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九门/启月】风月

*忍不住摸条鱼。

私设有,BUG大概也会有…


风月

张启山x尹新月


尹新月说:“这房子太空了些。”

这话是说给张启山听的。张启山正靠在椅上看报纸,闻言不过微微一挑眉,什么话也未应。宅子很大,却也没有必要把每处都填得满满当当——或者说,每处都依她的意思来。只是尹新月把他的沉默当成默认,愈发地得寸进尺。这里要放花,那边要摆瓶,叽叽喳喳一串话说下来,报纸上一个字都没入眼。

“张启山!”他抬起头,看着姑娘气鼓鼓的脸颊,“你能不能认真听我说话呀?”尾音软软糯糯,颤悠悠在空气中漾出一小圈的涟漪。

然而他只是轻轻叹口气,好像她说出口的是一件多么不可理喻的事。

“别闹。”他这么说道。


张启山对于尹新月,一向是无可奈何的。她的矜持与教养里掺杂了几分骄纵同任性,不多不少,恰恰是在他能够容忍的范围里。尹新月在几次试探中拿捏住尺度,心里有了个底,便再也不怕他的冷言冷语。“我是张夫人。”她对每一个来访的人如此宣布,眼角的余光偏朝张启山落去,带着一丝狡黠的小得意。张启山被她这么一瞧,甫要出口的话便偃旗息鼓,全咽回肚子里了。他无奈地摇摇头,却没注意到自己嘴角微微扬起的笑。

尹新月的张夫人,倒也不是在嘴上随便说说的。但张启山忙于公事不常回家,自然是感受不到是何种的张夫人,可这并不碍于尹新月寻找任何机会来向他展示自己的成果。她坐在张启山身边,生疏地握着刀,尝试给他削一个不那么难看的苹果。张启山看着她笨拙的动作与血肉横飞的苹果,难得油然而生出一种胆战心惊的感觉。但很快,视线就落在尹新月纤长白皙的手指上。这大概是她第一次帮别人削苹果?张启山这样想着,但下一秒又为自己居然会冒出这个想法而感到惊诧。

毕竟在张启山过往、现在乃至未来的计划之中,从来没有尹新月的存在。但她偏偏不如他的意,横冲直撞地闯进他的生活之中,虽不至于搅得天翻地覆,但总让他感觉无所适从。他解决问题一向杀伐果断,可遇上尹新月,就变成了一团乱麻,理不顺也斩不断。

忽然的,张启山问她:“你要不要回北平?”

这个问题问过无数次,尹新月的回答也一如既往:“不要。”她终于丢下手中的刀和苹果,瞪着张启山,“全北平的人都知道我来长沙找你,你现在让我回去,那我要这么办呀?”她见张启山没有回话,又小小声接上一句:“丢脸死了。”

张启山瞧着她,忍不住笑了。同尹新月在一起的时候,他很难摆出一副冷脸。他不期而然想起那日同他一同来到长沙的尹新月,八千里路云和月,她满揣着一腔孤勇和对未来的忐忑不安,偏又要装作一副无所谓的模样,叫人一时竟有些不忍了。


尹新月问他,要不要一起去泛舟游湖。窗外天色正好,风光无限,偏偏张启山坐在办公桌前,头也不抬:“不去。”

尹新月不折不挠:“真的不去?”

“不去。”

她睨他一眼:“不解风情,那我自个儿去了。”

张启山抬眼看她,新换的一身衣裳衬得她烂漫娇俏,眼角微微弯起,盈盈的笑意,猝不及防让他心尖儿一颤。喉咙里的话滚了一滚,到底是没说出口。

尹新月朝门的方向走了两步,回过头来:“哎,真没什么话要说的?”她蹙起眉头,“我一个人出去,就不交代几句?”那眼神儿,好像真透出几分委屈。

张启山说:“我会派人跟着你。”手上的钢笔转了一圈,迟迟未落下一个字来。

尹新月撇着嘴:“张启山你啊,真没劲。”

也不等他回话,尹新月便推开门,鞋子噔噔噔踩在木地板上,清脆得很。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淡淡的香味,他不算讨厌。


大门一开一关,人便走了。张启山枯坐了一会儿,实在没有什么心思再写公文,便走下楼。楼下只有管家一个人,空荡荡的。他在这儿住了十几年,倒是第一回这样觉得。究竟是为什么,他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他唤过管家,让他派人买点花回来。红的粉的白的,都可以。

管家惊讶地瞪圆了眼,但下一秒就恢复成一幅波澜不惊的模样:“佛爷,买来的花要放哪儿?”

张启山想了想:“我房里有个空花瓶,一同拿出来,”他顿了一顿,“放在夫人的房间罢。”

他微不可察地笑了笑。


Fin.


评论(9)
热度(117)
© 采莲涉水兮|Powered by LOFTER