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琅琊榜/殊凰】平生


平生

林殊x穆霓凰


金陵的夏天来得很早,热辣的阳光落在青砖黑瓦上,远远望去似乎能看到蒸腾的热气。很早就躲进山脚下的宅邸里,借着一点阴凉来度过酷暑。无事可做,大多数时候闲得发慌,趴在窗头听着蝉鸣,数着还有多少时日回云南,不知不觉便睡着了。但偶尔也会有人来拜访,十六七岁的少年精力旺盛,连溽暑都挡不住。林殊从金陵一路打马而来,额角还带着细密的汗。他朝着她笑了一笑:“宫里刚到的荔枝,从景琰那骗了一筐来,想着你或许会喜欢,就急忙送过来了。”

荔枝里镇着冰,融化的冰水落在庭院的地上,很快就消失不见。霓凰道了谢,语气里还带着掩不住的慵懒,昏昏欲睡。林殊便问她:“晚上要一同出去吗?”...

【琅琊榜/殊凰】清明

* 偷偷摸条莫名其妙的鱼……

都不知道tag该打什么了【。


清明

林殊(梅长苏)x穆霓凰


这年清明,霓凰回到金陵。金陵的四月,是连绵的细雨,极少有放晴的日子,但所幸并不太冷。最冷的冬天已经过去了,那便什么都不怕。

已经很久未至金陵。穆王府的梅花还未凋尽,余了一两朵在枝头上。穆青便让人把它们连枝折下送进她房间里,花瓣上沾着水,带着些许的寒意。每晚枕着花香入眠,那味道干净又舒服,很久未曾有过的安心感。

她做了一个梦。


不过算不上什么好梦。梦里有一条河,河面上几点莹绿鬼火,偶尔传来几声水流过石头的声音,除此之外,静得有些可怕。

她顺着河岸...

【琅琊榜/殊凰】奈何

*之前在微博上看到,说林殊和霓凰定亲很有可能是林殊自己去求的……觉得很有趣,就用了这个设定。

私设多,大概有雷,小心……


奈何

林殊x穆霓凰


穆霓凰说:“你不准告诉我父王。”

林殊抬起头看她:“你再不下来,就算我不说,穆王爷迟早会知道。”女孩涨红了脸。他伸出手:“你跳下来,我接住你。”

霓凰抓着衣摆,咬着下嘴唇,心中似乎在天人交战。林殊也不急,横竖没事做,索性就盯着她瞧,看她身上厚重的大氅,领口边一圈毛绒绒的白狐狸毛,愈发衬出一张下巴尖尖的小脸蛋。林殊知道这般精细华丽的东西必定是宫里的做工,但他想不通穆霓凰是如何披着它爬上这棵树的。穆王府的小郡主一向是坐不住的。她陪父亲来林...

【琅琊榜/苏凰】金陵

*暗戳戳补梗发文打tag…

有稍微改动一点原著结局线…不过还是一如既往的有点莫名其妙…


梅长苏(林殊)x穆霓凰


梅长苏说:“我死之后,把我葬在梅岭。”

那声音很低,却绝不像是玩笑话。霓凰想要开口询问,可梅长苏已经朝前走去,他走得并不快,衣襟划开一个微小的弧度。那条路他们曾策马踏过许多次,马蹄踩上与金陵同样古老的青砖,树影错落映在他们身上,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快活的味道。但现在不一样了,一切被蒙上一层厚重的尘,而他们身处其中,同样浸染出一股灰白颜色。这让她感到厌倦。

但多年以前,她对这座城市是抱着欢喜的。那时她坐在马车里,撩开车帘,父亲指着远处高耸整齐的城墙对她...

【琅琊榜/苏凰】新梅

*还是给自己喂点粮……大概有点莫名其妙,哎。

偷偷打个CPtag。我总觉得殊凰和苏凰是有点不同的…前者大概两小无猜青梅竹马,后者则多了一些沧桑和无奈…


新梅

梅长苏(林殊)x穆霓凰


梅长苏一向是不爱做梦的。因为多半不是什么好梦,总是没有光,像溺水一样让人挣扎不得。但偶尔也会梦见些别的。譬如十六七岁的某一日。那时他还叫林殊,身后跟着穆王府的郡主。军旅中长大的女孩子,和京城世家小姐比起来,总少了些羞涩,多上几分肆意。冬日傍晚的太阳把他们晒的要热起来,他背着她漫山遍野的跑,腰间的玉佩叮当作响。

霓凰问他:“你吃过金陵的团子吗?”

林殊说:“和景琰一起去吃过。”

霓凰...

【琅琊榜/殊凰】旧草

*暗戳戳打个CPtag。

就是特别喜欢这对……给自己喂点粮。私设有,大概有点BUG。阅读慎重慎重慎重,触雷概不负责!


旧草

林殊x穆霓凰 


她晓得林殊是死了,随着七万赤焰军埋葬荒岭,山高路远,也没人替他收尸,风吹雨淋,不知要过多久才会变成一抔黄土,可怜得紧。她自是去不得,可也不是没想过给他立个衣冠冢,逢年过节祭祭小酒烧烧纸钱,好歹在地下能过得舒坦些。但霓凰始终没去做,一是她疲懒,总是一天天往后推,到最后原本打算立冢的地方都长出一丛丛的荒草;二是她不知道衣冠冢里该放些什么。小玩意不是没有,元宵的花灯三月的纸鸢,还有从不知从何处边陲小镇寄来的泥偶,附上的纸条龙飞凤舞写着“...

© 采莲涉水兮|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