并上交——他乐得有人替他打理一切。

苏沐橙倒也不负众望,首先就替叶修置办了一身正儿八经的行头,省得在联盟年会的时候就他一身格子衬衫运动裤,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是哪儿混进来的无业游民。陈果曾满怀感慨地说道,自从苏沐橙调来兴欣基地后,叶修的颜值上涨了起码有十个百分点。

这句话固然有八分调侃的意味,到底也有两分大实话。也只有是苏沐橙,叶修才肯任她可劲折腾,换了别人,还指不定被他怎么糊弄过去。当局者迷旁观者清,苏沐橙自认为两个人相处模式刚刚好,多一分太多少一分太少,可落在旁人眼里,倒完全不像是这回事了。

陈果递过一杯咖啡,蹭到苏沐橙身边来:“沐沐,”她朝周围看了看,一副神神秘秘的样子,“那件事你考虑得怎么样了?”

苏沐橙抿了一口咖啡,没加糖,苦得她忍不住皱起眉头:“什么事啊?”

陈果对她思维没get到点很着急,“就是联盟那事啊!”她埋怨似的瞧了苏沐橙一眼,似乎在抱怨她怎么没把这件大事放在心上,“联盟的合约不是十年一签吗?叶修的合约马上就要到 期了,他会不会续约?”

苏沐橙把咖啡放在桌上,推得远了点:“这你要问他,问我有什么用。”

“叶修要有了主意,他能不和你说?”

“他组建兴欣这件事就没和我说。”苏沐橙撇了嘴,应上一句。这件事至今还是她心中的一根刺,平日里不发作,但保不齐什么时候就会蹦出来刺人一下,叫人不好过。

陈果被这句话堵得一时无言应对。她也不是不想替叶修开脱,只是唯有这事是板上钉钉,加上苏沐橙先入为主的观念,其他说辞便都再也听不进去。事到如今,她也只能顾左右而言它:“那不是当初风险大,怕你担心嘛——哎,叶修真没和你说过他的打算?”

“要么留下来,要么就走人,说来说去横竖也就这两个打算。”

“那你呢?”

“他要继续干我就留下来陪他,他要走,我等合约到期也就不干了。”苏沐橙拉过一盘饼干,挑了块星星形状的,“果果,你知道我小时候最想做什么吗?”

“做什么?”

“服装设计师。”苏沐橙笑了笑,“只可惜后来我报的是太空专业。”

陈果给自己的咖啡加了两勺糖:“为什么不去学服装设计?”

“穷呗。”苏沐橙说,“那时候叶修才刚进入联盟,还要照顾我,一个月的工资省吃俭用,恨不得一个子儿掰成两瓣化,艺术专业都是烧钱玩的,就算他要让我去读,我也不会肯。还是太空专业好啊,免学费包就业,等我能分配到基地时,叶修刚好混上负责人,还有人罩着,多舒服。”

当年大约还会有点怨愤,只是时过境迁这么多年,苏沐橙早已看开,甚至对这份事业多出几分说不清道不明的热爱来——自然也要算上叶修的加分。反倒是陈果,像是憋足了劲想找出些词安慰她,看得苏沐橙未免觉得有些好笑,只好把话题从这上面转开,“不过要我说,叶修十有八九会留在联盟——他这人,除了在太空上瞎晃悠,也没什么其他本事。”

陈果被她这句话逗笑:“是啊,叶修也就这个优点了。”她眼睛一转,又凑得近了些,声音压低得只有两个人才听得到:“我最后再问一个问题啊。”

苏沐橙被她这神秘兮兮的气氛搞得有些不自在:“你要问什么就问,搞得这么神秘干嘛。”

陈果清了清嗓子,装模作样地开口:“就是,就是那个……”她似乎在绞尽脑汁组织着言语,“你和叶修,有没有——”

“没有。”

陈果气得拍了她肩膀一下:“我还没问呢,你就说没有!”

苏沐橙心说我还能不知道你想八卦什么。这个问题对她来说并不陌生。联盟初建立时女性成员凤毛麟角,好不容易来了一个,结果还被叶修捡了个便宜去,因而免不了要被当作谈资。苏沐橙从开始的不知所措到如今的游刃有余,一手打太极的功夫和叶修学了有十成十像。

陈果仍不死心,曲线救国:“那上次叶修和你说了什么?”

“什么上次?”苏沐橙态度诚恳,好像真不知道是那次。

“就是视讯那次!”

“叶修说了,是最高机密——这可不是我不告诉你呀。”苏沐橙装傻充愣的本事也是一流,愣是不透露半点口风。陈果旁敲侧击半晌,折腾不出什么情报来,只好悻悻放弃:“沐沐你真是没意思。”

苏沐橙想了想,只好说了个自认为有意思的:“如果我说我把叶修当哥哥看,你信不信?”

陈果说:“我说不信有用吗?你信不信?”

苏沐橙笑眯眯地说:“不告诉你。”


陈果见从苏沐橙这边再问不出什么事,只好不情不愿地放弃,转头拉过正在认认真真喝果汁的唐柔,不知开始说什么新话题。苏沐橙猜多半是有关轮回基地的杜明,恐怕只有他自己以为暗恋唐柔这件事做得小心又隐秘。苏沐橙懒得凑热闹,她上下翻动着终端的消息提示,其中赫然有一条来自轮回的江波涛,语气礼貌又客套,询问能否告知唐柔的终端ID,以方便日后的事务联系。

兴欣和轮回能有什么事务联系。再说,要联系也该是联系叶修,也排不到唐柔头上。江波涛这红娘之意昭然若揭,就不知道是主动请缨还是被逼无奈。苏沐橙思考片刻,觉得无论是哪一种情况,自己还是不要当被驴踢的那个人比较好。她往信息框里输入一串号码,按下发送键。终端屏幕闪烁两下,弹出一条“发送失败”的提示。

与此同时,咖啡馆的灯光瞬间熄灭,传来几声尖叫。举着托盘的小机器人停止走动,无力地倒在地上,像是商店里电池没电的玩具一样。曲奇饼干和随着糖霜洒落一地,场面看上去有一些滑稽和混乱。借着终端屏幕的荧光,一行人面面相觑,不知对这突发状况该作何反应。

最后还是苏沐橙先回过神来:“把终端切换到联盟的备用通讯线路上,看看有什么通知。”

备用通讯线路慢得和蜗牛一样。等到进度条终于读到100%,都快叫人睡着了。通知倒是有,乔一帆眯着眼,慢吞吞读着短短的几行字:“……突发太阳风暴,伴有大规模的太阳黑子活动。初步预计影响的太空区域会有A轨道、C轨道、H轨道——”

苏沐橙从昏昏欲睡的状态中打了个激灵,提高了声音问道:“哪几个轨道?”

乔一帆被她吓了一跳,低头确认了一遍,“是A轨道、C轨道、H轨道——”他忽然意识到了什么,一时间连终端都拿不稳了。

“我操。”魏琛小声说,“H轨道,这不就是老叶的回程轨道吗。”


TBC

 
评论(9)
热度(149)
© 采莲涉水兮/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