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 私信 葡萄梗 归档 RSS 搜索 - 导航 深海鲸

余花烂衣间

查看更多 查看更多

【剑网三/九菲】听春雨

@春日在天涯 你要的叶琦菲和小九叔送货上门了!(不是

自己喜欢的CP,再冷也要产粮,这是我最后的骄傲和倔强



听春雨

独孤九x叶琦菲

 

暮春的雨,总是淅淅沥沥落个没完。初时看那被雨雾笼罩的黛色远山、茫茫烟水,还觉得有些趣味,让人忍不住想故作风雅地吟出几首诗来。可再过上几日,便只觉得厌烦,只盼望着晴日能早些到来。

天仪楼的侍女们,却是因此忙了起来——大小姐屋里搁着的七八个木盒子,需得好好照料,可不能受了潮。盒子是黑檀木做的,沉甸甸的,但里面装着的可不是什么值钱东西。长安城的布料、洛阳的胭脂,还有不知从哪儿买到的白玉簪子,甚至缺页少字的江湖话本,零零碎碎,满满当当把盒子全塞满了。

藏剑山庄的大小姐,自然不缺、也用不上这些东西。但叶琦菲仍是将它们妥善地置放在屋内。有新来的侍女觉得奇怪,壮着胆子去问她,可叶琦菲只是轻轻摆摆手,一副不愿多谈的模样。偏生那双丹凤眼里又噙了几分笑意,一时倒让人猜不透她心里在想些什么。

——也不知道这副故作神秘的模样,是从何处学来的。

 

此时的叶琦菲,自然不知道侍女们的议论。

她正撑着一把伞,慢慢悠悠走在西湖旁。

伞是好伞。紫竹骨,绢绸面,外面罩了一层薄薄的油纸,纸上晕染出两三抹墨色,颇有几分风雅之意。这伞自然不会是叶琦菲买的——她对这些文人墨客的小玩意从来不上心,对她而言,伞只要能遮风避雨,就算得上是一把好伞。可偏偏有人看不惯,非要越俎代庖送来这把伞,在信中笑言说,只有这样的伞,才衬得上叶大小姐的气质。

那信是辗转多处,由一位途经藏剑的侠士交托而来。薄薄几张纸,上面的字龙飞凤舞,洋洋洒洒都是他近些时候在各处游玩遇到的奇闻逸事。到了最后,才像是想起了什么,随笔补上一句,讲近日得了三姑父的嘱托,闲时便会来藏剑一趟。至于得了什么嘱托、什么时候要来,反倒一字未提。叶琦菲知晓他性子,说是来藏剑,路上必定会四处游玩一番,因而时间倒显得不重要了。

随信来的,还有他不知从何处搜刮来的小玩意。叶琦菲略略翻检一番,不免哑然失笑:“小九叔仍把我当小孩子看呢。”话是这么说,脸上倒没有不虞之色。她收了信,吩咐侍女们按惯例把东西收拾起来。

可收拾到紫竹伞,却叫人犯了难。这伞精致可爱,一看就价格不菲。放屋里吧,没有大小适宜的盒子可供置放,放在库房里吧,又怕老鼠把伞面咬坏,白费了送伞人的一份心意。最后还是叶琦菲拿了主意,说道:“这几日阴雨连绵,不如出门就用这把伞吧。”

于是这伞就留在叶琦菲身边了。

 

一阵微风吹过。有粉白色的花随着风纷纷扬扬打着转,落在伞上。她轻轻旋着伞,花便落在了她的面前。

叶琦菲伸手拈起一朵,她认得这花。是杏花。

幼时住在霸刀山庄,那人的院子里也栽着一棵杏树。一到春天,满树便是如雪杏花。身长玉立的少年懒懒靠在树下,面上盖着一本书,看上去像是在小寐。叶琦菲轻手轻脚走过他身边,却听到有人轻笑道:“是哪里来的小贼?主人家还在,就跑了进来?”

叶琦菲眨眨眼,转身想跑,却被他抓住手腕。少年把书丢到一旁,佯装惊讶地打量着她:“这么好看的小姑娘,怕不是杏花成了精吧?”

叶琦菲听着这些胡言乱语,瞪他一眼:“哪来的杏花会成精?”

少年笑眯眯道:“当然是江南的杏花了。”

在山庄里,江南似乎是一个很遥远的词,很少有人愿意提起。但总有一个人,会不厌其烦地同她讲起这个地方。江南很好,有温软的春光,有软糯的吴侬语。杨柳晓堤,梅坞春早,身穿明黄色服饰的江湖子弟轻盈掠过水面,剑尖在水面上划过阵阵水痕。

“总有一天你会见到的。”他笃定地说道。

 

很久之后,这句话成了真。

江南确实是个好地方,同他说得并无二致。甚至这里的杏花都很好,开得很不错。

只可惜杏树下没有小憩的少年,杏花也不能成精。未免让人有些莫名遗憾。

 

雨势忽而大了起来。乌云沉沉压在空中,风声急促了几分。细密的春雨还没来得及喘息,就变成了骤雨。斜风阵阵,夹杂着雨滴打落在湖面上,泛起圈圈涟漪。饶是叶琦菲这把伞够大,衣衫上也难免沾上些雨水。

她抬头看了看天色,见雨势又愈来愈大的势头,便转身准备回庄。路上行人不多,都撑着伞,行色匆匆,想来是同她抱了同样的心思。

她走过湖堤,忽听背后传来一个声音,似藏着几分笑:“姑娘的伞好生精致,不知价值几何?可愿同我交换?”

叶琦菲转过身去,恰看到一人站在茶肆檐下,朝她弯着一双桃花眼。那人一身青衣白衫,手中拿着把折扇,发上、衣上皆沾了雨水,但仍端的是一副倜傥模样。这同她记忆中的样子有几分相像,但细看之下,又有几分陌生。

那人见他不答话,又笑说道:“怎么,姑娘是舍不得这把伞吗?”

叶琦菲低笑一声,却是朗声道:“我这把伞,紫竹为骨,绢纸面,伞面图案乃是江南名家所绘。不知这位公子觉得它值几何?又要用什么东西来交换?”

 那人扇子轻敲手心,道:“早听闻藏剑山庄大小姐精通生意之道,今日一见,才知不是浪得虚名。”他沉吟一瞬,再道:“只是出门在外,财不外露。但要说用来交换的东西——”话音未落,他忽而挥扇,凛冽的剑意一纵即逝,茶肆边杏树的枝条便落了一枝下来。

即使沾了雨水,细小的白色杏花仍是开得姣好。那人把这花枝递给她:“唔,这一枝杏花,可够换得这伞?”

叶琦菲接过花,却不言语。

那人见她不说话,便又道:“我这杏花,可不是一般的花。你若放在屋内,日日用清水养着,养够七七四十九天,这杏花便会成精,变成个明眸皓齿的小姑娘来——”

听到此句,叶琦菲忍不住叱道:“胡说八道!”她转身就走,似是动了怒,可手里却还是拿着那枝杏花。

那人在她身后假假哀叹道:“叶大小姐,你拿了我的花,又不给我伞,哪有这么做生意的?再说这风急雨大,可叫我怎么办啊?”

 

叶琦菲听闻此话,不免脚步一顿。

那人抓了这一瞬的空隙,快步走至伞下。他身量较高,于是便自然而然接过叶琦菲手中的伞,微微朝她的方向斜过去。

 

“既然你又要花,又要伞,只好委屈一下我自己了。”独孤九笑眯眯地说道,“幸好这伞面够大,两个人刚刚好。”

 

Fin.


标题出自“小楼一夜听春雨,深巷明朝卖杏花。”

其实就是想写小九叔送杏花啦~


评论(9)
热度(40)
©余花烂衣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