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花烂衣间 | Powered by LOFTER

【全职高手/叶橙】然而坩埚知晓一切

*阿甲想看的HP paro~

 

然而坩埚知晓一切

叶修x苏沐橙

 

叶修或许是一百年来最像格兰芬多的格兰芬多——尽管他把大部分的勇气都用在了违反校规上。他单枪匹马为学院赢来的分数达到了一个可观的数目,但不能否认同时他一学年的禁闭时间也是最长的;任命他担任魁地奇球队队长只需要三秒钟,但能否适合级长一职则需要经过反复讨论。总而言之,在某些方向,他实在令人头疼。

因而此时,在魔药课的地下室看到他并不让人意外。鉴于他在走廊上施恶咒、并成功将一位斯莱特林送进校医院的丰功伟绩,让他对付三大盆蟾蜍腿可以说是非常轻描淡写的惩罚了。但即便如此,也不意味有人乐意把一整个下午加晚上花在阴冷潮湿的地下室里。

“今晚我本应该和云秀待在塔楼的,我们还有一篇魔法史的论文没有写——不,现在只剩我没写了。”苏沐橙皱着眉头,拎起一只湿漉漉的蟾蜍腿,“梅林在上,当时你为什么要对那个斯莱特林施恶咒呢?”

叶修对蟾蜍腿的接受程度显然比她高。他一边把次品放在另一个箱子里,一边说:“如果你没有给他一个缴械咒的话,可能我的咒语没法命中他。”

“那是因为我看到他举起魔杖——我以为他要对你施咒。”苏沐橙据理力争。她手中的蟾蜍腿莫名抖动了一下,吓得她一哆嗦,把它甩到了地上,“你明明知道教授就在隔壁教室上课。”

“那教授肯定也会知道,他当着走廊里所有人的面称呼你是‘泥巴种’。”叶修轻轻一挥魔杖,地上的狼藉瞬间消失,“坦白说,我讨厌那个称呼。”

“我也讨厌。”苏沐橙厌恶地说道,“但是——”

“但是,”叶修打断她的话,“这就足够了。”他为这场冲突下了定论,“如果被你哥哥知道,我任凭一个斯莱特林叫你‘泥巴种’而毫无动作,他会像一只即将爆炸的炸尾螺一样,气势汹汹地给我寄来一封吼叫信。”

苏沐橙不说话了。她知道无论再说什么都没有用。叶修从不后悔他做过的事,可惜她并未有同他一样的胸襟。她的恼火并不是因为浪费了一个在温暖壁炉旁写论文的夜晚,也不是因为阴暗的地下室或是黏腻的蟾蜍腿,而是因为今天下午的禁闭成功让叶修错过了魁地奇决赛。可怜的魔药课教授,他的脑子大概被木板钉实了,即使苏沐橙表示她愿意连叶修那份一起完成,甚至和恶心的蟾蜍腿再待三天也无所谓,他也不愿意通融。

她太生气了,以至于用力过猛,把蟾蜍腿甩在了墙壁上。现在它就像是一幅滑稽的壁画。在苏沐橙把消失咒念成牢固咒之前,叶修先行一步用消失咒一劳永逸地解决了它,只剩下一些粘液证明它曾存在过。

“如果再这样下去,下节魔药课大家会发现他们不得不五个人合用一只蟾蜍腿。”叶修指出这点,“你看起来心情一点也不好。是因为没法去看魁地奇决赛吗?我从不知道你这么喜欢魁地奇。”

苏沐橙恼怒地瞪了他一眼。他应该能猜到她心情不佳的理由,但是却乐于装傻——如果这也能算得上是装傻的话。格兰芬多的魁地奇比赛她确实一场不落,但不得不承认,她对球队队长的兴趣更甚于比赛。这是她的小秘密,即使是在楚云秀面前,她也掩藏得很好。

“你们会在壁炉前谈论魁地奇吗?”叶修饶有兴趣地问,似乎一群女孩子在休息室里围成一圈,叽叽喳喳谈论着魁地奇是件不可思议的事情。当然,他极少把时间花在休息室里,大多时候他不是在制造麻烦,就是在制造麻烦的路上。

“当然。”苏沐橙兴致缺缺地回答道。她不会告诉叶修,比起魁地奇,姑娘们谈论的更多的是魁地奇选手们。她们对于扫帚型号知之甚少,甚至有些人对比赛规则还是一知半解,不过这些并不妨碍她们对于男孩们的赞美。即使是斯莱特林的球员也有一小批拥趸者,更别提格兰芬多的叶修了。姑娘们可以不厌其烦地谈论他的身姿,他的动作,从不掩饰对他的喜爱,甚至有人想送他一块掺着迷情剂的蛋糕。

“你也会加入吗?”叶修追问道。

“嗯……偶尔吧。”这不是实话。她被迫加入的次数会比叶修想象的多。姑娘们总是试图在她嘴里旁敲侧击关于叶修的一切。毕竟在门厅里遇见时,叶修是第一个同她打招呼的,而他们被目击共同走下回校火车的次数一只手也数不过来。更不要提叶修为她出头这件事。而她能为叶修做的为数不多的事情,就是假装不经意对着那块掺着迷情剂的蛋糕施了一个粉碎咒,在无形之中拯救了叶修的周末。

这样的一问一答似乎过于无趣,不过叶修显然乐在其中。他们从魁地奇聊到上学期的圣诞舞会,最后又莫名其妙谈到霍格沃茨里的几条密道。有一条似乎可以通向霍格莫德,这也就解释了为什么每次魁地奇比赛胜利后,他们总能用三把扫帚酒吧的黄油啤酒来进行狂欢。

“你们为什么不去厨房拿?小精灵们会非常乐意给你的。”话一出口,苏沐橙就意识到自己犯了个错误。果不其然,叶修敏锐地注意到了这点,“我记得厨房是禁止学生进入的。”

“……生活总是充满意外的。”苏沐橙不情不愿地解释道。

叶修知趣地不再追问。没有人比他更清楚,假若没有在霍格沃茨里拥有几个秘密,那生活里只会剩下平淡和乏味。

他们继续对付蟾蜍腿,用闲聊来打发时间是个好法子,使得这项工作结束得比他们想象中的要快。当最后一只绿色玩意被丢进坩埚里,两个人不约而同长舒一口气,这意味着他们终于可以离开地下室,呼吸一下久违的新鲜空气。

他们穿过门廊。那里空无一人,然而越靠近格兰芬多塔楼,他们就能够感受到一股近似于狂欢的、热情的气氛弥漫在空气之中。毫无疑问,格兰芬多取得了比赛的胜利,为得到学院杯又赢下了一笔可观的分数。

“或许这时候我的出现可以让气氛更热烈一些。”叶修若有所思地说道。

“你本可以带领他们获得胜利,”苏沐橙说,“由此可见,冲动不是一件好事。”

“但这是为了一个可爱的女孩。”叶修眨眨眼睛,看向苏沐橙,“所以,我能向她讨取一份补偿吗?”

他的视线落在她的脸上。苏沐橙感觉自己的脸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红,而她努力在使自己忽略这种感觉:“那要看你要求什么了。”她故作轻松地说道。

叶修装模作样地想了想,而后露出一个狡黠的笑容。“我想要一个吻。”他说,“这听起来不过分吧?”

 

Fin.

 

标签:叶橙
热度: 389 评论: 14
评论(14)
热度(389)

“我开不出春天的花。”

不要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