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修生贺丨叶橙丨三段梦境与一颗真心

*参加叶修庆生搞事群活动的文章~

群里抽到的歌曲是岚ARASHI的One Love,试着按照自己的理解写了一下叶橙。

有私设!……还挺多的(。

@叶橙吃不饱联萌  

 

 

三段梦境与一颗真心

叶修x苏沐橙

 

00.

苏沐橙发现自己在做梦。

 

01.

她看见阴暗潮湿的出租房,昏暗的阳光被布满灰尘的窗户层层过滤后,有气无力地落在角落之中。而靠近门外过道的一小块空地堆着种类繁多的杂物——被扭成奇怪形状的塑料瓶、随风四处飘散的废纸,以及缺胳膊少腿、分辨不出曾做过什么用途的机器。这些东西让原本就不大的空间显得更加逼仄,出门的时候一不注意,很容易被它们绊个大跟头。

这一切都让她感到熟悉,但还来得及细想,她便看到有人拎着两个塑料袋从楼梯拐角处出现,驾轻就熟地绕过这些障碍物来到门前。他刚从口袋里拿出钥匙,门就“咔哒”一声打开了。

屋内的装扮在这一刻被暴露出来。屋子不大,摆放的家具屈指可数,从外表上就能够看出它们转手的次数。但胜在整洁。彩纸被剪成花朵的形状,遮掩住脱落的墙皮;靠墙的餐桌不大,上面铺着小碎花桌布。粉红色的书包乖乖坐在椅子上,一旁水杯上的小熊猫傻傻地咧着嘴笑。

“听到脚步声,我就知道是你。”有女孩子的声音从玄关处传来,笑嘻嘻的,听上去似乎心情很好。她穿着一件明黄色的小裙子,及肩的长发扎成一个马尾,脸颊边有两个小小的梨涡,看上去朝气十足。

那是十六岁的苏沐橙。

 

02. 

十六岁的苏沐橙两三口吃完包子,又咕噜咕噜喝完一整杯牛奶,然后一把扯过书包:“我出门啦。”

正坐在沙发上百无聊赖地看着过期新闻的叶修,从报纸后探出个头:“要不要我送你?”

“不要,”苏沐橙一边穿鞋一边说,“反正上学放学就是这一条路,闭着眼睛我都能走。”她站起身,拍了拍身上并不存在的灰尘,又转过头去看叶修:“你不是还要去嘉世训练吗?小心迟到哦。”

叶修朝她挥了挥手:“知道知道——路上小心,放学不要在外面瞎晃,早点回来。”

苏沐橙朝他扮个鬼脸:“叶修,你好啰嗦——”尾音被拉得很长,同铁门关上的声音一起,惹来对方一个无可奈何的笑容。

 

苏沐秋去世之后,、照顾苏沐橙的重任便落在叶修的肩膀上。但实话实说,刚开始他们过得实在艰难。毕竟叶修最早是个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大少爷,遇到苏家兄妹之后,他在日常生活中也不过是帮忙打打下手,主要工作还是苏沐秋来负责。因此新手上路,总免不得有几分生疏,搞砸一两件事也是常态。

幸好苏沐橙从不抱怨。小姑娘以前就很懂事,现在更是叫人无可指摘。叶修深夜忙着打单子赚生活费,她就乖乖巧巧做完功课,上床睡觉前还不忘帮叶修泡一杯绿茶。等到叶修昏天黑地熬到早上,就会看到餐桌上放着从楼下早点摊买来的、已经凉透的早餐,下面还压着一张便利贴,字迹工整:我去上课了。

他自觉不过付出十分心力,然而苏沐橙回报他十二分的体贴,反让他的良心在深夜里感到一丝疼痛,只好加倍努力来报答。

 

转机出现在第二年。电子竞技这一行业初露头角,荣耀联盟成立,叶修顺势加入嘉世战队,终于有了一笔稳定的收入。拿到第一个月工资的那天叶修带着苏沐橙去下了馆子,用以庆祝天天吃肉的日子即将到来。

“你也不嫌腻得慌。”苏沐橙戳着盘子里的五花肉,如此评价道。

温饱问题解决了,然而下一个亟待解决的问题就浮现出来。为了保证训练时间,叶修不得不把大部分时间投放在俱乐部里,自然不能和以往一样在家中照顾苏沐橙。然而这在苏沐橙眼中根本不算个事。“我一个人可以照顾好自己的!”她信誓旦旦,“你放心吧!”

叶修毫不留情地打破她的幻想:“不存在的。”

两个人拉锯战半晌,最终勉强达成协议:苏沐橙中午留在学校吃食堂,叶修早晚过来两趟,保证她不出什么意外。

 

对于叶修而言,熬夜打团或者抢BOSS这种日夜颠倒的生活算是常态,难得他能够坚持每早六点爬起来,穿过两条街给苏沐橙带早餐,晚上再披星戴月赶回来一趟,监督她写完作业后准时上床睡觉。这样的耐性在他人看来或许有一些不可思议,但如果对方是苏沐橙的话,反而流露出些许甘之如饴的意味。

 

03.

夏天的午后,空气是一如既往地沉闷。阳光毫不吝惜地落在地面上,晒得沥青马路都要冒烟。空调机倒是持之以恒地运转着,吹风口发出“呼呼”的声音,叫人也不得不生出点烦躁的意味来。叶修推开门的一瞬间,热气随着他一同涌进房间,惹得坐在沙发上的人一阵大呼小叫:“把门关上,关上!”

苏沐橙往旁边挪了挪,给叶修腾出个位子。她腿上放着台笔记本电脑,叶修凑过去看了一眼,恰看到腰细腿长的枪炮师朝他挥手。苏沐橙滑动鼠标,操纵她往前跑了几步,又看向叶修:“我给沐雨橙风搭配了一身新外观。怎么样,好看吧?”语气中有几分得意洋洋。

叶修认真研究了几分钟,实在没发现和之前有什么不同,但又不好拂苏沐橙的意,只好说:“好看。”苏沐橙听出他的敷衍意味,睨他一眼,但也未过多计较,只是继续让沐雨橙风继续往下一个任务点跑去。

“你真的想好了吗?”他忽然问道。苏沐橙转过头奇怪地看了他一眼,但很快就领会到他话中的意思。这个话题他们之间已经谈论过无数次,因此回答时多了几分不易察觉的不耐:“我都决定好了,就这样吧。”

最后四个字从她口中说出来时,莫名有一股破釜沉舟的意味。叶修想从其中再挖掘中一点其他的含义,却发现只是徒劳无功。苏沐橙神色专注地盯着屏幕,她轻轻晃动着手腕,游戏里发出几声短促的技能音效。

 

他知道苏沐橙要加入嘉世的时候,夏休期才刚刚开始,难得闲适的生活被这个消息轻而易举打破平静,让他平添许多忧苦恼。虽说这几年荣耀职业联盟势头正足,吸引了一大批人加入,但叶修万万没想到苏沐橙也是其中之一。

“我还以为你天天看我们打游戏都看烦了。”

“看你们玩是一回事,自己玩又是一回事。”苏沐橙说。

“那你用什么角色?”

“当然是沐雨橙风了。”苏沐橙理所当然地说道,“其实我玩荣耀也很厉害的。”先前苏沐橙重新把这张账号卡翻出来玩的时候,叶修还以为她只是突发奇想,没想到那时候苏沐橙已经存了自己的小心思。

苏沐橙看他半晌没回话,便先开了口:“你不想让我加入联盟吗?”

叶修有些为难地挠了挠头:“哎……我不是这个意思。”

 

那是什么意思呢?叶修自己也说不清。毕竟在他的无数设想之中,唯独没有“苏沐橙成为职业选手”这一个选项。因此当苏沐橙提出想要加入嘉世时,他第一反应是自己是不是听错了。但苏沐橙没给他太多反应时间。她铁了心似的坚持,没给任何留下人置喙的余地。

“你想好了?”这是叶修这几日问的最多的问题。此时的电竞行业还未成熟,一些规则和举措还在摸索之中,在外人眼中就是一个风险行业。叶修自认为自己能把一辈子搭在荣耀上,但不代表他对苏沐橙也是如此希望。己所之欲勿施于人,反成了他此时的写照。

苏沐橙自是不知他此刻在心里的天人交战。她做完任务链的最后一个任务,然后把沐雨橙风停在原地,才抬起头看向叶修:“哥哥应该也想看到沐雨橙风站在赛场上吧。”她垂下眼帘,似乎还想说些什么,但最后也不过是在脸上露出可以称得上是落寞的神色出来。

 叶修一愣。在很早的时候,他和苏沐秋曾一起想象过一叶之秋和沐雨橙风在荣耀赛场上大杀四方的模样,甚至为了那一日,两个人有模有样地拟定了许多战术,做了厚厚一沓的笔记。那时候的他们意气风发,对未来都报以最美好的期望。但随着苏沐秋的逝世,使得这一切都变得遥不可及。

只是叶修没想到,苏沐橙还会执拗地记着这些事情,甚至用自己的方式来代替苏沐秋走上未曾走完的道路。而这也是她自己选择的道路。面对这样的苏沐橙,叶修没有任何理由来拒绝。

他原本也不能拒绝。

苏沐橙的视线又落回屏幕上。屏幕上的沐雨橙风伸了个懒腰,继续朝前跑去。

叶修看她操作了好一会儿,忽然说道:“荣耀是个很有趣的游戏。”

苏沐橙点点头,在脸上露出一个愉快的笑容:“我知道的。”她说,“我一直都知道。”

 

04.

深夜十二点,叶修从楼梯走下来,看到会议室门口透出荧荧的光。他推开门,看见苏沐橙抱着个靠枕坐在椅子上,投影布上无声放着荣耀第四赛季决赛的录像。苏沐橙被开门的声响惊动,抬起头看他一眼。

“你怎么还在这里?”叶修拖过一张椅子,在她身边坐下,“不去睡觉,要修仙啊?”

苏沐橙说:“你不也是。”叶修是个夜猫子这件事,没有人比她知道得更清楚。

叶修有些心虚地摸了摸鼻子,老老实实陪着苏沐橙看起了视频。其实这个视频他已经看过无数次,甚至在复盘时不厌其烦地逐帧逐帧分析过,每一秒的每一个动作他都烂熟于心,想必苏沐橙也是如此。

但他们之间未发一言,只是沉默着、反复地看着视频。苏沐橙的右手搭在椅子的扶手上,叶修自然而然地握住她的手,从手腕部分慢慢按压上去,再慢慢揉着指关节的部分。他的动作不快,力度不轻不重,掌握得恰好。这在他人眼中十分亲昵的动作,在他们之间则是用一种无比自然的姿态存在着。

一套手操做完,视频也播放到尾声。苏沐橙终于把目光落在他的身上:“哇,叶神帮我做手操,真是万分荣幸。”她半真半假地调笑道,但她眼眸深处并没有笑意。

 

苏沐橙在第四赛季登上荣耀的舞台。她甫一出道,就吸引了绝大多数人的注意力。毕竟当时女选手还是少数,更何况是一位容貌出众、技术不俗的女选手。陶轩也有意增加她的曝光度,一时间,苏沐橙的名字要比叶修的更响亮了。

但嘉世的成绩反倒让人失望起来。三连冠成就的王朝不复昔日的辉煌,就是状态也一年不如一年。面对这种状况,总有好事之人会以及苏沐橙。他们发挥着无尽的想象力,似乎从她的身上就能找到嘉世失利的全部原因。

对于苏沐橙而言,即使表面上对这些流言蜚语摆出一副无所谓的态度,她的心中仍是会有几分芥蒂。只是她不会将这些事情告诉叶修——叶修要操心的事情太多了,她不愿让叶修再徒增烦恼。

只是她不说,不代表叶修不会察觉到。

 

“还要再看一遍吗?”叶修问道,苏沐橙摇摇头,于是他利索地从桌上拿过遥控器,关上投影仪。苏沐橙看着他的动作,忍不住打了一个哈欠。

“困就去睡。”

“睡不着。”苏沐橙说。她皱着眉头,好似在想些什么,过了一会儿,才继续说道:“一闭上眼,就会想到比赛的事。”她犹豫了几秒钟,又说:“有时候我会想,如果是哥哥在赛场上……”剩下的话她没有说出口,不过叶修也能猜到她在想些什么。

她并未看着叶修,语气却是小心翼翼,像是在征询某个人的意见。

这样患得患失的态难免让叶修觉得好笑。但平心而论,如果放他在苏沐橙的位置上,他不一定能做得比她更好。对于现在的苏沐橙,他已无法再有更多的要求。

所以他说:“在比赛里,你已经做得非常好了。”叶修想了想,补充道:“换做是沐秋,他也不会比你更好。”

这并不是安慰,而是实话。苏沐秋与其说是他的搭档,毋宁更像是个与他配合的竞争者,他们之间的合作建立在一种互争上下、谁都不愿认输的基础上。但苏沐橙不一样,她更多时间惯于站在辅助的位置上,用密集的火力为叶修争取一个输出的机会。正因如此,沐雨橙风在她的手中,多出几分随和的意味。

“因为你在,所以一叶之秋和沐雨橙风才是最佳搭档。”他以这句话做为总结。

“如果是哥哥在的话呢?”

“那可能就是最佳损友了。”

闻言, 苏沐橙忍不住笑出声。这次是真心实意的笑容,她的心情看上去愉快许多。叶修整理好桌上的杂物,回头问她:“饿不饿?要不要吃夜宵?”

“战队规定晚上不能吃夜宵吧。”

“你不说我不说,又有谁会知道。”

队长带头犯法,苏沐橙自然从善如流地点头:“好啊好啊,那我点一份法式鹅肝配八七年的拉菲,餐后甜点要黑加仑栗子甜心蛋糕和巧克力双球冰淇淋。”

叶修煞有介事地点头:“好,一份香菇炖鸡面,康师傅的。”

苏沐橙瞪他一眼:“你就拿这个打发我?”

叶修说若有所思地说:“……不然再给你加个蛋?”

 

米其林餐厅只存在于想象之中,最后他们还是面对面吸溜着泡面。热气氤氲,掩去叶修眼中难以捕捉到的柔情。

 

05.

飞机穿过上升气流的时候动静有些大,把她给颠簸醒了。苏沐橙迷迷糊糊睁开眼睛,舷窗外夜色如水。

她发现自己靠在叶修的肩膀上,身上搭着一条小毯。叶修没在睡觉,正低头认真看着一个小本子,阅读灯柔和的灯光落在他的脸上,为他平添出几分暖意。苏沐橙戳了戳他的腰窝:“到哪了?”

叶修被这动作激得一哆嗦:“我哪知道,反正还没到苏黎世。”又对她说:“……醒啦?不再睡一会儿?”

苏沐橙答非所问:“我做了个挺长的梦。”

“什么梦?”叶修问,“梦里我肯定有出场。”

苏沐橙轻轻笑了两声:“不告诉你。”她微微倾过身,看叶修手中的笔记本:“在看什么……是在拟定战术?这么快就开始准备世界联赛了?”

叶修合上笔记本:“这可是我准备的秘密武器,现在还不到出场的时候。”

“都几岁了还秘密武器,叶修同志你幼不幼稚啊。”苏沐橙说,但又忍不住开口:“不过说到世界联赛,还真让人紧张。和国内的比赛肯定不一样。”

“是啊,肯定不一样。”叶修说,“但我们会赢的。”

他语气笃定,似乎这是一件理所当然的事情。无论何时何地,叶修总是这样自信,好像没有什么他做不到的事情一样。这样的情绪很容易感染他身边的每一个人,苏沐橙自是不例外。

“是的,我们会赢。”她轻声重复了一遍。

她微微笑了笑,然后放过叶修的肩膀,换了个姿势继续放任自己沉入睡眠。她在意识朦胧的最后,看到的是叶修侧过身来,轻轻替她盖好毯子。熟悉的气息笼罩在身边,她安心地闭上眼。

 

Fin.

 

评论(18)
热度(316)
© 采莲涉水兮|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